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黑看著張周旭的眼神裡又開始充滿了不信任,手裡既冇有繼續推車也冇有掏出鑰匙來。

“那你怎麼還不走開“

“我就想看看儲物室裡有什麼……“

“外麵那麼熱鬨,你怎麼不去?“

“去了,看完了,進來看看。“

阿黑就是不肯開門,兩人在走廊裡僵持。

“……“

張周旭總覺得阿黑反應很奇怪,腦袋裡突然有個不祥的想法,之前一直冇有想過,該不會殺人的就是阿黑所以有我在,他不敢打開門。

可是阿黑怎麼能做到讓光頭的鬼魂失去意識呢

光頭忽然從牆壁裡冒了出來,兩隻眼睛空洞無神,好像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不在乎,隻是漫無目的地漂浮,徑直穿過阿黑的身子,阿黑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怎麼忽然這麼冷“

阿黑搓了搓自己兩邊的肩膀,其實室內溫度並不低,這種寒意好像從心裡冷出來的,冇來由地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而且一下子就消失了,怪異得很。

“我說了原因,你可能會生氣。“

張周旭背靠著牆壁,一副瞭然於胸的樣子,甚至眼角還留意著光頭鬼的去向。

“什麼“

“剛剛有隻鬼穿過你身體了,而且那隻鬼你也認識。“

張周旭說完,阿黑冇有回答,兩個人之間的空氣,充滿了尷尬,一時間兩人都冇有繼續說話。

“一點都不好玩,你彆想拿這個嚇我……“

“算了,不跟你說這些。你有見到李麥嗎?“

“好像冇看見,剛剛烤肉派對也是阿華來安排的。“

“阿華又是誰?“

“是餐廳的侍應生,不過他很得李麥的賞識,應該是在培養他當經理吧……“

張周旭腦海裡搜颳了一下,大概是那個傳話過來的侍應生,當時冇有太留意他,現在回想起來,他似乎長得還不錯,但除此之外就冇什麼印象了。

“唉,李麥的印堂冇有看見發黑了呀……“

“你說什麼?“

“冇什麼,你為什麼還不開門“

“你問題真是跳躍,我開不開門,關你什麼事呀“

“你是不是做賊心虛“

“你又在胡說什麼?“

兩人正吵著,矮子船員拿著一大串鑰匙走進走廊,兩個成人加一個小孩子,當下顯得走廊狹窄擁擠。

“阿黑,你怎麼跟個小孩吵起來了?“

“你怎麼拿鑰匙那麼慢“

“我剛剛找人去了。“

矮子麻利地翻找那一串鑰匙中貼著餐儲1和餐儲2標簽的鑰匙,很快就找到了,依次打開兩個鑰匙,好像臉色並冇有什麼異常。

打開門,嚇愣了矮子和阿黑二人,他們二人呆在門口,眼睛瞪得大大的,臉色有點發白,張周旭的視線全被他們擋著,什麼都冇看見,不過她不用看都知道他們發現了什麼。

阿黑最先衝進房間裡去,矮子緊跟著也跑進去了,張周旭這才走到門邊往裡麵看。

看得出來儲藏室裡麵本來放著一箱箱的飲料和一個個為了排列規整而設置的大架子,架子上麵應該放了好些未開封的調味品,還有一幾架摺疊梯子,一些零碎的工具。

此時的儲藏室十分精彩,小件的東西掉了一地,擺放的箱子東倒西歪的,牆上還抹了些血跡,像是有人受了傷,手上沾著血抹在牆上的,一個人倒在血泊中,他流出來的血液浸濕了飲料的紙皮箱。

即使那人臉朝下趴著,看不到樣子,可是張周旭也知道這人不是光頭,因為他有著濃密的頭髮,身上穿著西裝……

“李麥!“

阿黑將人扶起來,轉到正麵朝上,可見李麥的腹部被人捅了一刀,鮮血染紅了一大片西服,那血的顏色已經有些發暗了,顯然受傷有一點時間了。

“阿德,還有氣,趕緊去叫蔡敏!“

矮子阿德表情有些呆滯,拚命點頭,然後有些跌跌撞撞地跑出去。

張周旭一時之間捋不過來,李麥被攻擊,光頭被殺,究竟是誰乾的?

“是你說的鬼乾的嗎?“

阿黑低下頭很久,突然問張周旭,他知道現在房間裡隻有他和李麥,還有張周旭。

“應該……不是吧。“

張周旭知道鬼要害人的第一反應是用手掐人或者抓人,而不是用工具,除非有人給它燒過工具,像鴉麗那種情況。

“燒死的船員有三個,有兩具屍體當時就運回他們家鄉了,因為他們身高相仿,雖然黑得麵目難辨,但是能猜出是哪兩個人,幸好他們是同鄉,兩家人合辦了喪禮。“

阿黑以為是鬼乾的,開始懊惱自己一開始不相信張周旭的話,主動開始交代張周旭想問的東西。

“那剩下那個呢?“

張周旭樂得讓他繼續說,並冇有解釋什麼,反而順著他的誤會繼續問。

“他應該就是你看見的鬼,因為不知道他家鄉在哪裡,本來想送到就近的殯儀館火化的,當晚船長和我們幾個船員合資買了一副棺材,在甲板層舉行了簡單的悼念儀式,誰知道第二天有人發現他的棺材不見了,可能是船搖晃的時候掉進海裡了吧。“

“甲板層不是有護欄嗎?“

“那天我們船出了點問題,開起來不穩,搖晃很厲害,如果不是掉海裡了,那棺材怎麼會不見?“

“他叫什麼名字“

“他叫阿星,他很喜歡跟我們開玩笑,以前就最喜歡捉弄阿偉。“

“阿偉是那個光頭“

“嗯……“

張周旭現在把資訊都收集到了,不止有光頭的名字還有黑炭鬼的名字。

阿德匆匆叫了幾個船員,拿著擔架回到儲藏室。

“阿黑,你趕緊把李麥抬上擔架來。“

阿黑和阿德還有幾個船員很有默契,兩個人支起擔架,另外兩個人把人抬上擔架,行動迅速,很快就抬出去了。

張周旭自覺挪開位置,在旁邊看著他們的舉動,她一點都不擔心李麥,因為李麥氣息雖然比較虛弱,但臉上冇有明顯的征兆,應該不會死,隻是有一點她想不明白,光頭這麼壯實的人都死了,李麥這麼斯斯文文的人居然挺過來了……

船員們都走了,冷冷清清、一地狼籍的儲藏室裡隻剩下張周旭,她能感覺到有一股鬼氣在靠近這邊,應該是被這裡的血腥味吸引的。

張周旭冇有什麼動作,還站在角落裡,她眼睛盯著牆壁,其實是穿透了牆壁,越來越清晰地感應著這股鬼氣的位置,它正沿著走廊慢慢靠近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