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嗎為什麼要監聽我們“

張周旭臉上表現出驚訝的神情,微微憋著眉心,語氣似乎有些誇張,一說完話她心裡就有些心虛,她這個反應是陪馬遙看電視劇的時候學的,不知道自己這個時候露出這個表情對不對。

“這戲有點誇張了吧?“

阿二本來坐在副駕上,費力地轉過身麵向張周旭,此刻被張周旭誇張的演技逗得忍不住笑了出來,在刑警麵前,張周旭拙劣的演技的確有很多破綻。

刑警中修過行為心理學和犯罪心理學等等學科的人不少,特彆是能夠入得了方冠豪法眼的三隊隊員,更是被要求必修一門心理學,他們都是些素質過硬和有衝勁的刑警,不專業的表演者在他們麵前可以說是無所遁形。

“額……“

張周旭瞬間有些尷尬,覺得自己有些裝不下去了,幸好方冠豪圓了場。

“我們不是懷疑你們,隻是請你協助調查而已,我希望你能老實一點。“

方冠豪坐在後座,就在張周旭的旁邊,他提出讓張周旭協助調查,並不是要詐張周旭,隻是他覺得有張周旭幫他的忙,會更容易破案,態度是真誠的。

“咳咳,說吧,你們問什麼我回答什麼就好了。“

張周旭很尷尬,自己的演技在刑警麵前是不夠看的,隻能放棄偽裝。

“據你所知,麥田華光自助餐廳的店長李麥跟關華到底是什麼關係“

“他們以前是遊輪上的同事,上下級關係,可是私底下的關係估計是……戀人。“

張周旭聯想起剛纔李麥和關華的擁抱,再結合黑蛛報告的後廚小隔間裡麵發生的情況,這個猜想已經不離十,說話的時候表情有些怪異,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

阿二警官瞪大眼睛愣了一秒才恢複正常,他經驗尚淺,隻有一年刑警的經驗,所以不如方冠豪表現得淡定,畢竟方冠豪已經當刑警更久,早就見識過不同的人了,於是他又繼續問。

“你們提到的遊輪是“

“珍珠號遊輪,我記得當時是航行在東海海域上的,後來停靠在遊客碼頭。“

張周旭回憶了一下,想起來遊輪上越來越多的細節。

“那好像是個豪華遊輪“

阿二看來也聽說過這個遊輪,不過這件凶殺案是幾年前的事了,興許當時他年紀還小,所以冇有聽過。

“珍珠號遊輪好像一共發生過兩次死亡事件,第二次的事件的確是在幾年前,靠岸之後報告了三起死亡事件,我有點印象聽說過,不過當時我剛考上刑警不久,也冇有實際接觸這件案子。“

方冠豪對這個案子瞭解不多,而且也不是他們這次出來查案的重點,點到即止,轉而問張周旭其他問題。

“你知道關華跟李先生的手下肥黑是認識的嗎?

“不知道。“

張周旭的確不知道,所以表情是真的驚訝。

“這個遊輪的舊案子跟前兩日的新案子有關嗎?“

阿二突然插一嘴問道,也不知道是問方冠豪的,還是問張周旭的。

“我不知道。“

張周旭還在上一個問題的震驚當中,無意識地回答了這個問題。

方冠豪冇有說什麼,隻是繼續跟張周旭說話。

“肥黑的真名叫黑子,跟關華是同一個福利院裡生活過的孤兒,我們懷疑黑子會來找關華,或者我們可以利用關華引出黑子,進而查出這夥人新的藏身窩點。“

“關華會這麼聽你們的話嗎?“

張周旭皺了皺眉頭,表示懷疑,誰也不知道關華跟黑子在福利院一起長大的友誼到底有多深,萬一警方的行動被他反透露給黑子知道,那就是打草驚蛇了。

方冠豪麵對張周旭的質疑冇有急躁,而是繼續耐心解釋。

“這的確是個問題,所以我們不需要關華知情,他隻要不知道我們在利用他就可以了,我們希望得到你的協助。你跟李先生和黑子本來就有仇,如果通過關華將你的訊息傳給黑子,讓他們自投羅網,可能會比我們警方出麵更有效。“

“原來你們是像這樣做!“

張周旭挑了挑眉,思路闊然開朗。

“老大,可是關華不一定跟黑子有聯絡,他不是給你的口供裡也說了他跟黑子沒有聯絡了嗎?“

阿二有些擔心這個計劃冇法落到實處。

方冠豪眼神裡很堅定,可能早就考慮過他說的這個情況。

“要是他們真的沒有聯絡也無礙,我們這邊不是還掌握了蔡坤的線索嗎?“

“蔡坤是李先生的手下,那個阿坤嗎?“

張周旭一聽,同樣的“坤“字讓她一下子就聯想起那個猥瑣的黑車司機。

方冠豪點了點頭。

“是的,他是福建本地人,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他親生父母都還在這邊居住,不過他父母說他幾乎不回家,隻是每個月會定期打錢到他們銀行賬戶裡。“

“想不到這個蔡坤還挺有孝心的。“

張周旭若有所思,在她眼裡這種猥瑣不堪,麵相不好的傢夥很容易就讓人覺得他不是好人。

“定期打錢不一定就是有孝心,好的父母一向不在乎兒女會帶多少錢回來,隻是希望兒女能多點時間陪伴在身邊而已。“

阿二警官似乎深有感觸,說完話之後低下頭沉默了,一下子氣氛因為這句話而有些微妙。

“阿二,節哀,明天我允許你放個假,把叔叔阿姨的喪事辦好再回來工作吧!“

方冠豪抿了抿唇,眼光低了下去,伸手拍了拍阿二的肩膀以示安慰。

原來阿二的父母不久前纔去世了,但阿二因為工作繁忙,一天假都冇有請,最後甚至都冇見著父母最後一麵,趕到醫院的時候兩個老人已經斷氣了,是煤氣中毒被鄰居送進醫院的。

“子欲養而親不待,很多人都是失去雙親以後,才知道這句話多有道理。“

阿二扯出了一個勉強的笑容,他想表現出自己已經看開了,不過張周旭覺得他是為了讓彆人放心才這麼說的,要說演技,其實阿二的演技也不好。

張周旭想說什麼,但最終還是冇有開口,她忽然想起來自己的父母還被關在荒穀裡,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有能力去救他們,修煉也不夠刻苦,總覺得自己纔是最不孝的,甚至比蔡坤還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