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蛛說的倒是真的,妖跟人的思維方式不一樣,他們做事隨心,冇有那麼多道德製約,所以妖可以單純到極致,也可以殘忍到極致,他們一般都很不認同人類對明明做了壞事,還要粉飾自己的行為,可是這正正是人類的一種本能。

“你這黑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能說會道的?“

張周旭倒冇有生氣,隻是覺得奇怪這黑蛛的智慧好像變高了,以前的它呆頭呆腦的,好像冇有問過她這些事情。

“他出來了!“

黑蛛注意到阿華要起身離開了,立刻報告給張周旭知道。

“跟上!跟上!“

張周旭站在廚房裡,腳步跺來跺去,恨不得自己現在就在現場。

黑蛛趴在牆上,等著阿華從它麵前經過,黑蛛抓住時機,用力一躍,無聲無息跳到他的衣服上,阿華根本冇有注意到,雖然他走的路線其實並不靠近牆壁,但是黑蛛並不是普通的蜘蛛,他彈跳力很強,雖然縮小到跟一般跳蛛一個大小,但距離隔著個一米都是可以輕鬆跳到目標上的。

阿華一點感覺都冇有,自如地走出看守所,遠遠看向路口,那邊正好開來一輛計程車,他便伸手想攔,一切似乎都如同昨天一樣,那計程車遠遠看到阿華的舉高的手,穩穩在他麵前停下,但他伸出的手都還冇放下,忽然就被一個人的手抓住了手臂,阿華心裡不自覺有些茫然和慌張,那個抓住他的人,濃眉大眼,腰肢挺拔,看上去一臉正氣,身上還穿著警服。

“你好,我是刑警三隊的隊長方冠豪,可以請你協助一下調查嗎?“

不等阿華問,那人主動講出來自己的身份,同時拿出了一本證件揚給阿華看。

“有什麼事嗎“

“如果關華先生有空的話,請跟我進來警局一下。“

方冠豪指了指看守所旁邊的警局大門,他跟張周旭一樣,早就盯著葛熊,就等著阿華自投羅網,想以他這邊作為突破點。

“額……好吧。“

那計程車司機見阿華被警察抓住,趕緊開車走,估計以為阿華是什麼嫌疑犯。

黑蛛眼看著就要跟著阿華上車,很快就可以結束任務了,結果忽然來了個人把阿華帶走了,於是立刻跟張周旭彙報。

“什麼方冠豪把阿華帶進警局了“

張周旭皺著眉頭,她冇有想到方冠豪居然會截住阿華,因為她印象裡方冠豪應該還在查李先生的案子纔對,心裡的疑惑一個接著一個,為什麼他忽然逮阿華回去問話莫非阿華跟李先生的案子有關?正好可以讓黑蛛偷聽一下,聽聽他都問些什麼話。

黑蛛小心地爬進阿華的衣領內層,這樣近距離也不會被彆人看見。

方冠豪走在前麵,領著阿華走進警局,向一個值班室的同事簽字要了一個審訊室,便帶著阿華進去了。

黑蛛就在阿華的脖子附近,它注意到阿華不斷在吞口水,似乎很緊張。

“請坐吧,關華先生。“

方冠豪拿著一個本子和一支筆,看了看有些拘俗的關華遲遲還冇坐下,於是笑著指了指凳子。

“嗯,請問方警官想問我什麼呢?“

關華有些不自然,強壯鎮定地坐了下來,但是兩隻腳似乎怎麼放都顯得不自然。

“請問你跟葛熊先生是怎麼認識的?“

方冠豪問出了第一個問題,通常他們先問的這些問題都是在鋪墊,其實他們手上都掌握了答案,隻是問來切入正題,同時驗證這個人說話的真實性。

“哦……我們是同一個福利院出來的,我們都是孤兒,隻是後來我們各自被不同的家庭領養了。“

關華不著痕跡地鬆了口氣,如實回答,看來他擔心被問的是其他事情。

“請問你是幾歲被領養的呢?“

“八歲。“

關華回答得很快,並且整個人開始明顯地放鬆了下來。

“那你知道葛熊是幾歲被領養的嗎?“

“他跟我是同一天被領養的,我跟他同歲,所以我們在福利院的時候關係就不錯。“

“八歲……那你們是被領養後一直都保持著聯絡嗎?“

方冠豪眼睛冇有離開過關華,經驗老道如他,當然看得出來關華身體表現上的變化,更覺得關華是在隱瞞些什麼,他隱瞞的事情一定跟葛熊是無關的,於是他暗暗思考著下一步的提問。

“不是,是因為前幾年他犯了案,首富之女嚴莉莉的那單案子,到處都是他的新聞,而且報紙上也帶著他的照片,所以我才知道他回來福建了,剛好那時候我辭了工作回來,比較閒,所以我那時候開始去看守所看望他,我有空就會來,因為我本身朋友也不多,他在牢裡也挺寂寞的。“

關華說的應該都是實話,方冠豪也不打算再糾結在葛熊的事情上磨時間裡,下一個問題就準備把話題轉去另一個人身上。

“那你們當時是在哪個福利院“

“童心福利院。“

“你還記得你們小時候的其他夥伴嗎“

關華眼神裡忽然有些疑惑,他本以為方冠豪是要問關於葛熊的事情,冇想到竟然開始問其他人。

“記得,當時我們福利院不大,孩子也不多,一般都是一起玩的,關係也挺好的,葛熊隻是其中一個。“

“你記得其中有個人叫黑子嗎?“

“黑子……記得,我被領養以後也就跟他沒有聯絡了。“

“那你有聽到過他的資訊嗎“

“我們當年在福利院的時候都還很小,基本上被領養以後就各奔東西了,要不是葛熊的事情在市裡動靜那麼大,各大媒體都報道了,我也不會知道他的事情。“

“那你覺得葛熊有跟黑子聯絡過嗎?“

“應該冇有,葛熊的養父母對他並不好,小時候領養他就是讓他回去幫忙生意的,經常讓他請假,他成績不好,高中都冇上,性格也比較內向,家裡破產以後無暇照顧他,就把他趕了出來,他無家可歸纔回的福建,跟誰都沒有聯絡。“

關華交代葛熊的事情還挺誠實的,可是這並不是方冠豪現在最關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