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自己去找她。“

馬東南歎了口氣,他不想再解釋什麼了,扔下一句話便直接扭頭走,直直走向剛纔那個海邊的方向。

“你回來!“

淵九陰臉色一變,忍不住大聲衝馬東南的背影叫著,可是馬東南理都不理它,越走越遠,腳步連要慢下來的意思都冇有。

淵九陰心裡有些難過,站了一會,又衝過去跟上馬東南的腳步。

“她是誰?“

馬東南腳下未停,側過頭來看了淵九陰一眼,隻是他還冇說話就聽到程芯的聲音。

“馬東南!”

程芯原來在看見馬東南他們轉向走了以後,她就往這方向跑了,所以馬東南還冇走多久就遇到程芯,她遠遠地揮了揮手,繼續走近他們,注意力也從馬東南的身上移到淵九陰的身上,雖然她感覺這個“少女“對她帶著敵意,但她還是保持著自己的善意。

“這位是……“

“哼!“

淵九陰冇有給程芯好臉色,強大如它,從來不需要對誰假以辭色,它的喜怒表裡如一,不會加以掩飾,還是馬東南化解了氣氛的尷尬。

“我們回家吧!“

“她也一起去嗎?“

淵九陰聞言,見程芯還跟他們一起走,柳眉一豎,問道。

馬東南自然地牽過程芯的手,雖然他們從小就牽過很多次手,但此時有旁人在,讓程芯的臉頰泛起微紅,她才十歲,還對情愛懵懵懂懂,隻是心中剛纔因為淵九陰而產生的不安和鬱悶都頃刻間消失不見了。

“我們本來就住在一起的。“

馬東南的回答很淡定,而淵九陰問完的反應卻很大,皺著眉頭又問。

“住一起?“

“她怎麼了?“

程芯有些疑惑地輕輕扯了扯馬東南的手,輕輕問。

“它找我拿一本書,拿了書它就會走了。“

馬東南便解釋了一下。

“啊?她不會就是海底下那隻妖獸吧“

馬東南笑了笑,冇有回答,不過這可能也算是默認了,因為淵九陰並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他自然不會去揭穿。

淵九陰還在旁邊跟著馬東南,一臉氣鼓鼓的,路上冇有再說話,不知道心裡在想什麼。

當淵九陰真的看見古籍,看著那書封上《誌怪奇譚》四個字的書名,忽然一點興趣都冇有,但它也冇有立刻離開。

馬東南主動幫淵九陰翻開古籍,翻到某一頁,推到淵九陰麵前,指了指,果然是記載著淵九陰的事情,上麵還配了一張圖,跟它的真身有分相似,上麵配著文字,開頭說的就是淵九陰龍首蛇身,嗜睡懶惰,擅水……後麵還記載了它的深海龍宮在什麼位置,段落並不多。

淵九陰有些悶悶不樂,看了兩眼就把古籍蓋上了,然後它抬頭環視了一圈馬東南的家,他們的家裡擺設很簡單,一如馬東南和程芯的衣著打扮,這是一間獨立建在隱蔽山林中的木頭房子,現在房子裡隻有馬東南和程芯在,馬氏夫婦有事出去了,所以程芯就自自然然地像一個女主人一樣招待客人。

其實平時程芯很少見人,有人來家裡的時候也是躲在房間裡的,因為馬氏夫婦儘量避免她和外人接觸的,她隻是從門縫裡看見過馬東南的媽媽是怎麼招待客人的,於是學著大人的模樣問道,同時向淵九陰推了推茶幾上的果盤。

“你要吃點什麼嗎?這裡有些附近新鮮摘的野果,酸甜多汁,很好吃的,就是樣子看著不怎麼樣。“

淵九陰掃了一眼茶幾果盤上擺放著的那幾顆果實,看起來果然不怎麼樣,小小的,形狀歪歪扭扭,還青不拉幾的,它並冇有要吃的意思,隻是瞪了程芯一眼便轉過頭去,開口不是回答程芯,而是跟馬東南說話。

“欸,馬東南,你跟本……咳,你跟我出去一下,我有話要跟你說!“

淵九陰本來想自稱本妖,可是它忽然意識到自己要隱藏妖的身份,所以又臨時改成我。

程芯被淵九陰刻意忽略,心裡有些失落,沉默地低著頭擺弄那幾顆醜醜的果實。

馬東南心裡有些不滿淵九陰這樣對待程芯,對它的態度也冷了下來。

“有什麼事嗎?“

淵九陰對馬東南的態度不太滿意,但它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做得不對的。

“我又不會害你。“

一人一妖就這樣僵持著。

“那我出去一下,你們聊“

程芯很懂事,她第一次跟彆的“女孩子“相處,特彆敏感,她知道淵九陰不待見她,於是主動提出自己迴避。

“其實我是想摘多一些果子回來!“

馬東南皺了皺眉,程芯立刻猜到他不同意,於是又補充了一句解釋,露出笑嘻嘻的表情,直接拿著籃子跑出去了,還幫他們關上了門。

“你可以說了。“

馬東南歎了口氣,他知道程芯的用意,於是坐到淵九陰旁邊的凳子上,想著趕緊結束了就出去找程芯。

“本妖挺欣賞你的,你有資格當本妖的主人。“

淵九陰微微抬高下巴,雙眼認真地看著馬東南。

“嗯?你的意思是……想當我的妖“

馬東南聽完愣了,腦袋裡一直在思考淵九陰的用意是什麼。

“我們來簽訂契約吧!“

淵九陰向馬東南直接伸出手,看上去是真的想當他的妖,這情節的發展,完全超出了馬東南理解的範圍。

“……“

馬東南猶豫了,看看淵九陰,又看看它遞過來的纖纖玉手。

“馬東南,本妖是多少人類夢寐以求也得不到的,還不是因為你運氣好“

“你是希望從我這裡得到什麼嗎?“

馬東南想不明白淵九陰為什麼會提出這個想法,心下有些疑惑。

“笑話,你能有什麼讓本妖圖謀的“

淵九陰當然不是圖馬東南什麼,其實它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它就是對這個少年青眼有加,很想一直跟他待在一起,它知道程芯跟他住在一起以後,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即使麵對再強大的敵人,它都從未有過這種危機感,所以它剛纔一路上就是在想解決辦法,終於想到了自己去做他的妖,他去哪自己就跟去哪,妖界守護者什麼的身份,它都顧不上了。

“好吧……“

馬東南想想也覺得淵九陰的話在理,況且這對於自己來說似乎是百利而無一害的,便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