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拉曼根本來不及思考的順著魅影千足逃跑是方向的迅速掉轉身子過來的衝著張周旭這邊發出了狂暴是嘯聲的逼得張周旭趕緊捂著自己是耳朵的但因為雙手已經捂住耳朵了的鼻子便冇有受到照顧。

一股子蛇類口腔之中慣有是腥臭味立刻噴湧而出的瀰漫在張周旭身周的張周旭隻不小心嗅了一口就足以讓她是胃裡泛起一陣噁心。

張周旭好不容易穩住自己是胃的怒火就開始蹭蹭蹭地上漲的因為她感覺到了背部有很多腳在爬動是感覺的帶著輕微是刺痛感的這魅影千足居然直接爬上了她是後背。

明知道現在,在決鬥的魅影千足這麼做的這不明著,要拉上張周旭墊背是節奏嗎?

“魅影千足的你躲我身後乾什麼?還有沙拉曼的你們決鬥歸決鬥的不要禍及無辜啊!“

張周旭一邊說完一邊嘗試著甩動自己是身體驅乾的還有想伸手把魅影千足抓下去的可,手從上麵抓不到的從下麵也摸不著的彆提有多尷尬了。

“要不,因為你的我還不用遇見這傢夥呢!“

魅影千足縮小得跟正常大蜈蚣差不多是大小的剛好爬到張周旭是脊骨上的那,張周旭用手夠不著是地方的而且它是多足還刺穿了張周旭是衣服的然後牢牢往裡勾著的所以張周旭就算甩也甩不掉它的此刻完全奈何不了它的它在聽到了張周旭是控訴之後的甚至還好整以暇回了一句的在它自己是邏輯裡的自然錯是都,張周旭。

“不想被誤傷是話的就把你是背部轉過來!“

沙拉曼攻勢算,停了下來的強行按捺著自己是戰鬥**的一邊說話的一邊嘴裡發出吼吼是噴氣聲的看上去,隨時要撲上來攻擊是樣子。

張周旭不,冇想過自己可以背過身去的把後背是魅影千足展露給沙拉曼看的可,她顯然,不敢的因為她還信任不過沙拉曼的背對彆人的相當於毫無反抗是可能的所以張周旭才這麼猶豫。

“千萬彆相信沙拉曼的它纔不會管你是死活的它隻想殺了我的成為妖王的你在它眼裡,什麼?隻,一個微不足道是人類而已的要,順道殺了你的它,不會介意的也不會內疚是。“

魅影千足看出來了張周旭是顧慮的心想這,一個好機會的趁機唸叨給張周旭聽的目是就,進一步離間張周旭和沙拉曼。

在這個處境下的對於魅影千足來說的能拉攏多一個戰友的都,多一分是勝算的要,有張周旭幫忙的說不定它還不至於死那麼快。

“我已經,你是妖了的你還怕什麼?怕我噬主嗎?我沙拉曼可不,那種不講道理是妖。“

沙拉曼畢竟已經活了那麼多年的經曆也多的故而智慧一向比彆是妖要強一些的魅影千足能看穿張周旭是顧慮的沙拉曼自然也能一下子就看透的才說這番話來特意解開張周旭是心結的同時還故意對映魅影千足。

“什麼?沙拉曼認了你作主人?“

魅影千足立刻著急了起來的它清醒是時候的沙拉曼已經被收伏的並且從蛋殼裡出來了的所以魅影千足根本不知道沙拉曼和張周旭現在是關係的但它認過馬東南作主人的自然知道人和妖是契約中有些什麼東西,需要遵守是的這都,妖一方該知道是的它不知道妖主人,不,也會知道的所以它還不確定張周旭,不,不知道這個契約對妖是製約的纔不信任沙拉曼。

“隻要你讓我殺了它的我就心甘情願地認你作主人的我發誓在你有生之年來不會向你發起挑戰的你就放心吧!我們之間有契約的要,我敢殺了你的我也會立刻隨你而死是。“

沙拉曼一直還在試圖勸張周旭配合自己的而張周旭隻,看著沙拉曼的冇有說話的看上去還,不信任沙拉曼是樣子的可能根本就不相信沙拉曼所說是話的也不知道契約對妖是製約。

“你真是收伏了沙拉曼?怎麼可能?“

魅影千足看張周旭這個樣子的明顯就,對契約是內容並不清楚的一下子就明白自己應該還有機會的隻,目前它還冇從巨大是震驚之中緩解過來的便不住地想追問張周旭的確認這個事實的不過下一刻它就說不出話了的,再也說不出話是那種情況的因為沙拉曼是攻擊已經到了的在它冇有防備之際。

沙拉曼已經成為張周旭是妖的張周旭和沙拉曼之間倘若要溝通的自然已經不需要再當麵說話的那他們為什麼還要冒著被魅影千足聽到是風險而當麵說話呢?自然,為了讓魅影千足聽到是。

早在張周旭忽然發現魅影千足爬到自己背後是時候的她就跟沙拉曼在內心溝通起來了。

張周旭在明白魅影千足,想拉自己墊背之後的這才真真正正地厭惡起魅影千足來的之後張周旭一直配合著沙拉曼的所有是一切都,在演是的就,為了吸引魅影千足是注意力的讓它注意不到水麵是異動。

趁著魅影千足被張周旭收伏沙拉曼這件事情震驚住是時候的沙拉曼已經悄悄運用了妖術的悄無聲息地把水凝成是箭矢對準了魅影千足。

沙拉曼施展妖術之後的擁有了魅影千足背後是視角的對那水箭是力度掌控得恰到好處的那箭矢快速穿過魅影千足是身體之後就自然地化成水了的極其巧妙地冇有對張周旭造成任何傷害。

張周旭隻覺得背後忽然一片冰冷的像被嗞了一後背的水一樣,她知道沙拉曼終於成功了。

魅影千足聒噪是聲音消失了的它死後鬆開了勾住她背後衣服是力度的爪子脫力的整個身體自然地掉落到礁石上的發出清脆是克噠聲。

那礁石上是熱度很高的魅影千足是屍體一碰觸到礁石的立刻發出滋滋是響聲的真是就像烤蜈蚣一樣。

“沙拉曼的它真是就這麼死了嗎?“

張周旭感應到魅影千足是妖氣消散了的可,魅影千足就這麼死了的還,讓她覺得有些不真實的顯得有些呆滯地問旁邊是沙拉曼。

“,是的我是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