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星,都過這麼久了,你不是還在嗎?“

李麥安慰道,他昨天腹部才受了傷,雖然是自己故意的,所以傷口不算很嚴重,但今日還得裝裝樣子,請假一天,冇有穿一身工作的西服,而是穿著寬鬆的恤和短褲,腰腹部的繃帶還若隱若現,整個人顯得放鬆隨意了許多,他從短褲口袋裡掏出一包煙,抽出一根放到靠近阿星的桌角上。

“你不懂,現在這副鬼身子,連我自己都嫌棄,除了你,誰還記得我“

阿星生前最喜歡就是啤酒、香菸和女人,成為鬼之後能夠隨便看到**女人而不會被髮現,可是對他來說已經一點意思都冇有,唯獨啤酒和香菸還能吸一兩口,聊勝於無,他艱難翻轉身,使勁吸了吸那根香菸,暫時忘記身體的疼痛,那**的表情像極了清朝時期吸鴉片的煙鬼。

“要不是我天生陰陽眼,你怕是要一直寂寞下去了,說真的第一次看見你的時候,真快被你嚇死了。“

“不好意思,兄弟。唉,如果能找到讓我恢複樣貌的法子就好了。“

“我們看不懂那本書,或許那個小鬼可以?“

李麥低頭想了想。

“她看見我,不立刻把我滅了?“

阿星兩口就把煙吸完了,指了指自己虛弱難堪的樣子,全拜張周旭所賜。

李麥順手把整包香菸遞過去,讓阿星吸個夠,一邊在琢磨著什麼。

“想個辦法讓她心甘情願幫我們“

“說……得容易。“

阿星在全神貫注地吸香菸的精氣,嘴裡含糊地說著話。

李麥看著窗外的大海,正午的陽光異常猛烈,甲板上的人聲嘈得連房間裡的他都聽得到,他慶幸自己請假了,不然身為工作人員也要到外麵去安撫遊客。

阿偉眾目睽睽之下殺人並自殺,是李麥一手策劃的,為的是洗脫他和蔡敏的嫌疑,本來他們可以不做到這一步,隻是因為張周旭把凶手範圍縮窄到二人身上,讓他們害怕了。

而當初為什麼要對阿偉下手,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蔡敏笑了笑,喝了一口馬遙剛剛給她倒的水。

“船長昨晚跟大家商量過,想要給你們一定的經濟賠償。“

“錢有什麼用“

馬明搶先哼了一聲,扭過頭去,他因為蔡敏向馬遙借書的事情,早在幾天前就跟蔡敏吵過一架,關係緊張得需要船長在二人中做調解,後來調解的結果是蔡敏還書,馬明纔在表麵上恢複對蔡敏的禮貌,實則心裡還是不喜歡這個人,在這種時候他就乾脆不裝了。

“我知道,多少錢都冇辦法跟一個活生生的人比,但在意外麵前我們誰都無法預料,隻能儘我們的一點心意。“

蔡敏話說得漂亮,但一點安慰作用都冇有。這是當然,蔡敏本來的目的就不是來安慰二人的,其實她心裡也很焦急,她出來的時候李麥並冇有說什麼彆的,隻是突然讓她做兩件事情,一是讓她過來看看馬遙房間有什麼奇怪的,二是再次借書,本來隻有馬遙的話還好辦,當她知道馬明在就已經覺得此事難辦,果然如此,現在她半天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馬明心情也很鬱悶,覺得蔡敏耽誤了張周旭找佳怡的時間,可是馬遙很喜歡蔡醫生,又不能直言讓她快走。

“對了,上次那本書,我還有些不明白的地方,不知道可不可以再借我看一下。馬先生,我一定會儘快還給你們的。“

蔡敏樣子看上去很懇切。

“又想借書你們一個兩個的,以為我們這裡是圖書館嗎?“

馬明直接氣得跳起來,送客兩個字已經徘徊在嘴邊。

張周旭突然抬起頭來,停下手上的筷子,那餐盤已經空了,她手速極快地從旁邊的抽紙裡抽出一張來擦了擦嘴,摸摸肚子,終於不餓了。

“蔡醫生,是你要借書還是幫彆人借書呀“

除了黑蛛,所有人都還不知道張周旭已經吃完東西了,隻見她說完話之後站了起來,回過頭來目光灼灼地看著蔡敏,跟先前那個讓蔡敏幫忙看傷口的乖乖樣子簡直像是兩個人。

“小旭,你在說什麼當然是我借。“

蔡敏裝作聽不懂,心下有些慌了,表麵還相當鎮定。

“你跟李麥是什麼關係呀?“

張周旭乾脆直接把李麥捅出來。

“我跟李麥好笑了,我們當然是同事關係啊!“

蔡敏心下奇怪,她冇想到張周旭居然好像知道些什麼的樣子,因為她由始至終不知道阿星的存在。

“小旭,你怎麼了?吃壞了?“

馬遙看不懂二人說話的氣氛怎麼變成這樣了,一副茫然的樣子,不知道怎麼才能緩和這奇怪的氣氛。

“你們為什麼要對光頭阿偉下手“

張周旭再次逼問,這句話的意味就很明顯了,馬遙和馬明都瞬間明白,原來張周旭是懷疑蔡敏和李麥跟船上一連串的事情有關。

“阿偉是殺嫂子的人,小旭你為什麼說得他像是個受害者“

馬遙不明白張周旭怎麼了,過去扯了扯她的衣服。

“對啊,你在說什麼?阿偉殺了馬遙的嫂子然後自殺了。真是奇怪,你為什麼說我們對阿偉下手“

蔡敏也站起來,一副看不懂張周旭的樣子,並步步後退,眼神就像看著一個神經病。

馬明皺著眉頭,在一旁繼續安靜地看,他雖然討厭張周旭,也一度覺得她是個騙子,可是在她真的把佳怡帶過來之後,他其實內心就開始相信她,即使還冇覺得她是個好人,但好歹應該不是會隨便胡說的人。

張周旭冇有立刻反駁,而是一聲不吭走到房間入口把門關上並鎖住,然後纔開始說話。

“佳怡,你要不要自己說?“

“佳怡在這裡“

馬明一個激靈,立馬四處看。

“什麼“

蔡敏和馬遙才反應張周旭說的是誰。

佳怡還是一身紅衣,本想給蔡敏一點顏色瞧瞧,可又擔心馬遙和馬明會害怕她,特意不做什麼恐怖的事情,隻是毫無征兆地出現在房間裡,故意直直穿過蔡敏的身體。

蔡敏冷得一哆嗦,看見佳怡從自己身上穿過去,當場嚇得跌坐在地板上,雙腳踢著地板連連後退,看上去狼狽極了。

“是……是阿偉殺的你。“

蔡敏堅稱佳怡的死與自己無關,幾乎連她自己都快要相信自己是清白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