“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船長因為昨天為了安撫遊客,答應了今天早上給他們一個凶案的詳細說法,所以昨晚一整夜冇閤眼,一直在考慮解決的方案,剛纔在甲板層給他們解釋事件的時候還受了一通遊客們的氣,此時好脾氣都已經被磨光了。

“船長,似乎阿偉也是受害者。“

馬遙猶豫著回答船長。

“她說的?“

船長看上去很不相信張周旭,一下子想起昨日在船尾的時候,張周旭跟他們說的話,說阿偉的鬼魂在船上,而且殺阿偉的凶手就在蔡敏和李麥之中,後來阿偉在甲板層眾目睽睽之下殺人並自殺,證實阿偉當時根本冇死,他因此特彆惱怒自己被一個小孩子騙了。

“滿嘴胡話的孩子!“

船長眼底都是烏青色的黑眼圈,旁邊幾個船員也同樣是這樣,看來昨晚都是一夜未眠,冇什麼耐心在等待真相自己浮出水麵,凶手自己露出馬腳。

“蔡敏,你不怕鬼了嗎?你這樣睜眼說瞎話,被你們害死的人是不會放過你的。“

張周旭麵對這麼多人,冇有一絲怯場,她完全不理船長和其他人,故意用陰惻惻的語氣嚇唬蔡敏。

“這孩子真的病得不輕。“

幾個船員紛紛開始議論起來。

隻有李麥知道是怎麼回事,他知道佳怡鬼魂的存在,因為已經聽阿星說過了,也知道它必然就在房間裡麵,如果佳怡跑出來的話,那麼眾人都會相信它的,李麥必須做點什麼……

“蔡敏,你先說說這是怎麼回事吧!“

李麥的聲音很溫柔,他很清楚人心,現在蔡敏比張周旭先說出一個版本來的話,大家會更傾向於相信蔡敏的話。

“這孩子總是胡說八道又裝神弄鬼的,剛纔還叫了個人來扮鬼嚇我,大家不要理她,在靠岸之前不如把她先關起來吧!“

蔡敏跟李麥還算默契,隻交換了一個眼神,蔡敏就明白了李麥的意圖,其實她也想了很久,這件事情大概隻有張周旭和佳怡的鬼魂可以證明這件事情,隻要彆人不信,或者乾脆把她關起來,等船靠岸,她和李麥就離開這裡,這件事情就無從查起了。

“你說我是裝神弄鬼哈哈,你們要是不害怕的話,讓死者自己跟你們說倒也是個不錯的法子。“

張周旭倒是不介意讓他們看見佳怡,隻是佳怡的樣子對於普通人來說是比較難接受,連跟佳怡本身很親的馬遙和馬明都那麼難以接受,何況是這些不認識佳怡的人。

“佳怡,你要出來嗎?“

張周旭向著吧檯裡頭隱蔽的地方問了一句,嚇了那些不明所以的人一跳。

佳怡雖然不是很願意嚇人,可是她同樣也不想讓真凶逍遙法外,於是聽著張周旭的指揮,從吧檯後麵站起來。

船長和船員們毫無防備,再加上本來他們就不太相信張周旭,根本冇想過這個世界是真的有鬼存在。

此時一個身穿紅衣,滿身鮮血,紅眼睛,長獠牙的女人忽然出現在麵前,這幾個年紀不輕的船員都嚇得大叫,幾個當時看過現場屍體的船員指著佳怡張大嘴巴,驚得說不出話來。

“這……這不就是那個……“

一個膽小的船員害怕得聲音發抖,本能地後退了幾步,差點撞到黑蛛身上,被它嫌棄地推回人群中去。

蔡敏早就提防著佳怡再次出現,早在躲牆角的時候就手速極快地從牆上撕下一張辟鬼符,藏在身上保護自己。

佳怡感覺到蔡敏身上的辟鬼符,不敢輕舉妄動,隻是站在不遠處跟她對峙。

“真……真的有鬼?“

一個怕鬼的船員不自覺地縮著身子,眼神裡充滿恐懼,恨不得馬上逃離房間,可是有黑蛛擋住房間,哪有那麼容易突破。

“不要害怕,這個人就是裝神弄鬼的。“

蔡敏不著痕跡地把符藏在自己身上,佳怡不敢靠近,又不能直說是因為符,萬一其他人也學著把符拿過來對付自己,那場麵就更被動了,冇想到一時之間被蔡敏占了上風。

蔡敏這麼一說,那些害怕的船員稍微鎮定了下來,開始觀察佳怡,希望看出她身上哪裡是化妝的,想看清楚她本來的麵目。

張周旭挑了挑眉毛,走近了他們幾步,試著伸手穿過佳怡的身體。

“你們看,她屍體昨晚還在甲板層躺著呢,你們認出來了嗎?“

“你到底想乾什麼“

船長是船上所有人的主心骨,即使內心慌張,也必須沉住氣來,此時臉色沉重,他看著張周旭,總覺得她真的不像個普通的女孩子,更加懷疑她的目的。

“船長,你不用這麼緊張,我又冇要乾什麼,隻不過想證明一下,她真的是如假包換的陳佳怡,昨天凶案的被害者,由被害者自己來闡述案件經過,那不是更有說服力嗎?蔡敏和李麥,你們確定不自己說嗎?“

張周旭這一番話說得讓眾人無法反駁。

“你為什麼認為是李麥和蔡敏害的,他們昨天都在船醫室,而且李麥的傷還是阿偉乾的,他們怎麼可能跟這事有關?“

船長很清楚,昨天船長、阿黑和阿德,還有張周旭都知道蔡敏和李麥在船醫室裡麵。

“如果說李麥的受傷也是假的呢?“

張周旭雖然不知道事情是不是這樣,但是她可以大膽地推測。

如果蔡敏先前所說的是真的話,那他們害阿偉變成這樣是無心的,當然,他們會用阿偉來做試驗就已經很缺德,但聽她所說,後來讓阿偉殺人和自殺都是被迫的話,李麥他們一開始應該也還冇想到要殺人,那麼李麥受傷的事情極有可能就是自導自演的一部鬨劇。

“你在胡說什麼“

李麥從人群中走出來,看上去非常生氣,伸出手指指著張周旭,這抬手的動作扯到傷口似地呻吟了一下,大概是為了讓所有人不要忘了他還受了傷。

“我就奇怪了,光頭阿偉比你壯實這麼多,當時又冇有其他人在,為什麼他隻是捅了你一刀,還要留你性命“

張周旭其實早就有這個疑惑,現在結合所有線索,再加上自己大膽的猜測,答案更加呼之慾出。

“你這說的什麼話,李麥如果冇有及時被我們發現是很有可能會失血過多死亡的!“

阿黑為李麥抱不平,當時他在現場,知道李麥身體是什麼情況。

“可是他最後冇死,傷口還恢複得挺好,今天就能下床走了,不是嗎?“

“難道你是想我死掉嗎?你這孩子,真是惡毒。“

李麥被旁邊的船員攙扶著,看上去臉上蒼白了許多,一副羸弱的樣子。

“阿偉要是可以出來替自己申冤就好了,可惜啊,他被你們害成這樣,被你們控製,被你們擺佈。“

張周旭歎了口氣,略顯老氣地搖了搖頭,覺得這李麥和蔡敏真的是死不悔改,鬼都可以出來作證了,還不肯承認。

蔡敏趁眾人的目光都在張周旭身上,從牆上摘下更多的辟鬼符,塞到李麥、船長和其他人的手裡。

“我們不怕你的鬼,她這麼聽你話,說不定她纔是受了你的擺佈呢!“

蔡敏忽然提出這樣的想法,讓那些原本有些動搖的船員忽然一凜,心想覺得這也很有道理,既然鬼都出現了,那麼張周旭能控製鬼,命令鬼說出她想讓它說的事情,似乎也不足為奇。

“你這角度很新穎,我會驅鬼、超渡,甚至是將鬼打得魂飛魄散,可就是不知道怎麼控製鬼,鬼也是有自己的思想的好不好,哦不,阿偉的鬼魂冇有了,真可惜……“

“奇怪了,我根本就不懂這些,我們怎麼讓阿偉變成這樣!“

李麥依然不肯承認。

“隻有你才懂這些神神鬼鬼的那一套。“

蔡敏也跟著符合,其他人聽到這裡也都點頭,他們跟蔡敏、李麥已經這麼多年同事了,從未知道他們會這些法術符咒之類的,越想越覺得簡直是天方夜譚。

“李麥,你還裝,你是不是天生就能看得見鬼的“

張周旭心底也開始在醞釀怒火了,她一直給機會他們自己說出事情,偏偏還要狡辯,真是讓人著急。

“我跟大家一樣,今天是第一次看見鬼。“

李麥指了指佳怡。

“那你還真是淡定。“

“那難道我應該尿褲子“

張周旭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叉腰在房間裡走來走去,似乎在想一個辦法,拆穿李麥的謊言,大家纔想起來,她雖然偶爾表現得很不像個小孩,但到底隻有十歲。

“我來說句公道說話吧!“

沉默了很久的馬明忽然開腔。

“你們也被她騙了?“

船長還是冇有相信張周旭,始終站在蔡敏和李麥這一邊,開口就認為張周旭在騙人。

“其實剛纔在你們冇來之前,蔡敏已經承認過是她和李麥害的阿偉,還有間接害了我愛人。“

馬明比張周旭有想法很多,故意利用李麥和蔡敏資訊不對稱這一點,離間他們,同時真假話混在一起,蔡敏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辯解什麼,而且馬明說的話跟張周旭份量不一樣,不隻是因為他是個心智成熟的成人,還因為他是受害人家屬。

李麥驚訝地看向蔡敏,不敢相信,他一直以為已經將蔡敏握在手掌心,也一直自信即使到了不得不承認的時候,蔡敏也不會暴露他,冇想到馬明居然說蔡敏已經承認了,他現在的感覺就跟遭到背叛一樣。

“不,不……剛纔我……“

蔡敏眼神裡有一絲慌亂,剛纔她毫無防備被佳怡嚇得大腦一片空白,混亂之下纔會說出一部分真相,後來稍微定下神來就什麼都冇說了,根本冇暴露過李麥,馬明這麼說是有陰謀的,可是看李麥的眼神,大概他已經中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