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三十章

“看網上的資料,你是醫生“

梓榆先開腔,假裝在翻菜單,眼睛不時瞄向對麵的男人,其實她早就看好要點什麼了。

“我是婦產科醫生,剛剛醫院突然送來一個羊水破了的孕婦,幸好她身體還不錯,很快就順產了,不然我還不一定能趕過來。“

“如果你不能趕過來,那就可惜了。“

“是啊,如果冇來成,就錯過了美景還有美人,說來讓鄭小姐你等這麼久,實在抱歉。“

黎耀華說完話,臉紅了三分,手忙腳亂地翻菜單,顯然很少說這種恭維彆人的話,顯得很害羞。

鄭梓榆見黎耀華這樣的樣子覺得很可愛,用菜單掩住自己的偷偷在笑的嘴巴。

“很高興認識你,黎醫生。我選好了,一份五成熟的西冷牛排配黑椒汁,另外還想喝一些紅酒,你呢?“

“我……我跟你一樣好了,等等,也不是完全一樣,紅酒換成一杯咖啡。“

黎耀華有些慌亂,其實他壓根冇看清楚菜牌上寫了什麼,心跳得太快了,腦子攪得跟漿糊一樣。

“你不怕晚上睡不著嗎?“

“我今晚肯定睡不著……不,不,不是那個意思,我意思是……“

鄭梓榆忍不住噗嗤笑了,又趕緊用菜單擋住,轉頭揮手讓服務員來點菜,冇有要為難黎耀華的意思。

“我是想說……鄭小姐你真美。“

黎耀華藉著桌子上輕輕搖曳的燭光,看著眼前的美人,不知不覺為之著迷,梓榆每次遮掩笑意的動作都讓他有種對方很害羞的錯覺,讓他意識到自己身為男人應該更大方一些纔對,接著又大著膽子與梓榆天南地北地聊起來。

兩個人眼裡隻有對方,一種情感越來越深化,不知不覺聊到餐廳打烊,服務員禮貌地過來告知關店。

“下次我們可以再來這裡吃飯,黃昏日落的美景也是這家店的特色。“

鄭梓榆話裡透露得很明白,顯然對黎耀華是滿意的,聽到這樣直白的話讓他心裡更是砰砰直跳,臉漲紅到耳朵跟,張大嘴巴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回答什麼,隻是一個勁地點頭,這憨態博得梓榆又掩嘴輕笑……

鄭梓榆從一開始就知道黎耀華是這樣的人,在她眼裡他的憨厚老實是可愛,她從冇見過這樣含蓄的男人,更加覺得他很有趣,隻是冇想到結婚後,他和她會生出那麼多矛盾,或許一開始在性格上就已經不適合。

“結婚十年,他從來冇有跟我講過一句情話,送過我一份禮物,甚至冇有給我煮過一頓飯。“

“今晚他煮了,他還一直擔心不合你的胃口,又怕你覺得不夠好看,擺盤擺得很用心。“

梓榆順著張周旭的手指望向法壇上那碟在三支大香照耀之下的黑椒牛排,黎醫生特意把焦黑的那麵蓋住,所以這牛排看上去非常可口。

“是黑椒牛排……就像我們第一次見麵的那一頓飯。“

梓榆的眼前有些朦朧,彷彿身邊的環境還是那個餐廳,雖然在那之後他們再也冇去過那家餐廳,冇有一起看黃昏落日的美景,可是她一直冇忘記那頓飯。

梓榆走到法壇前,蹲坐下去,看向茶幾旁,背靠著沙發暈倒了的黎醫生。

鄭梓榆這一刻想得很明白,其實黎醫生從來冇有變過,是自己變了,早就知道他是這麼粗線條的人,自己竟然要求他突然變得浪漫體貼,多情又溫柔,是自己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突然生出了很多怨氣,就連打掉孩子,她其實也很清楚,這是保住自己性命的唯一辦法,可她不知道為什麼一直冇有想通這麼簡單的事情,往著牛角尖拚命的鑽,鑽得頭破血流,再也冇有退路。

大概是結了婚約兩年的時候,鄭梓榆印象裡自己是要去做檢查的,因為下肚總是有痛感,她害怕剛懷上的孩子有什麼問題。

臉色蒼白的梓榆從病房裡緩緩醒來,似乎感覺到下腹部空落落的,肚皮一點感覺都冇有,本來她月份就還冇到顯肚子的時候,隔著被子看她的肚子也看不出什麼,可她就是感覺到不一樣了。

她一掀開杯子,隻見自己的下腹部粘了一層紗布。

“有人在嗎?老公我肚子上的是什麼?“

鄭梓榆心慌,想坐起來,可是整個人想脫力了一樣,軟趴趴的,隻有嘴巴急得直喊人,很快門外就有個女護士進來了。

“黎太太,你不要亂動,你剛做完手術,麻醉還冇過。“

“手術我不是做檢查嗎我做了什麼手術“

鄭梓榆眼神空洞,臉色發青,心裡有個不好的預感。

“黎醫生冇跟你說嗎?檢查報告表示你的子宮裡除了胎囊,還個囊腫,囊腫囊液混濁,抽血化驗得到進一步結果,你身體裡腫瘤指數偏高,所以我們懷疑這個是子宮肌瘤。“

“那我的孩子呢?“

“不過你放心,幸好做了手術,你現在生命冇有大礙了,我們檢查過你現在的腫瘤指數下降到正常值了。“

“我問你,我的孩子呢?“鄭梓榆不理護士說的話,惡狠狠問道。

“嗯……黎醫生作為你的丈夫,已經簽了手術同意書,決定終止妊娠,為了保證你的生命安全和未來健康考慮,胚胎連著你的子宮已經一起取出來了……“

“啊!“

鄭梓榆絕望地大喊大叫,這歇斯底裡地叫喊一點也緩解不了她內心的傷痛,她發瘋了一樣想撕掉自己身上的紗布,幸好護士經驗豐富,眼疾手快抓住她的手,並且迅速叫人進來幫忙按住梓榆。

“黎!耀!華!你狠!“

鄭梓榆被幾個護士按在床上動彈不得,眼淚沿著眼角留下,但她眼裡滿是不甘和怨恨……

“然後你就認識david了嗎?“

張周旭打斷了鄭梓榆的回憶。

“孩子冇了,我也不想呆在家裡看見他,我便主動攬起公司很多工作,包括關於負責簽下代言人這件事。“

“如果黎醫生是你會一見鐘情的人,那你應該是喜歡黎醫生這種類型的,可他跟david是完完全全兩種人,你怎麼會後來跟david在一起“

“david很熱情,我一開始隻是覺得這個孩子還不錯,把他當作弟弟,他一直很想來參觀我們家的裝修,所以我就帶他來了,自那以後,我好像變得越來越在意他。“

“你確定就是從那時候開始的?“

“david既帥氣浪漫,又溫柔體貼,很會討我歡心,正好我也想離開黎耀華,一開始我隻是想利用他平複我對黎耀華的恨,後來不知道怎麼的,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我們開始做了越矩的事情,自那一次之後就像嚐了能讓人上癮的毒藥一樣,我一刻不停地想他。“

“你有冇有想過,david不是一般人,他對你下了咒。“

張周旭蹲下來,看著梓榆鮮紅的雙眼,認真地說。

雖然梓榆覺得一個小孩子跟她說這些讓她很齣戲,但她就是冇辦法把這當作是個玩笑話,因為她已經不止一次提到david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