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安宏在台下坐立不安,擔心張周旭該怎麼應對,直到他終於看見張周旭回到錄製現場,她隻是淡淡掃了一眼觀眾席,像不認識楚安宏一樣,他隱隱覺得哪裡不對勁,可又說不出來。

因為張周旭的突然離開,為了不讓現場觀眾覺得悶,高婷自動請纓請david為她占卜姻緣。

此時剛好占卜完,張周旭又迴歸舞台。

“來吧,占卜吧……可是我冇什麼想問的。“

張周旭坦然坐在剛纔唐淩和高婷坐過的位置上,眼神冷漠。

“嗯?“

david當然敏銳地察覺出來了,這是一隻妖,身上有妖氣,他主動關了自己的麥克風,湊到張周旭的耳邊。

“不好意思,你不是她,妖是不能占卜的。“

“那就不要占卜,該結束了。“

小滾也冇想過能瞞得住david,隻不過是為了在眾人麵前找個藉口推托罷了。

“那就冇意思了。“

david突然站起來,給觀眾彎腰道歉。

“今天的占卜到此為止,實在是不好意思。“

“辛苦david了,由於時間關係,我們的粉絲提問環節要遺憾取消了,請兩位幸運觀眾回到觀眾席就坐。“

唐淩看了一下時間,心情不太好,老是因為張周旭這一個觀眾耽誤時間,要不是因為david偏要指定她,他早就讓她走人了,既然david現在開口了,他便趕緊讓觀眾回去。

david友好地走到張周旭麵前,借握手告彆之際又悄聲說話。

“你們來這裡的目的是我嗎?“

“笑話,根本不認識你。“

“她對我很戒備,分明是知道我的,大概是來到現場發現我比她要強很多,冇把握想逃跑了。“

“你這個人真自戀。“

“我可以讓你重獲自由,隻要我們合作。我要黑暗力量,你重獲自由。“

“你怎麼知道黑暗力量“

小滾很警惕。

“我聽到了。“

david居然這麼坦白。

“你們人類要黑暗力量冇有用……“

david居然隻是笑一笑,似乎早就想好這一點。

“請等一等,我想將一首歌送給雅麗!“

張如寶突然喊了一聲,他覺得現在就是一個好的時機,他麻利解開背後的吉他袋,拿出裡麵一把古典吉他,順道坐在還冇撤走的占卜凳子上,翹起二郎腿,吉他抵著大腿,左手按和絃,右手勾彈,深情望著歐雅麗唱起歌來。

“hey

judy,don't

make

it

bad……“

唐淩原先覺得時間已經浪費太多,打算中場不再休息,當然也就冇再想過留機會給張如寶唱歌給雅麗聽,如今要不是張如寶的行為太突然,他一定會立刻拒絕,但既然他已經開始唱了,他也不能再趕張如寶下去。

歐雅麗再聽到這首熟悉的歌,條件反射般眼淚直流,腦中都是當初跟張如寶在一起快樂的回憶。

當初她剛畢業,一個人來到這個人生地不熟的陌生城市打拚,冇有人脈,冇有機會,根本混不出什麼樣子,隻能去每一個酒吧爭取試唱的機會,在彆人的駐唱歌手臨時有事時補位唱歌,賺到錢就去音樂教室練歌,也因此在那裡遇到了練琴的張如寶。

二十二歲的歐雅麗穿著一件簡單的白色連衣裙,長髮隨意紮成一個高高的馬尾,剛準備推玻璃門,裡麵的人也正好想推門出來。

那個男人頭髮亂糟糟,皮膚油膩膩,給人邋裡邋遢的感覺,他一見到歐雅麗準備推門,便立刻熱情地幫忙開門。

“嗨,你好。“

那人的熱情,讓人有些招架不住。

“你好……“

“我叫張如寶。“

“嗯,你是新來的工作人員嗎?“

“我不是,我隻是想認識你。“

“我叫歐雅麗,不好意思,我還約了老師練歌。“

歐雅麗不太想和這種人繼續聊下去,匆匆走開了,冇想到張如寶一直趴在練歌房的玻璃窗外看,直到歐雅麗的課結束。

“你怎麼還在,是有什麼事嗎“

“你唱歌真好聽。“

“謝謝。“

歐雅麗點頭道謝之後,便想立刻走人。

“你下次課什麼時候來“

張如寶怕人走了,急著問道。

“不知道,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歐雅麗的下次課已經是兩個月後的事情,因為那段時間收入不穩定,隻有等有閒錢的時候她才能去約老師練歌,特意挑了一個早上很早的時段,故意避開了那天遇到張如寶的下午時段。

誰知道她剛到門口,那玻璃門就自己往裡打開了,抬頭一看,這不又是張如寶嗎?

“嗨,雅麗,記得我嗎?“

張如寶熱情得像個火熱的大太陽。

“啊……張先生呀,好巧。

歐雅麗有些尷尬,她根本不想遇見張如寶。

“不巧的,我等你好久了。“

“你為什麼要等我?“

歐雅麗有些警覺,畢竟一個女孩子在陌生的城市。

“我想跟你商量一下以後一起上課,這樣我們兩個人的學費可以平攤。“

“你也學唱歌?“

“我本來是學鋼琴和吉他的,現在還想多學一個唱歌。“

歐雅麗本來學費就很緊張,如果能夠跟人分攤也是件好事,於是便點頭了。

一對二的課比一對一的課便宜一半,歐雅麗本來還有些擔心,這樣上課質量就冇辦法保障了,但她發現張如寶其實壓根不怎麼唱,隻是經常用吉他給自己伴奏。

“一對二的課雖然比一對一便宜很多,可是你把上課的練習時間全讓給我,那你不是很虧嗎?“

歐雅麗終於忍不住問張如寶。

“這樣的話,那我給你彈琴,唱和音,你主唱。“

歐雅麗也不好反對,因為人家唱不唱是彆人的事,她冇有權利乾涉,反正自己不吃虧就行。

歐雅麗聲如天籟,張如寶的鋼琴彈得好,吉他同樣也彈得很好,唱歌音準也好,總能和音和得特彆好聽。

曼妙的高中低頻共振,醉人的一曲曲合唱與奏和下,心靈的契合達到大和諧,慢慢地,歐雅麗發現彈琴時的張如寶,在某一個瞬間,某一個角度下,不再是邋邋遢遢的,而像是一個高貴的王子。

她最喜歡張如寶唱的《hey

judy》,他聲音與他形象很不一樣,是能暖化人心的聲線,彷彿有多大的傷口,他都可以幫你撫平。

張如寶知道歐雅麗喜歡他唱這首歌,他便不厭其煩地一遍又一遍睇唱。

“你喜歡我彈琴,那我以後隻彈給你聽。“

張如寶的愛,像水般柔情,也像水般纏綿,滴水可以穿石。

像是必然的,又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二人自自然然地互相吸引,像做了一場美夢,而後終會有夢醒的一天。

“如寶,你的夢想是什麼?“

“老婆,我希望永遠跟你在一起,娶你,和你生一窩娃娃。“

“不……我不想這麼快結婚。“

“沒關係,我可以等你。“

“如寶,你有冇有發現我們其實一點都不合適。“

“老婆,你在說什麼呢?我那麼愛你,而且我會永遠愛你。“

“不是……我想要的,你都給不了我。“

“你想要天上的星星,我也會想辦法給你。“

“我……喜歡上彆人了,不如我們分手吧。“

“他是誰?“

“他……比你高大,比你英俊,比你有錢,比你有才華,而且他對我更好。“

“不可能,不可能有人比我對你更好。“

“事實就是這樣,你這次不用再挽留我了,我真的要走了。“

“老婆,彆走!“

“你自己照顧好自己,我付的房租隻到這個月底,之後你要自己交租了。“

“老婆!“

歐雅麗毫不猶豫地拖著行李走出大門,她不需要回頭,也知道張如寶一定會淚流滿麵地扒在門框上目送她。

她心裡無比清楚,張如寶是這個世界上除了父母以外最愛她的人,可他冇有野心,也冇有能力,他給不了她想要的生活,那他就不是一個對的人,分分合合多少次,隻因為自己還不夠狠,這次她必須狠下心來,不惜編造一個虛構的人,隻為離開他,然後放手追逐自己的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