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龍蝦一點不慌,鞭子一樣的觸鬚快速啪嗒兩下,便將還在空中跳躍的黑蛛颳了下來,重重甩在地上,濺起一米多高的水花。

黑蛛看到觸鬚甩過來,可是它在空中根本做不出什麼抵擋,剛好被抽中的部位是最柔軟的腹部,頃刻間血液像雨滴一樣撒下,它痛得整個身子收縮,背部砸到水麵上,張周旭可以看見黑蛛腹部翻出兩道長長的傷口。

“住手!“

張周旭扯著嗓子急急叫住大龍蝦。

大龍蝦聽到張周旭這麼一說,果然停下來動作來了,頭好整以暇地轉向張周旭,完全不理旁邊的黑蛛,顯然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了,兩條觸鬚還故意抽動兩下,有種耀武揚威的感覺。

“你這個小不點也想跟我打?“

大龍蝦一戰得勝,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語氣頗為自大。

張周旭抿了抿唇,感知到黑蛛受的傷實在很重,她一邊拖著越發沉重的身子,慢慢挪到黑蛛的身邊,一邊在腦中思考對策,有些無措地用手幫黑蛛按住傷口,但她的手那麼小,而那傷口的抽痕又深又粗,觸目驚心,根本按不住,反而沾了滿手的鮮血。

“我用一個秘密跟你交換可好你是不是很好奇我們怎麼進來你的妖府裡的?“

張周旭知道自己正麵剛是打不過大龍蝦的,思來想去隻能智取。

“你想讓我放過你們“

“這是妖府裡的秘密,大概隻有我們知道,你從未在這裡見到過其他妖吧?“

“是啊,不然我早就把你們吃了。“

大龍蝦倒是很坦誠。

張周旭趁著大龍蝦冇注意之際,用黑蛛的血在黑蛛的傷口上畫一個符文。

那是她在昏迷時見到的符文,不過那有可能隻是一個大腦虛構的夢。

週一柏在夢裡用符紙幫張若柳止血,不知道那是因為自己太過思念父母才做的夢,還是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了他們的真實情況。

張周旭有一個驗證的辦法,那就是把那符紙上的圖案用在黑蛛身上,如果黑蛛當真止住血,那麼夢就是真的,如果不能……那就說明那隻是一場夢。

“那你說啊,你說了我想想看,看你們的命值不值這個秘密!“

大龍蝦還站在一旁,張周旭畫符即使再快,也需要再拖它一陣子。

“要是我把秘密都告訴了你,聽完後你就反悔,兩下把我們都給殺了,那怎麼辦?“

張周旭故意再聊些無關緊要的東西。

“我怎麼會不講信用!“

“要不這樣,我們出去外麵講。“

“你是不信任本妖“

“這可不是信任不信任的事情,咱們現在不是在拿這個秘密做交易嗎?交易就要公平,必須先將兩方處於一個公平的地位上再做交易。“

“什麼亂七八糟的……真麻煩,那就出去說吧。“

大龍蝦腦容量有點不夠了,直接放棄思考。

“成功!“

張周旭心裡暗暗高興,符終於畫好了,而大龍蝦這邊也答應出去外麵談。

“等等,你可以出去,但它要先留在這裡!“

大龍蝦察覺到張周旭藏不住的喜上眉梢,總覺得自己似乎著了她得道,心裡有些不放心,於是趕緊補充一個條件,先把那隻妖扣下,這樣起碼他們就不能逃走了。

“這個當然。“

原本張周旭就冇想著把黑蛛帶出去,現在她的身體情況也根本帶不動黑蛛,隻要大龍蝦這個威脅不在,妖的生命力那麼頑強,黑蛛還可以自己回去它的妖府裡慢慢養傷。

再說,隻要張周旭出去了,黑蛛隨時也可以出去,當然是不介意的。

大龍蝦還是有點不放心,可是也不知道該再提出什麼條件。

“彆磨磨唧唧了,打開空間裂縫吧!“

張周旭有點等不及了,體內的黑暗能量增長得很快,她有時候感覺自己全身疲軟,有時候又覺得自己脹得難受,說不出得痛苦。

“你不許騙我!“

大龍蝦揮舞了一下巨鉗,好像還是不太相信張周旭。

“騙人是小狗,我跟你一起出去,絕不跑了。“

張周旭恨不得對天發誓。

黑暗空間中毫無征兆地撕裂出一條裂縫,然後張開成一個橢圓形,那橢圓中間流光溢彩,讓人炫目迷離。

“你過來,我們一起過去。“

大龍蝦向張周旭招了招鉗子。

張周旭心潮澎湃,此刻有些牙止不住,終於可以回到現實世界中了。

穿過那道空間裂縫,張周旭看到的是一片漆黑,麵部觸碰到的是冰涼,還有點癢,眼睛承受突如其來的刺痛感,讓她趕緊閉上雙眼。

張周旭想開口說話,隻有沉悶的咕咚聲,一堆氣泡從她鼻子和口腔湧出來。

“,這龍蝦居然找了個海底的地方出來。“

張周旭在心裡狠狠咒罵大龍蝦。

“你不是鬼嗎?怎麼會這樣!“

大龍蝦也有點驚慌,冇預料到張周旭會不能待在水裡。

張周旭的求生本能讓她趕緊雙手趕緊揮動,因為水裡密度大,她手已經很用力了,可是動起來很笨重,弄出了更多的氣泡,一圈的海泥都被她弄混濁。

本來龍蝦就在旁邊,很快她就像抓救命稻草一樣拽住龍蝦的鬍鬚。

“好了好了,我帶你去水麵上。“

張周旭感覺好像被一個堅硬的東西撞了一下,然後很快就被固定住了,動彈不得,水流在飛快地從身上穿過。

直到張周旭臉上一癢,頭部壓力一釋放,皮膚像歡呼一樣迎接到第一縷空氣,她終於敢睜開眼睛,周圍是一眼望不到邊際的深色海洋,天上是看不到儘頭的星空,她不知道怎麼形容這一刻的心情。

淚水混合著海水,又鹹又苦,張周旭笑到哭了,哭到笑了。

是劫後餘生的慶幸,也是重獲新生的喜悅,就連用巨鉗輕輕夾住自己的大龍蝦都變得異常和藹可親。

“原來你不是鬼,你騙了我。“

大龍蝦語氣不善,它的球狀眼睛更是不帶一絲情緒,冷冷地盯著張周旭,十分折煞這難得的好風景,不過張周旭此時心情好,不跟它計較。

“我說你可以當我是鬼,因為我差不多變成鬼了而已。“

“人類果然都很壞……“

“你先把我放到什麼地方,讓我能自己站著。“

張周旭嘗試著扭動了幾下,完全動不了,她很不爽這種被控製的狀態。

“還這麼多要求……“

大龍蝦雖然不滿,可還是向著一個方向遊過去。

張周旭隻有胸口以上露在水麵上,其餘部分還被大龍蝦捏著,她依靠著天上月亮和星星的微弱光忙去,慢慢也看到了一點輪廓,前麵似乎有個小島一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