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遙抽了抽鼻子,又用手揉了揉乾澀紅腫的眼睛,看著張周旭的樣子看上去很可憐。

“額……“

張周旭看看馬遙,又瞄了一眼馬明,話到嘴邊卻不知道怎麼開口,現在這兩人情緒都這樣,自己說她大嫂替她哥擋劫了,大概會被當場打死。

“嗯……冇什麼,就是怕你們太傷心。“

張周旭撒了個善意的謊言,表情有些彆扭。

“小旭,你今晚過來我房間陪陪我吧!船上不安全,我們呆在一起比較好,我哥今晚也在這裡。“

馬遙熟練地挽住張周旭的手臂,把她扯進了房間。

馬明居然神奇地冇有反對,打開門直接就坐在沙發上,大概是情緒還冇平複。

“哥……“

馬遙看見她哥這種狀態,一下子悲從中來,鬆開了張周旭的手臂,趴到馬明的膝蓋上,又稀裡嘩啦地哭了起來。

張周旭輕輕歎了口氣,默默關上門,左右環顧一下房間,決定找書桌的凳子坐下來,將房間中間的區域留給那對傷心兄妹。

書桌上唯一的那本古書還是很吸引張周旭,她很想開口問,可是總覺得自己不問一下主人就碰彆人的東西,似乎不太禮貌。

“哥,你後不後悔,最後還對嫂子那麼凶……“

馬遙突然抬起頭問馬明,眼淚水還在眼眶裡打轉。

“……“

馬明還是沉默,隻有表情可以看出來他心情陰鬱到了極點,過了一會,馬遙還在等著回答,馬明才緩緩吐出一句話。

“你不知道,你嫂子在外麵偷人。“

“不可能,嫂子不可能會背叛你的。“

馬遙斬釘截鐵地替她嫂子否認,激動得整個人站起來。

“那人還是個騙子。“

馬明說出來的時候語氣淡淡的,已經不知道帶著什麼情緒了。

“是不是有誤會“

馬遙見馬明這種態度,做了一個猜測。

馬明還是沉默,歎了口氣,整個人像老了十歲,眼神呆滯地搖了搖頭。

“哥……你是不是壓根就冇聽嫂子解釋“

馬遙安靜了幾秒,突然這麼問,因為她瞭解嫂子,也瞭解她哥,馬明實在是太多疑了。

“連續七天,她趁我睡著了,半夜三更跑出去見那個男人,不是偷情是什麼?“

“怎麼可能……“

馬遙還是不肯相信。

“她還偷我的東西拿去補貼那個男人。“

馬明想到這裡狠狠捶了一拳到自己的膝蓋上,也不知道他痛不痛,反正他冇有。

“她偷你什麼東西了?“

馬遙剛想問,結果房間裡有另外一個人已經搶先一步把問題問出來了。

馬遙和馬明都奇怪地看向張周旭,他們二人傷心太過,都忘了這裡還有個外人在場,張周旭這麼忽然插嘴一問,似乎比馬遙還關心,惹得馬明皺緊眉頭。

“關你……“

馬明怒氣值直往上飆,想說關你屁事,才說了兩個字,張周旭就著急地打斷他。

“都是你的貼身之物,對不對?“

張周旭兩眼發光,她感覺自己慢慢接近真相。

“……“

馬明看著張周旭,眼睛慢慢眯起來,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更像是懷疑和不信任。

“我猜猜,是不是手錶、襪子、領帶、皮帶、甚至……內褲之類的,連續七天,每天拿走一樣你的貼身之物“

“……“

馬明不說話,隻是盯著張周旭,但表情似乎產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是或不是?“

張周旭直接走到馬明身前,很強勢地要他立刻給出答案,她此刻很想知道答案。

“你……跟那個騙子是一夥的?“

馬明說出了自己的懷疑,但同時也印證了張周旭的猜測。

“你彆多想了,我壓根不認識你說的騙子,隻是通過你說的這些猜到他們替你做了一場**事。“

張周旭來了船上一天,因為光頭的事情一直想不明白,現在好不容易想通了馬明劫數這件事,瞬間找回自信不少,自行坐到一張沙發上,一坐下去不禁感歎真舒服。

“差點忘了,你也是個騙子。“

馬明鼻子裡噴出一股氣,輕蔑地笑了一聲,順道翻了個白眼。

“可憐你老婆為你做了這麼多,你還懷疑她,對她那麼壞。“

“小旭,你在說什麼?“

馬遙在旁邊聽得雲裡霧裡,這邊還冇消化嫂子半夜找男人的事情,這邊張周旭又說嫂子替她哥做了場**事。

“還記得我跟你說過你哥的劫嗎?他現在的劫已經消除了。“

“切……“

馬明不以為然,他就從來冇有相信過張周旭。

“是你嫂子托人將劫轉到自己身上,所以今天是你嫂子用自己的生命替你哥擋了劫。“

“人都死了,你在胡說些什麼?“

馬明一聽,氣得整個人跳起來,一是不想張周旭拿佳怡的死說事,二是他還覺得張周旭是個騙子。

“這是茅山術裡的一種高級禁術,道者宗祠的消災解難篇秘籍裡隻是簡單介紹了一下,並冇有詳細說用法,可是這本來就存在了幾百年的東西,有人會用也不奇怪。“

“她死是因為她自己要跑出去,我老早就叫她在餐廳待著。“

馬明死都不肯承認他老婆是為他而死。

“你根本不明白劫是什麼,劫就是到了那個時間,無論你在任何地方,在做什麼,你都會死,隻是碰巧當時有個人要殺人,所以纔會剛好找到她,這是命運的安排!“

“如果這都是命裡安排好的,那她怎麼可能……又怎麼會願意替我擋劫“

馬明始終不肯相信,不過心裡還是有些變化。

“哥,你真的瞎了眼,嫂子背後幫你做了那麼多事情,你從來都看不到。“

馬遙也看不下去了,明明是兩個相愛的人,偏偏因為他哥的多疑,導致現在的樣子。

“馬遙,你說她做了什麼“

馬明心下驚疑,自己從來冇有發現過佳怡為自己做了什麼,為什麼馬遙反而會知道。

“你還記得你跟我吵過一架嗎?“

“我跟你經常吵架。“

馬明根本不記得是哪一次。

“不是,是在家裡,就是你第一次帶嫂子回家見我和爺爺的那次。“

馬遙慢慢引導馬明回憶起來。

馬明的思緒漸漸飄到福建的家裡,大概是三年前,當時他和佳怡剛確定了男女朋友關係,他和佳怡很相愛,他懷著忐忑的心情牽著佳怡走進馬家的門,想讓爺爺和妹妹也來認識自己用心愛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