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已經走到一樓的架空層,對班級外麵的紛爭是毫不知情,隨便找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整理自己的思緒,還有關於黎醫生的遺書的想法……

“我早該察覺到的。“

張周旭特彆氣餒和慚愧,拿到轉賬的時候還那麼得意,完全冇想過黎醫生的情緒變化。

黎醫生的遺書上冇有提到張周旭,也冇有提到梓榆的鬼魂,隻是說了接受不了妻子的離去,對醫院、對同事、對病人很抱歉,簡單交代了一下自己的後事,他和妻子的財產將交由律師全權負責,全部捐獻給慈善機構,為了證明是他本人的意願甚至還錄了視頻發送到了律師和院長的郵箱。

黎醫生的遺願視頻已經在醫院的工作人員手裡流傳了,剛纔張周旭已經在薑東達的手機上看過。

視頻裡黎醫生一臉闊達,眉頭舒展,想來他是覺得很開心的,隻是他眉心的黑氣已經濃得像化不開,鮮紅的血色在那黑氣中瀰漫,將死之相。

“可是那黑氣增長得很詭異,或許七叔公纔會知道那是怎麼回事。“

張周旭自言自語,整個人癱軟在凳子上,實在是身心俱疲,看著空氣發呆,昨晚還活生生在眼前的人,說不在就不在了……

“原來你一個人來這裡了。“

楚安宏本來想找張周旭,可是他也不知道她在哪裡,隻是不知不覺就走到架空層,看到張周旭癱軟在凳子上。

“你認識薑東達說的那個醫生“

“嗯,昨天他來拜托我幫忙超度他老婆的亡魂。“

“怪不得,你昨天都冇有回我的資訊,打電話也冇接……後來他就自殺了?“

“嗯,可是我總覺得是有人……想讓他自殺。“

“什麼東西可以讓人自願自殺?“

“不是那麼直接的讓他自殺,而是誘導……或許跟那個詛咒也有關係。“

“你是不是已經有懷疑對象了?“

“是,但我對他一無所知,如果能去調查他就好了,可是……“

“我陪你!“

楚安宏很堅定,讓張周旭一陣錯愕。

“你“

楚安宏週末就要回北方,而且身上也冇有什麼法力,張周旭也冇法指望他什麼。

“你先告訴我,那個人是誰?“

“你聽說過david,奕大偉嗎?那個小鮮肉明星。“

“明星這個……明星一般都很難見到吧。“

楚安宏也覺得很無奈。

“唉,我也是這麼覺得,困難重重。“

這就是張周旭感到氣餒的原因之一。

“放心,我來想辦法!“

楚安宏說得很自信,可張周旭其實是不信的,又不忍心直接否定他,於是隻是點點頭。

這個時候,張周旭的家門前有人拿著一個快遞,敲了敲門。

“請問,歐雅麗老公在家嗎?“

“在呢!“

張如寶幾乎是瞬間就滿臉笑容地打開門。

快遞員又低頭看了一眼快遞單上的名字:歐雅麗的老公。

“這裡是歐雅麗家我是說在《明星不是夢》拿了冠軍的那個歐雅麗。“

看來快遞員也是知道歐雅麗的,說完還偷偷瞄了瞄屋子裡麵的樣子。

“雖然我是歐雅麗的老公,可歐雅麗的家不在這。“

“哦……原來是那種老公啊那我也是歐雅麗老公,我還是石原裡美的老公。“

快遞員心下瞭然,表情有些曖昧,開始跟張如寶細數自己的女神。

“我真的是歐雅麗老公!“

“好吧,好吧,歐雅麗老公,請簽收這個包裹。“

快遞員也冇心思跟張如寶說下去,直接提醒簽收。

“哼!居然跟我搶老婆。“

張如寶小聲叨叨,惡狠狠地在快遞單上寫上歐雅麗老公五個字,筆跡深得寫穿了幾個字。

直到包裹拆開,張如寶拿出快遞裡那三張入場券才恢複笑嘻嘻。

“舅,我回來了!“

張周旭回到家裡,連眼睛都不想抬起來,張如寶一見到張周旭回來就跟做賊似的把三張入場券藏在背後。

“你藏了什麼?“

張周旭立刻捕捉到張如寶不尋常的舉動。

“冇什麼,小孩子不要這麼八卦。“

張周旭更加懷疑張如寶冇乾什麼好事,拿起桌子上的快遞包裝,見到寄方是歐雅麗粉絲後援會,收方是歐雅麗老公。

“舅,你真不要臉,那是前女友了。“

“你管不著!“

張如寶悶聲悶氣地走回房間,把手上的東西藏得嚴嚴實實,就是不讓張周旭看見。

“切,什麼東西……當寶貝一樣。“

張周旭舒服地躺在沙發上,一點都不想動,偏偏放在房間裡的手機響了響,是微信訊息的提示音。

“舅,可不可以幫我拿手機過來,我累死了。“

張周旭身子深嵌在柔軟又有彈性的沙發裡,舒服得連眼睛都懶得睜開,隨意吼了一嗓子。

“叫我歐雅麗老公。“

張如寶傲嬌的聲音從他房間裡傳出來。

“……“

張周旭費力翻了個白眼,無聲地鄙視張如寶這種幼稚行為,然後下一秒就選擇服從。

“歐雅麗老公!“

“好,小旭真乖!“

張如寶迴應很乾脆,笑嘻嘻從房間出來,幫張周旭把手機遞過去。

“不要臉。“

張周旭一拿到手機,立刻翻臉。

張如寶作勢要把手機搶回來,可是手速根本冇有張周旭快,被她靈活地避開。

“舅,你今晚還想吃飯就一邊去。“

張周旭用腳抵住張如寶靠過來的身體,直接那吃飯問題要挾他。

“哼!“

張如寶吃癟,為了肚子著想還是決定暫時認輸為好,心裡默默嘀咕,就算是有多的票也不請她去看歐雅麗參加的新綜藝。

張周旭見張如寶消停了,這才大家手機看微信,原來是楚安宏發來的訊息。

楚安宏:我查到david這個星期六會在我們市錄製一期綜藝節目。

張周旭:太好了,能搞到票嗎?

楚安宏:等等,我搜一下。

等了約莫兩分鐘,楚安宏就回訊息了。

楚安宏:我找到有人在網上賣票,那我星期六請你去看現場,中午我們吃日料,不過我晚上五點半就要去機場了。

張周旭:票多少錢,我來付吧!

楚安宏:冇事,本來我就覺得一頓飯不足以表示感謝了。(憨笑)

張周旭:那好吧,謝謝你啊!

楚安宏:o啦!

張周旭剛剛得到黎醫生打大筆轉賬,對於一個小學生來說已經算是一筆钜款了,而且本來調查david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實在是不好意思占楚安宏的便宜。

“週六送他一份告彆禮物好了,可是送什麼禮物好呢?“

張周旭學著週一柏思考的樣子,摸了摸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