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人坐在課室裡麵,可心卻不知道飄去了哪裡,又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跟外麵沉沉鬱鬱的天氣尤其搭配,連黎醫生的99999轉賬都冇能讓她開心。

按理說張若柳和週一柏就算是出國也得下飛機了,怎麼會到現在都冇有任何音訊

上課鈴響了一聲之後,楚安宏才擰著個書包氣喘籲籲地趴在課室鐵門上。

“楚安宏,你不是轉學了嗎?“

跟楚安宏關係算是最好的薑東達首先驚訝發問。

其他同學也是滿腹疑惑,他們私底下可冇少八卦他轉學的原因,薑東達還在背地裡到處跟同學說他轉學是因為張周旭,各種灑狗血的猜測都已經流傳得有鼻子有眼了。

楚安宏一時之間不知道回答什麼好,尷尬地摸摸頭,趕緊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他座位唯一的好處就是從課室門口沿著直線走到自己的座位可以很快,剛一坐下,簡老師就拿著課本走進課室門口,他不禁在心裡暗呼好險。

竊竊私語的同學都像被禁言了一樣,瞬間安靜下來。

張周旭注意到楚安宏進門的時候望向了自己的這邊,可她還是麵無表情的,刻意在課室裡表現得冷冰冰,她不想跟同學有任何糾葛,為勉曾穎的類似事件再次發生,她就連以前還有兩句話說的同學都故意疏離了。

“各位同學,楚安宏上課到這周星期五就要離開我們學校了,大家要好好珍惜這段時光呀!“

簡老師簡單說了一句就開始講題,後麵上課也冇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直到這堂課結束,簡老師剛從前門消失,薑東達就按捺不住自己的八卦之魂。

“楚安宏,你快講講,你為什麼又要轉學了?“

薑東達這麼問完,旁邊有幾個八卦的同學都豎起耳朵偷聽。

“我們家不太習慣這邊的氣候,還是覺得回北方比較好。“

楚安宏當然不能照實回答,隨便找了個理由。

“真的假的?是因為張周旭,對不對“

薑東達特意壓低聲音,曖昧地推了推楚安宏的肩膀。

“關她什麼事,不要瞎說了。“

楚安宏不自覺瞄了兩眼張周旭的方向,張周旭幫了自己,自己總不能隨便彆人亂說。

“你們兩個不對勁,我就是知道。“

薑東達還是不依不撓。

“如果你非要說我有彆的原因,那原因就是你了,薑東達。“

楚安宏見薑東達這麼纏人,乾脆直接把矛頭指向他。

“我關我什麼事?“

薑東達一臉懵。

“我昨天不舒服在家休息,你老是給我發微信說醫院的鬼故事,把我嚇得要轉學。“

楚安宏隨便瞎扯。

“那不是鬼故事,那是真事!“

“那你前天晚上跑醫院乾什麼“

楚安宏看薑東達這麼較真也來興趣了,於是接著問。

“我吃飯的時候刺魚骨了,跑醫院還要排隊等急診,不知不覺就很晚了,可是醫院當時還有很多人在,我冇有撒謊的。“

“哦,那後來呢?那個醫生怎樣啦?“

楚安宏絲毫冇有相信他,故意讓他接著編。

“我有個朋友的媽媽是那醫院的護士,聽說昨晚院長的電子郵箱收到那醫生的遺書,院長醒得早,發現之後立刻報警,警察趕到的時候他屍體都已經涼透了。“

張周旭一直裝作在做自己的事情,實則一直留意著班裡所有人說的話,聽到薑東達的話,她心裡一下子漏跳了一拍。

黎醫生昨晚說話態度就奇奇怪怪的,自己想著早點回家冇有太在意,搜尋一下記憶,黎醫生的轉賬時間的確是淩晨時分。

“那你還真是無所不知,連今天淩晨和早上這麼新鮮的事情,你都已經知道啦。“

楚安宏更加不相信薑東達了,在他眼裡薑東達簡直是漏洞百出。

“你真是天真,我有情報網,當然能最快得到第一手資料。“

薑東達說完,又瞄了一眼左右,故作神秘地湊近楚安宏耳邊,小聲補充一句。

“那個,你不要告訴老師,其實我帶了手機回來,就在剛剛纔收到探子發來的資訊。“

“還探子,你看多了古裝劇吧?“

楚安宏突然敲了敲薑東達的腦袋,然後使壞地把他的頭按下去,想塞進抽屜裡,他還是一點都不相信薑東達說的話。

“那醫生是不是叫黎耀華“

薑東達和楚安宏都愣了一愣,停下手裡玩鬨的動作,抬頭望去,張周旭就這麼站在薑東達的課桌旁邊,旁邊一圈人都表現得很驚訝,他們已經很久冇看見張周旭主動跟人說話了。

“好像……是。“

薑東達也冇想過張周旭居然會過來問他話,而且張周旭氣場太強大了,他突然覺得有點害怕。

“那你知道他遺書裡說什麼了嗎?“

“隻知道大概,但是詳細的不清楚,還要等探子的下一條訊息。“

“收到訊息之後,請第一時間告訴我。“

“哦……“

眾人就這麼目送著張周旭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表情還是冷冰冰的。

“怪人,怎麼老是神神叨叨的“

路雅本來在整理上一堂課的筆記,剛纔一直冇有說話,此時看見張周旭鬨這麼一出,臉上表情有些厭惡,小聲嘟囔,聲音很小,似乎也冇什麼人聽見。

“你說的真的是真的“

楚安宏突然手腳都安分了,這才反應過來,如果張周旭都這麼說的話,那這件事情就是真的了。

“我去,你根本不信我?“

薑東達反應挺大,同時上課鈴響得更大聲。

第二節英語課,老師來得特彆準時,所有人都不敢再亂說話。

課上到一半,老師突然說要隨堂小測,這時薑東達的褲袋裡傳來熟悉的震動感,他不著痕跡地看向張周旭那邊,使了個眼色。

“這一課教的東西很重要,隨堂小測如果冇有全對的同學要接著重考,直到全對為止,全對的同學可以早一點下課去附近休息,可是不要騷擾其他班上課。“

英語老師說罷開始髮捲子,張周旭也給薑東達使了個眼色,表示自己知道了,還做了個一百分的手勢。

張周旭一直成績在班裡是不顯山不露水的,其實她什麼都懂,隻是不想出風頭罷了,這隨堂小測要拿個一百分簡直不要太容易。

隨堂小測的內容本就不多,無非是這一單元新單詞、新短語的中英互譯和句子翻譯,試捲髮下十分鐘,張周旭嘩嘩嘩地一頓操作,第一個上講台交卷。

路雅一向是班裡的第一名,無論是語文、數學還是英語都獨占鼇頭,冇想到這個平時成績一般的張周旭竟然是第一個交卷的人。

她盯著英語老師改卷的動作,心裡暗暗安慰自己,第一個交卷也不一定就全對的。

“張周旭同學是本班第一個拿到滿分的,可以到外麵休息了。“

很快,英語老師欣慰地如此宣佈,還拍了拍張周旭的肩膀以示讚賞。

路雅表麵跟著其他同學拍手掌,心裡卻暗罵,趕緊低下頭看自己的卷子,她也想立刻交卷,可她正卡在句子翻譯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