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兩者的外形就可以猜想出來,淵九陰跟海蛇妖應該頗有些淵源,事實上也的確如此,甚至可以說淵九陰就是海蛇妖的進化版。

其實淵九陰曾經也是一隻海蛇妖,隻是因為得到了一些機緣,清除了妖血中的屬性雜質,所以外形上化了半龍,成為了水屬性的妖界守護者,地位超脫於其他妖,正因如此,它的嘯聲對海蛇妖有威壓作用。

本來淵九陰也是不想現身的,畢竟幫助人類對付同是妖,甚至是海蛇妖的沙拉曼,這事傳出去怎麼說都有煞它在妖界的威風,但若它不現身,就救不了人,張周旭很有可能就會因為降妖不成,被反噬而死,所以逼得它隻能冒著暴露自己身份的危險,發出專屬於淵九陰的龍嘯之聲。

聽到這麼陌生的龍嘯聲,還有感受到自己身體的本能反應,沙拉曼心裡先是一愣,然後心裡已經有一個猜想,它見多識廣,自然知道是隻有淵九陰會對它造成這種威壓,而淵九陰這個時候出現,還發出龍嘯聲乾擾自己,肯定是有它的目的的我,於是沙拉曼更加驚慌,它根本猜想不到張周旭到底跟淵九陰有著怎樣的關係,又是有著什麼原因使得淵九陰這種地位的妖會幫她。

當年淵九陰被馬東南收伏的事情本就是它任性所為,本來它隻想著最多也就任性個一百來年,計劃趕不上變化,冇想到因為心軟答應了馬東南的臨終所托,沉睡在書裡之後,就耽誤了這麼多年。

淵九陰的訊息在它跟著馬東南的時候的確是難以隱藏,但淵九陰都刻意隱瞞下來的,它會殺掉見過它的妖,所以根本冇有妖有命散播儲物,自然也要求過馬東南為它保密。

要是被彆的妖知道淵九陰失蹤的真相,原來是去認了個人類當主人,那妖界一定會大亂的。

唯一知情的大概就隻有同是馬東南的妖的魅影千足,但以魅影千足的性格,掌握著這麼大的秘密絕對是不會隨便到處說的,它一慣喜歡把秘密當作是自己的王牌,自然不會大嘴巴,要是到處說,這個秘密就不稀罕了,它纔沒有這麼笨。

在馬東南投胎之後,小延一直沉睡在馬家古書中,除了馬東南和馬東南轉世的一筆道長,根本冇有其他人知道小延的下落,雖然魅影千足因為偷聽了內容,知道小延會沉睡在古書中,等待某個人,但它並不知道這本書具體在哪裡,它一直在找,可是都冇有找到。

曆經了這麼多年之後,外界早就因為淵九陰的失蹤,引發了很多妖的猜想。

淵九陰失蹤,這是妖界中幾乎所有妖都知道的事情。

最詭異的是,幾乎就是在淵九陰失去蹤跡的這段時間,其他屬性的妖界守護者也同樣不知所蹤,什麼訊息都冇有,這件事情就非常奇怪了。

魅影千足雖然不要臉,但是它並不笨,它明知道求小延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還是找了,要不是隻有小延還有點尋找的方向之外,其他屬性妖界守護者都不知所蹤,魅影千足也不會眼巴巴地去找小延,在兩者有了隔閡之後,還腆著臉求小延給它祝福,讓它擁有妖府裡。

淵九陰已經失蹤了很多年,雖然一千幾百年對於妖來說不算什麼,但也是很多妖一生的壽命了,這段期間它一直冇有任何行蹤訊息,在妖界,有些妖的好奇心和想象力堪比人類,因為這樣那樣的猜想,有些妖甚至認為妖界守護者集體失蹤是預兆著妖界即將失落,隨之冒出各種各樣的傳聞。

龍嘯之聲穿透力極強,這片海域所有的妖可能都已經聽到了,它們不知道這聲龍嘯代表著什麼,但它們知道淵九陰確確實實回來了,那些說淵九陰已死,妖界守護者全部隕落的傳聞全都不攻自破。

不過現在淵九陰驟然出現,大概也會讓其他妖覺得很奇怪,然後出現新的傳聞和猜測吧。

淵九陰的事情說完,臻和凡凡這邊,它們趁著沙拉曼被小延嘯聲壓製而頓一頓的這個機會,立刻將自己的黑暗能量輸送給張周旭。

有臻在一旁調和和安撫那些黑暗能量,一下子張周旭的壓力就減輕了許多。

說實話,這對沙拉曼來說還真是不公平,但張周旭太感謝這關鍵時刻的不公平了,眼看著沙拉曼隻能不甘地慢慢收縮,感受著她承受的壓力大大地減輕,直到在她眼前變成一枚巨蛋,她心裡才終於敢鬆一口氣。

“冇想到你居然想收我做你的妖?“

沙拉曼已經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它的聲音立刻就出現在張周旭的腦袋裡麵,這代表了張周旭已經收伏沙拉曼成功了,但張周旭還不敢高興太早,剛纔之所以能成功全賴小延和臻他們。

要是沙拉曼向自己發起挑戰,在獨立空間裡麵單打獨鬥,結果就不好說了。

張周旭靈機一動,她現在要先穩住沙拉曼再說。

“你先彆生氣,你之前不是答應過我,隻要我把魅影千足交給你,你就協助我對付鬼王嗎?“

既然已經把沙拉曼收伏了,沙拉曼就相當於是自己這方的了,那麼必要時把魅影千足交給它,任他處置也未嘗不可,反正當年的事情本就是魅影千足偷襲龍敦在先,這妖王怎麼當都不安穩。

“我是可以幫你,可我冇說過要成為你的妖啊!“

沙拉曼說話的語氣有些咬牙切齒,聽得出來情緒很憤怒,而且那枚蛋也跟著抖動了起來,發出哢哢哢的可怕聲音,大概是被粗糙的礁石表麵給敲出裂紋來了。

張周旭聽完後,條件反射吞了吞口水,一瞬間顯得有點慫,但她知道自己的態度不能軟下來,於是強自撐著,繼續說下去,說的也確實是她的真心話。

“我也想好好跟你說話的,不過你可不是善茬,我這麼做也是冇辦法,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反正我是不會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情的,等你協助我打敗了鬼王,你想要自由,我就給你自由,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