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怡!“

張周旭沉聲叫出它的名字,同時將手上的清明符向它射出,因為太熟悉黃符的材質和重量,一時之間冇有想起來自己現在用的是衛生紙,那清明符無火**的速度極快,但向前俯衝的速度輕飄飄的,眼看就要燒儘了還冇粘到佳怡的身上。

那符**的火併不灼人,所以張周旭毫不猶豫趕緊趁著佳怡聽到自己名字還在僵直的一瞬間,飛身撲向前,一波助力推進將符拍到佳怡的身上。

法力注入到衛生紙內,一旦斷開連接,就會無火**。

有些符是粘貼使用的,有些符是焚燒使用的的,一般粘貼的符可以回收再利用,但焚燒的符是一次性的,需要道者視情況來決定使用的方式。黃符濕水粘性強,不容易穿和破,而衛生紙,特彆是船上這種比較普通的衛生紙,沾水容易爛,所以張周旭纔會還用焚燒的方式。

符碰到佳怡的身上,開始圍繞著它冒出兩個發著金光的小童子,打坐唸經,那經文聽不出來說的是什麼內容,靡靡梵音卻有能瞬間讓人清明靜心的作用,可以消除厲鬼的怨氣,恢複它本來的理智,使用效果最好就是用在新生的厲鬼上,因為這個時候新厲鬼的法力還冇有變得太強,否則就會像黎醫生的老婆梓榆那樣,自行破除了這個符。

佳怡痛苦地嚎叫,可是兩種金童始終不為所動,那些梵音湧進佳怡的大腦,它覺得腦袋裡已經被梵音充斥,像是要塞滿脹破它,又像是在攪碎些什麼一樣,讓它嚐到比死亡還痛苦的無力感,漸漸淡忘自己的死亡,淡忘自己對生前所有人的怨忿,佳怡雙手抓著自己的腦袋,長長地指甲幾乎嵌進自己的肉裡,那手背上的青筋暴起。

“你們人類真可怕,怎麼會想出這種方式折磨厲鬼“

黑蛛又恢覆成人型,它感覺得到在變成這個模樣的時候,張周旭對自己的態度特彆好,所以特意在她麵前多保持這副模樣。

張周旭本來想罵它兩句,一看見這個美少年的樣子,又冇罵出口。

“誰知道呢,反正都是上一代流傳下來的。“

張周旭隨意回答了一下它的疑問,更好奇的是她發現黑蛛以前明明不喜歡人型,怎麼現在老在自己麵前變成人型……

“你怎麼現在喜歡變人型了?“

“這人型,雖然不夠威武帥氣,但行動還蠻方便。“

黑蛛偷偷看向彆的地方,掩飾自己的真實想法,它就是純粹想張周旭對自己態度好一些。

不用多久,兩隻金童和梵音慢慢消隱,房間裡一下子安靜下來,佳怡彎下身子,抱住自己的雙膝,似乎已經回覆理智了,不再看到人就打。

張周旭慢慢靠近佳怡。

“佳怡。“

佳怡聽到自己的名字,轉頭看向張周旭,長長的獠牙上滴著鮮血,它紅色眼珠子像血一樣鮮豔,和頭髮和身上的鮮血相互映襯著,還是那麼恐怖,但張周旭不會害怕。

“你……是小遙的朋友。“

一開始佳怡有些茫然,因為她對於張周旭的聲音和樣貌其實並不熟悉,隻是略有印象。

“對。“

“我死了?“

鬼總愛問這句話,就像小孩子一定會問父母自己從哪裡來一樣。

“嗯。“

“馬明……他會開心嗎?“

對於自己的死,佳怡第一時間想到馬明。

“你還想見他嗎?“

張周旭趁機一問,這本來就是她做這一切的目的。

“我……不,不見,我不想他看見我現在的樣子。“

張周旭心裡咯噔一下,冇想到佳怡居然不想見,這可怎麼辦

“可是馬明和馬遙想見你。“

“他為什麼還想見我?“

佳怡的眼睛裡有些驚訝,有些欣喜,又帶著膽怯和恐懼。

“他愛你,但你們之間有誤會,你知道嗎?“

“我知道的,我是故意的,這樣他在我死之後就不會太傷心了。“

“你果然是幫他擋劫了……你可知道你幫他擋劫,你的靈魂會萬劫不複,因為你違反了禁忌,除了要在無間煉獄受刑,即使受了刑,大概也很難再投胎了。“

“我知道,一筆道長已經跟我說過了。“

“一筆道長……看來那人還有點職業操守,不,不,不,使用禁術,他應該也不是什麼好人。“

“他跟馬明家有些淵源才願意幫我的,他不是什麼壞人,我求了他很久。“

“可是你以後怎麼辦,我是該超度你還是不超度你呢?“

張周旭有些為難,因為超度佳怡的話,鬼差會來帶走佳怡,這樣佳怡就得被清算生前的行為,替人擋劫可是大罪……

“沒關係,那位道長曾經跟我說過,如果我變成鬼之後要回去找他,他可以幫我。“

“莫非他還有什麼禁術“

張周旭皺了皺眉頭,這一筆道長真是奇怪,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算了,先不談。你不怕死後馬遙她哥會再娶嗎?“

張周旭想到平日張若柳對週一柏的佔有慾,連一個陌生女人靠近他,她都會發脾氣,倘若讓週一柏再娶,她一定會瘋掉。

“我愛他,我希望他冇有我也能過得好,他可以再娶一位妻子,一位善良賢惠又漂亮的妻子,我祝福他。“

佳怡嘴是笑的,可是臉容勉強,眼淚不聽話地流,糾結和闊達並存。

張周旭看在眼裡,一時之間心裡也受到它心情的感染而有些難過,雖然知道佳怡不願意見他們,可是她不能答應它,因為她已經答應馬氏兄妹了。

“跟我走吧,好好的跟他們道個彆,不要讓你們最後的回憶,隻要爭吵。“

張周旭率先走出房間,走到走廊上,不讓佳怡又再拒絕的機會。

必須趕快把佳怡帶走,不然被人發現就麻煩了,張周旭已經聽到甲板層那邊開始有凳子拖拉的聲音,那些船員要開始活動了。

佳怡想了想,似乎張周旭說的話有些道理,飄了出來跟著張周旭,她這時候才發現阿偉的鬼魂原來一直在。

“是這個人!“

佳怡的臉色立刻變了,亮出它細長尖銳的指甲,惡狠狠地盯著阿偉,可是阿偉根本不可能會對它的行為有反應。

“奇怪……“

佳怡也終於發現阿偉的奇怪了。

“我等會解釋,這個事情有些複雜,我們先離開這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