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回到房間,立刻狼吞虎嚥地吃掉一整個三明治,自從狠狠餓過這一遭,她再也不會浪費食物了,而且吃飯速度極速增長。

隨意把包裝袋扔進垃圾桶裡,張周旭便盤腿坐到自己的床上,麵向著房間裡唯一的小窗,緩緩吐納,靜心定神,開始吸收太陽初升的陽氣。

這本就是每天必練的功,在荒島的時候實在餓得冇有力氣了,才耽誤,現在必須加倍用功才行。

原來張周旭隻以為昇陽功可以中和自己體內的陰氣,讓以後的反噬來得冇那麼凶猛,可是當失語蟲所說的理論一加進來,突然給她一種闊然開朗的感覺。

太陽有著源源不斷最純正的光明力量,現在張周旭知道自己吸收光明力量,並不能中和自己體內的黑暗能力,每日的功課隻是為了要通過修煉光明力量去抗衡體內的黑暗能量,那就是說其實自己隻要補充足夠多的光明能量,是有機會破解六陰之體厄運的。

雖然知道道理如此,可是每日修煉精進的功力如同一滴滴的水珠,而自己體內的黑暗能力有汪洋大海一樣的儲備,隨時準備突破堤壩,沖毀張周旭的一切。

張周旭總覺得自從在妖府裡出來後,身體變得越來越虛弱,身體輕飄飄的,甚至有時候會覺得莫名的通體冰涼,但法力倒是增進了不少,可那增進的都是黑暗能量,對張周旭的未來不是一件好事,她隻能更用功地修煉昇陽功。

“莫非!“

張周旭練功途中突然睜開雙眼,內心有一個猜想。

張若柳出發前留下的字條是說為了尋找恢複功力的法子去北派,而她跟北派毫無交情,甚至可以說曾經有過爭執,那她又怎麼會去北派尋找法子呢?

“我怎麼冇想到!“

張周旭懊惱,她相信週一柏也一定是猜到了張若柳在撒謊,他是最瞭解她想法的人。

那麼她究竟要去哪裡尋找恢複功力的法子呢?

張周旭想到了,張若柳和週一柏曾經在一起出任務時偶然間撿到昇陽秘籍,那麼如果她要找辦法,必然會重新回到那個地方。

關於那個地方,張周旭曾經聽週一柏和張若柳無意中提到過,似乎是在貴州一帶,苗族聚居的一片地區,當時他們的任務是幫一個被下了蠱的人引出體內的蠱蟲,廣州這派分支的道者對蠱蟲瞭解不多,所以二人才需要去苗族的南派分支尋找援助,任務完美完成,但回程的時候他們誤入了一片荒蕪之地,那荒地的深處有一座祭壇,祭壇下有很多古書,大多數是用他們不認識的字書寫的,他們便隻拿了認識名字的那一本秘籍——昇陽秘籍。

“黑蛛。“

“小滾。“

張周旭在心裡感應二妖,小滾還是冇有聲響,而黑蛛倒是迴應很快。

“你怎麼還冇死“

“你就這麼想主人死的?“

“說吧,你又乾嘛?“

“你回你的妖府裡之後,傷好點了嗎?“

黑蛛那日在張周旭離開大龍蝦的妖府裡之後就立刻回自己的妖府裡了,本來等大龍蝦回妖府裡之後肯定會發現被騙的,幸好它當時一心奔去沙拉曼那裡買鏡子,冇有留意到黑蛛已經溜了。

“在我的妖府裡中,傷好得特彆快,要是現在大龍蝦進來,我纔不怕它!“

黑蛛還是對輸給大龍蝦耿耿於懷。

“好了,大龍蝦有那麼堅硬的外殼,你根本傷不到它……“

“哼,你那麼喜歡它,不如把它也收了。“

“我收那麼多妖乾什麼,而且我纔不喜歡它,要是收了它,我就不能把它吃了。“

張周旭回憶起被大龍蝦欺辱的記憶,自己迫於無奈百般討好它,真想把它煮了。

“你……吃妖“

黑蛛有些害怕。

“放心,我不愛吃蜘蛛。“

“哦……你現在在哪裡?“

“我也不知道這是哪裡……剛纔居然忘了問問那個小姐姐。“

張周旭一拍腦袋,自己剛纔有那麼充足的時間居然不會問問她,算了,等會上去找船長的時候問也可以。

“你一邊玩去吧,我還要繼續練功呢!“

張周旭說完就閉上眼睛繼續修煉,隻是心底還是不安,怎麼小滾自從說了鏡子打開通道的方法後就不再說話,莫非它那邊出什麼事了?

隨著寒霜一樣的陰氣蒸發到體外,張周旭覺得自己通體溫度稍微升高了一些,才慢慢斂去法力。

“該死的,又餓了。“

張周旭臉部蒙上一層陰影,似乎自己現在的食量大了不少,剛纔吃的三文治竟然隻能讓她三成飽,才練功一個小時,就已經又餓了。

敲門聲一下一下地響起,張周旭回過頭看了一眼門,剛纔因為自己怕練功被打擾,所以鎖了兩重門鎖,即使外麵的人有鑰匙都進不來,有些緊張,是誰呢?

“是誰“

那人聽到迴應,手上敲門的動作立刻就頓住了。

“是我,小妹妹。“

張周旭心裡嘀咕,怎麼這麼快就找我了。

下一刻打開門,見到那個小姐姐的身邊還站著她的哥哥,他一臉的陰沉,似乎很討厭張周旭。

“我哥哥有些事情想找你問,所以隻好過來打擾了。“

“請進,可是我這裡太窄了。“

二人走進房間果然很窄,連轉身的空間都不夠,頓時有點尷尬,張周旭隻好坐回床上,指了指房間裡唯一的凳子,示意他們中的一人可以坐。

“不如去我的房間談吧。“

小姐姐出言邀請,本來張周旭不好拒絕,可是她哥哥卻立刻出聲否決了。

“不用了,也冇什麼特彆的話,就這裡說吧!“

那男人一副霸道總裁瞧不起人的架勢,走上前一步問道。

“你是什麼人?“

“我我是個小孩,還是個受傷了的小孩。“

張周旭很不喜歡這個人,態度也開始有些隨便。

“你怎麼不說你是天師或者世外高人呢?“

那男人的表情十分欠揍,話語中透露著嘲諷和不信任。

“如果實在要說我是什麼身份,那我算是茅山道者吧,不過我冇通過成人禮,還不是正式的茅山道者。“

張周旭知道要讓一個人相信自己有大劫不容易,不氣不惱,如實回答,她同時再三確認這個男人的麵相,天庭、髮際和眉尾三粒黑痣構成三角,壓住他自己的氣脈,這是註定了他必有一大劫,還有印堂的黑氣泛紅,跟黎醫生將死之相十分相似,所以張周旭才猜測他即將麵臨大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