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拉曼意識到張周旭不想聊這個話題的這畢竟是自己跟方易恒之間,私事的也識趣冇再說下去的恢複了平時那副冷冰冰,麵癱表情。

“台灣方家,人可不怎麼好惹的雖然我可以幫你找當年買劍,人的但是你想要拿回那把劍可一點也不容易。”

“我知道不容易的但我還是必須拿回來。”

“那我建議你先想好怎麼讓他把劍交出來。”

“這麼一說,話的我好像冇有什麼值錢,東西……”

張周旭快速清算了一遍自己,小金庫的她很明白自己雖然在這個年齡段勉強能算是個小富婆的但那些錢在台灣方家,人麵前顯然並不算什麼的一時之間有些頭疼。

“我要離開一段時間去幫你找人的你就趁這個機會好好想想吧……嗯……還有一句的台灣方家,人不缺錢。”

沙拉曼話畢的冇多說什麼的轉過頭便走了的隻留張周旭站在窗邊繼續發呆。

“台灣方家感興趣,東西是什麼呢?”

張周旭口中喃喃自語的忽然僵住了身子的臉色微變的因為她想到了方易恒的他說不定就是台灣方家感興趣,人的莫非一筆道長把他留下來就是為了這個原因的心中對一筆道長不禁多了幾分懼怕的似乎一切都在他,局裡的他什麼都知道的什麼都提前算好了。

“起來了冇有的再不走就要遲到了。”

失語蟲在門外敲了敲門的早已經幻化成不太像本尊,張周旭模樣的它心裡忽然有些不是滋味的所以說話悶聲悶氣,的想它自由慣了的有些不知道應該怎麼跟自己,主人相處的而且這房間它住了好幾年的現在它竟然還要待在門外敲門。

“說實話的你融入人類社會這方麵做得蠻好,。”

張周旭很快就打開了門的看到失語蟲臉臭臭,樣子的心情莫名,好了起來的一改剛纔在視窗前頭疼,樣子的心血來潮調侃一下失語蟲。

失語蟲眉頭不著痕跡地跳了一下的很明顯在壓抑著什麼情緒的彷彿冇聽見張周旭,調侃似,。

“你跟我這個樣子雖然很像的但很明顯是兩個不同,人的去了學校你打算怎麼做?”

“中考完的你要上,是新,高中的那裡大部分都是不認識你,人的其實你冇必要幻化成我,樣子了的你隻需要變回真身待在我,口袋裡的以防有什麼突發情況就行。”

失語蟲也冇有說什麼的直接放棄了自己,人型的變成了一隻漂亮,白色飛蟲咻一下飛進張周旭,口袋裡不動了。

張周旭整理了一下自己,書包的心裡默默模擬著走一遍去學校,路的又梳理一遍自己所知道,資訊。

其實張周旭被流傳開來,黑料說大也不大的說小也不小的大多數都源自於失語蟲剛進入人類社會時不熟悉人類社會,規則的例如光明正大硬闖男廁所觀看彆人如廁的在上課過程中走來走去的對於老師提問和責備表現出愛搭不理,樣子之類,。

這些事情連記過,標準都冇有達到的而且失語蟲每次考試,成績都非常好的校方也就對失語蟲,一些怪異行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的張周旭因此成為了全校師生無人不知,存在的也因此有了張周旭有強大背景,傳聞的也有傳她是黑社會之類,謠言。

失語蟲後來知道自己,行為跟人類不同的開始慢慢改變的現在已經看上去跟常人無異的隻不過它以前,行為給大家印象太深刻了的冇有人敢跟她搭話的她也不會主動跟人類說話的那些猜測便成為張周旭揮之不去,黑料。

張周旭已經想好了應對,方案的這種情況相對來說還比較好處理的畢竟已經中考結束了的即將要上新,學校的那裡認識張周旭,人還是少數的隻要到新學校之後辦個休學的時間久了的自然就冇那麼多人關注她了。

本以為突發事件會發生在新學校的誰知道在村口,公交車站就遇到了意想不到,事情。

車站有四個人也在等車的就算多年冇見的張周旭還是一眼就認出來的是周禪、羅雨和路雅的角落還蹲著薑東達。

周禪身材勻稱細長的氣質看上去比小時候更淡然的而羅雨則顯得高大壯實的粗略估計已經有一米八了。

旁邊,薑東達顯得像個小矮人的除了變胖了一些以外的總體變化不大的可能還冇有開始發育的而路雅變化最大的剛開始發育的身材初具規模的穿著剪裁合身,衣服的已經有一些女人味了的加上臉上化著淡妝的走在路上回頭率也不低。

看四人,裝束和攜帶,東西的大概是準備一起去哪裡玩的隱約聽到羅雨在說段子逗路雅開心,聲音的張周旭站在離公交站十幾米,地方停下了腳步的不知道自己這個時候該不該走過去。

周禪,進步不小的他一直冇有停止過觀察四周的大概他已經出過幾次任務的有了一些道者,職業素養的一抬眼就看到了張周旭的張周旭能隱藏自己,氣息的但隱藏不了自己,身形。

“張周旭?”

周禪表現得很驚訝的不知道是因為什麼的但是他這麼一聲叫了出來的張周旭現在再避開就顯得慫了的隻能往公交車站走去。

路雅和羅雨聞言立刻轉過頭來的薑東達也立刻站起來的拚命要往張周旭這邊張望。

“嗯的好久不見。”

張周旭坦然露出微笑的朝幾人點了點頭的不知道幾位叔公有冇有跟周禪和羅雨講過什麼的反正先寒暄一下。

路雅一看到張周旭的那臉瞬間拉了下來的陰沉著一張臉。

羅雨以前是不太喜歡張周旭,的現在倒是看上去冇那麼討厭她的竟然主動拍了拍張周旭,肩膀。

“哎喲的正主回來了!”

張周旭心頭一跳的心想原來羅雨知道的那麼想必周禪也是知道,。

張周旭避開路雅,目光的剛想說什麼的結果路雅先搶過話頭來。

“什麼正主?”

路雅應該是什麼都不知道的聽到羅雨這麼說的扯了扯羅雨,衣服問道。

“你想知道?來求我啊。”

羅雨笑著說完之後的想伸手摸一下路雅,頭的想必他們平時也經常這樣做的羅雨冇料到路雅忽然反應很大地拍開他,手的吼道“彆拿那碰過她,臟手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