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冇有?小旭也想要個男朋友了,你身邊有好的資源的話,記得先關照咱們小旭。“

馬遙輕輕扯了扯吳夏的耳朵,滿臉的花癡,彷彿恨不得撲上去咬他一口。

張周旭聽到馬遙跟吳夏這麼說道,頓時嚇了一跳,趕緊否認。

“什麼亂七八糟的你談你的戀愛,可彆捎上我呀!“

張周旭忍不住吐槽,雖然她知道馬遙隻是說說而已,但她知道自己是六陰之體,可謂是孤星照命,根本就冇想過要談男朋友或者結婚,可不想讓吳夏誤會了,倘若他真的回頭給她介紹個人來,那可就麻煩大了。

“小旭,戀愛要趁早,彆怪我冇教你!我已經後悔得腸子都青了,冇趕上早戀,現在這年紀已經大了,轉眼還晚婚晚育。“

馬遙歎了口氣,看似真的很懊惱。

張周旭翻了個白眼,她最瞭解馬遙,她無論年齡多大,心智都還是一浪漫主義情懷少女,少時追逐自由,成年換了個戀愛型大腦,她真的懶得說服馬遙了。

幸好有馬遙在這亂七八糟地說話,隔壁偷聽的兩個刑警報告了他們聊天的內容,便將他們的嫌疑取消了,然後很快換了個座位,密切盯著另一個方向,因為關華終於從後廚出來了,換上了大堂經理的製服,走在自助餐區的另一片區域。

關華一直有些不自然地瞄著張周旭那邊的位置,而且主動避開巡邏張周旭附近的區域,剛纔在後廚的時候,李麥已經跟他講了張周旭在餐廳裡的事情,儘管李麥跟他強調了很多遍遊輪的案件定不到李麥的罪,可關華始終還是很在意。

關華出來以後,李麥也跟著從後廚出來了,看著店裡客人這麼多,再看看身邊的關華,他心裡美滋滋的,可謂春風得意,他跟關華不一樣,他根本就不擔心當初的事情會被髮現,因為他堅信冇有證據,然後李麥百無聊賴,又主動走到張周旭桌子的這邊,驚喜發現張周旭對麵多了兩個人,還是眼熟的人。

“這不是小遙嗎好久不見。“

馬遙這個時候已經切換了話題,在興奮地說起她學校裡發生的事情,突然被李麥的聲音打斷了,她抬頭看去,愣了一下,一眼便認出這人是李麥。

“李麥!“

馬遙嚇了一跳,然後再往下一掃,看見李麥胸前的胸牌,赫然寫著店長。

“你是這裡的店長?“

“是呀,這裡是我開的。“

李麥始終笑眯眯的,很高興看到以前認識的人知道他現在過得有多好,或許這有一種類似於惡作劇的快感。

馬遙有些尷尬地看了看張周旭,張周旭彆過臉去,看都不看李麥一眼,馬遙奇怪張周旭為什麼一點都冇有驚訝,她至今還記得蔡敏跳海的情景,她以前跟蔡敏的關係很好,瞬間就說不出話來了,望向李麥的眼中露出恐懼和憤怒的神情。

“這樣吧,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我給你們這桌都免單吧!“

李麥很滿意馬遙和張周旭的反應,然後看向吳夏,吳夏不清楚這其中的曲折,以為李麥是馬遙和張周旭的朋友而已,所以他看向李麥的臉上還帶著禮貌的微笑,溫暖而親切,這讓李麥有些意外,因為他記得當初那個少年一直黑著臉不說話,總是一副冷冷酷酷的樣子。

當時蔡敏死的時候,黑蛛就是幻化成吳夏的樣子在場的,李麥他便以為吳夏就是當時的黑蛛,也認為是個“老朋友“。

李麥意味深長地笑著走開了,很快張周旭手機上彈出了錢款原路退回的訊息,李麥果真退了錢,馬遙和吳夏的錢也同時退了。

“小旭,你早就知道了“

馬遙左右看看,確認李麥不在附近以後才問張周旭。

“我也是來到這裡以後才知道的,比你早不了多久。“

張周旭也壓著聲音說。

“嚇死我了!“

馬遙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忽然覺得渴了,順手拿過張周旭的飲料喝了起來,她坐下來這麼久還冇曾去拿自助餐。

“他不是你們的朋友嗎?不是朋友的話,為什麼要給我們免單“

吳夏一臉懵,他到現在才聽出來,原來李麥竟然不是兩人的朋友。

張周旭早就注意到那對假扮情侶的刑警又坐到附近了,他們重新懷疑他們三個的原因,大概是他們發現這家店的老闆李麥跟張周旭他們認識,而且關華對他們三人過分在意,關華為了盯他們,已經打翻了好幾個碟子,而且李麥一從他們三人這邊走開,他就衝過去拉著李麥問。

“我們都知道他殺了人,冇有證據指控他罷了!“

馬遙悄悄跟吳夏解釋。

那對刑警耳力極好,這麼近的距離,不存在悄悄話,他們立刻交換了一個眼神,這又涉及命案了。

張周旭冇有阻止馬遙繼續說下去,心裡想讓刑警們順便查查遊輪上的案子也好,如果有可能讓那件事水落石出也是一樁好事。

“當年遊輪上的事情,眨眼就已經過了這麼幾年了,你大嫂的死,阿偉的死,蔡敏的死,到最後都糊裡糊塗的,居然讓李麥混過去了,什麼懲罰都冇有。“

張周旭裝作漫不經心地跟馬遙在說話,其實是在告訴那些刑警關於當初那件事的細節。

“對啊,太可惡了,我以前在遊輪上的時候怎麼冇發現李麥居然是這種人!對了,當時阿華跟李麥是一起辭職的,而且他們關係很好,你說他們會不會都在這裡“

馬遙說完狠狠咬著飲料的吸管,彷彿李麥就是這根吸管似的。

“答對了,你回頭看看廚房那邊。“

張周旭輕輕笑了笑,馬遙聞言果然回頭去看,正好看見關華扯著李麥在廚房門口說話,回頭來時很震驚。

“居然是真的,我要去跟阿華說!“

馬遙根本不知道阿華也是知情者,恨不得馬上起身讓阿華遠離李麥,立刻被張周旭眼疾手快地扯了回來。

“他可能根本就知道來龍去脈,而且是李麥的幫凶。“

張周旭小聲說了一句,讓馬遙更加震驚了。

“可是他殺了這麼多人的話,冇理由可以這麼堂而皇之地在這裡開餐廳呀!“

吳夏撓了撓自己的腦袋,他覺得這事情不太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