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蛛撅著嘴,幽怨地瞪著張周旭,那種感覺就像是被張周旭賣了。

“給……我……講……講……你。“

圓寸頭吸到差不多,擰過頭來看向黑蛛。

黑蛛望向圓寸頭鬼差,全身一個激靈,他能有什麼故事,未化妖前到處找蚊子吃,化妖後聞到鴉麗的陰氣從盒子裡冒出來,於是從盒子的夾縫潛入裡麵,一直想找機會吞噬它,等了好久好久,好不容易碰上鴉麗被糯米灼傷,極度衰弱,自己趁此機會逼著它融合,冇想到最後被張周旭降伏了……

黑蛛直搖頭,他一點都不想說,這故事太憋屈了。

張周旭正好端出兩碗新的糯米,恭敬地放到兩位鬼差的麵前。

“請慢用。“

“我……走。“

圓寸頭作勢要站起來,表情十分傲嬌,見黑蛛不肯給自己講,他竟然生氣了。

“欸!“

張周旭拚命給黑蛛使眼色,黑蛛就是不理。

“黑蛛是一隻妖,真身是黑跳蛛,很可愛,對吧“

張周旭一邊揉著黑蛛的臉,一邊給鬼差賠笑臉。

鬼差終於肯重新坐回凳子上,可是眼光還停在黑蛛身上。

“好……看。“

“我讓他給鬼差使者你按摩按摩,好嗎?“

“我不要!不要!“

黑蛛氣得青筋暴起,大吼著拒絕。

“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忤逆我!“

張周旭一副惡作劇得逞的樣子,原來她是故意整蠱黑蛛的。

鴉麗在一旁看見黑蛛這副模樣也覺得很解氣,偷偷掩嘴笑。

殺馬特鬼差隻專心吸取香燭的味道、糯米和沙拉裡的精氣,偶爾吸幾口清水,一直冇有說話,現在吃飽喝足,終於發話了,果然是食不言寢不語。

“吃……飽,我……們……該……上……路。“

“等……等,我……喜……歡……它!“

圓寸頭鬼差望了殺馬特幾眼,等它把話說完,又看向黑蛛,還伸出手指指它。

黑蛛一聽,怕得立刻放棄人型,變為原來的黑蛛,故意放大約頂到天花板的高度,張開爪子,故意嚇唬它們。

張周旭望瞭望那圓寸頭鬼差,似乎那鬼差被嚇得說不出話來了,心想時間也拖得夠久了,便由著黑蛛。

就連一旁的殺馬特鬼差都看著黑蛛久久不能言語。

“漂……亮!“

圓寸頭忍不住拍掌稱讚,旁邊的殺馬特還輕佻得吹了個口哨。

黑蛛一慫,往張周旭身後挪動了幾步,虛空中劃開了一道神奇的裂縫,黑蛛的身影一下子就消失無蹤,眼看是溜了。

“好奇怪的品位……“

張周旭和鴉麗心裡同時想說。

兩個鬼差見黑蛛溜了,都顯得無精打采,殺馬特甚至打了個飽嗝,然後二鬼慢慢站起身來,向張周旭點了點頭。

“感……謝……招……待。“

圓寸頭向張周旭欠了欠身,施了個禮,而殺馬特則朝著梓榆的方向喊了一聲,帶著不容拒絕的力量。

“上……路……了,鄭……梓……榆。“

兩個鬼差手上的鎖鏈像有靈性一樣同時伸向梓榆,那鎖鏈延展性非常好,竟然能夠一直延長到梓榆的身上,不顧梓榆的掙紮和絕望,一條拷上它的手,一條拷住它的腳。

“耀華……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梓榆眼含淚水,最後隻能向黎醫生說出最後一句話,被拷住之後,在黎醫生的眼裡梓榆便慢慢透明然後在眼前消失了。

“梓榆……希望我們來生還有機會見麵。“

黎醫生也不知道梓榆還能不能聽見他說的話,無力地趴在桌子上。

黎醫生看不見梓榆了,可是其實她還在原地,看著黎醫生的樣子泣不成聲。

“走。“

兩位鬼差頭也不回地沿來路離開,走得很慢很慢,梓榆也走得很慢很慢,一直想努力回頭多看黎醫生一眼,直到經過張周旭身邊。

“謝謝你,為我和耀華解開誤會,又為我們爭取了這麼久的相聚時間。“

“他可是我的雇主,受人錢財,替人消災,這是本分。對了,拿著這個,你說不定可以更快地得到投胎的機會。“

張周旭從口袋衫的某個口袋裡抽出一張符,那上麵的花紋很複雜,道行不夠是畫不出來,隻能看懂其中幾個字寫著“地府特批“。

梓榆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但也雙手接住,想來張周旭也不會害它。

“再見!“

張周旭和鴉麗目送著梓榆和兩個鬼差離開,回想起這一天經曆的事情,身心都疲累了。

“那……是什……麼符“

鴉麗忍不住好奇。

“是往生符,叔公們每個月隻畫十張,是要到宗祠限量領取的。“

“厲……害。“

“冇事,我家裡還有很多。“

張周旭哈哈一笑,完美完成任務,此時心情大好,轉頭看向黎醫生。

“黎醫生,咱們該結算一下工錢了。“

張周旭興致勃勃走向趴在茶幾上一動不動的黎醫生。

“你剛纔也聽到了,我給了梓榆一張往生符,那符市價可是很貴的。“

“先……先麻煩送我去廁所吧!“

黎醫生艱難地抬起頭,表情顯得有些痛苦。

“怎麼了?“

“這牛扒……我鬨肚子。“

“……“

一個小孩子和一隻冇有實體的鬼怎麼可能抬黎醫生去廁所,而且也著實不方便。

張周旭這個時候又想起黑蛛。

“出來,黑蛛!“

虛空中又裂開一條縫隙,可是黑蛛就是怎麼都不肯出來。

“我不要!“

“鬼差都走了,不是讓你伺候它們。“

張周旭像哄小孩一樣好聲好氣地跟黑蛛解釋。

“我不信!“

黑蛛還是很倔強。

“聽話,是不是又想我懲罰你“

“我不聽!“

“黑蛛,最後給你一次機會,出不出來“

張周旭眉頭氣得跳了跳,手上捏緊了拳頭,差點就想自己衝進去裂縫裡把它抓出來了,現在她十分後悔當初讓失語蟲跑了,不然現在不會全指望這黑蛛。

黑蛛也不敢惹怒張周旭,沉默了一會,四隻眼睛露了出來,瞄來瞄去,確認過鬼差都不在才肯出來。

“乾什麼“

黑蛛幻化成俊美少年的樣子,有些心虛地問,大概是怕張周旭真的發火。

“很簡單,帶他上廁所。“

張周旭指著滿臉痛苦的黎醫生。

“就這麼簡單“

黑蛛不敢相信。

“對。“

“好!“

黑蛛不愧是妖,力量超越人類,公主抱式一下子就輕鬆地抱起黎醫生,靠張周旭的引領將黎醫生抱進廁所裡,讓黎醫生坐在馬桶裡。

“好了。“

“我跟鴉麗不方便,你在裡麵看著他,彆讓他痛暈過去了。“

還冇等黑蛛迴應,張周旭便幫忙關上了廁所門。

“你看著他脫褲子,彆拉到地上了。“

“啊?“

黑蛛隱隱約約覺得自己好像又被張周旭整了。

“真是不好意思了,黑蛛,我可以自己來的。“

黎醫生強忍著肚子的陣痛,把黑蛛又送出去才放心拉肚子,這有個陌生人在旁邊,始終是不太習慣。

張周旭顯得有些失望,因為她本想藉機整一整黑蛛,好讓他乖乖聽話。

“張周旭,老蛛我不忍了,我要挑戰你!“

黑蛛一看張周旭那表情氣得不行,再聯絡剛纔讓它伺候鬼差的事,瞬間感覺日子冇法過,還不如拚一拚,萬一成功了就能翻身做主。

黑蛛心裡幻想得美滋滋,若它挑戰勝利一定要好好折磨張周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