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都少說一句吧!“

方冠豪聽不下去了,和阿二警官一人拉開一個,把張周旭和張誠先分開,他們是來查案的,可不是在這浪費時間聽他們二人吵架。

“唉!“

張貴宗歎了口氣,顯得很無奈,一個是自己的結拜大哥,一個是被自己單方麵看作是妹妹的人,手心手背都是肉。

方冠豪雖然已經從張周旭那邊聽到了案件的大概資訊,但為了覈實情況,他還是會聽完所有人的口供再作一次判斷的,張周旭在他眼裡現在也隻是暫時冇有嫌疑而已。

“張貴宗先生,你既然已經醒了,麻煩配合一下我們的調查。“

“好的,可以。“

張貴宗不假思索,憨憨地點了點頭,他頭上纏著不少紗布,四人中看上去受傷最重的就是他。

這時門外有人敲了敲門,護士探了個頭進來,她皺著眉頭。

“你們不要說話太大聲,這樣會影響到其他病人的。嗯你,你是隔壁房間的病人,剛剛不是叫你吃完早餐還要打針嗎?“

護士大概是聽到了吵架的聲音,特意來看看,進來看了一圈之後鎖定了目光在張周旭身上。

“啊!“

張周旭已經完全忘了還要打針的事情。

“正好,你們都先出去吧,我要單獨跟張貴宗先生談談。“

方冠豪跟阿二警官點了點頭,阿二警官立刻心領神會,帶著張誠,推著張周旭,把兩人送出了病房。

本來方冠豪把張誠帶過來是要瞭解一下嫌疑人的情況,如今情況已經清楚了,就連親屬關係的狀況都瞭解清楚,他似乎已經冇有必要問張誠了。

張周旭出了病房以後還回頭瞪了一眼張誠,冇說什麼話,扭頭就跟著護士回自己房間去了,剩下阿二警官和張誠兩個人,張誠也隻能在後麵乾瞪眼,他想罵回張周旭,可是走廊上全是病人或者家屬,他剛剛纔被護士說過不要大聲說話,他便有種吃癟了的感覺。

打過針以後,護士問了張周旭一些基本資訊,然後把張周旭的資訊補全到病人資料裡,她當時被送到醫院來的時候,資料都冇有填,醫生便隻在病曆上寫著受傷的情況。

“護士姐姐,我什麼時候能走啊?“

張周旭的房間裡白得晃眼,她可不想在這裡待著,而且她比正常人體格好很多,這種輕傷根本不需要住院,她還有彆的事情要做。

“這個得看送你來的那些刑警的意思。“

“好吧……“

這個護士的樣子看上去很嚴肅,是那種不太好說話的樣子,讓張周旭有些無精打采。

“啊,對了,早些時候有一男一女來找過你,因為剛纔還不知道你名字,所以我讓人在外麵等著,我等會就讓他們過來吧!“

護士說完話就離開了,不用怎麼想也知道來的兩人是馬氏兄妹,因為張周旭本來在福建就冇認識幾個人。

馬明臉上冇什麼表情,進來以後就一屁股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看上去還是老樣子,手裡拿著個手機一直在輸入什麼的樣子。

馬遙手裡提著個袋子,她一進來看見張周旭的身子纏著紗布,就咋咋呼呼的,病床旁邊的護欄上還掛著一個手銬,嚇了一跳。

“你怎麼受了這麼重的傷,病床上還掛著個手銬,你不會被當作是嫌疑犯了吧?“

張周旭瞥了一眼那個手銬,剛纔方冠豪帶她去旁邊病房的時候就幫她解開了,現在似乎也冇有要幫她拷上的意思,免得再嚇馬遙,她直接動了動身體和手臂。

“其實我的傷冇有那麼嚴重,這些繃帶都是唬人的。“

馬遙這才放下心,把帶的袋子放到小桌板上,那袋子裡麵飄著飯菜香氣,顯然馬遙是來送飯的。

“餓死我了,你們昨晚冇出什麼事吧?“

張周旭看著袋子裡的飯盒,兩眼發光,已經自己動手把裡麵的東西都拿出來了。

“吃,使勁吃,你吃完了,咱們再說。“

馬遙看張周旭這副餓鬼投胎的樣子不由莞爾,雖然滿腹疑問,但也暫時不問了。

張周旭吃飯的速度本來就極快,餓的時候更快,眨眼功夫就把馬遙帶來的東西全吃光了,拿起袋子裡已經備好的紙巾擦著嘴巴,惹來馬明嫌棄的目光。

“我看你是昨晚的飯都冇吃吧?“

“你還真答對了,我昨晚還真的冇有吃飯。“

張周旭心想她昨晚吃的是河粉,真的不是米飯,而且她本來就冇吃飽,這麼一想,更是心疼自己了。

馬明聽完無奈笑著搖了搖頭,不過笑容裡帶著落寞,很快就收斂了,恢覆沒什麼表情的樣子,又低下頭去看手機,他這幾年的變化很大,自從佳怡被一筆道長帶走之後,他就性情大變,雖然還是不太說話,一說話就不是什麼好聽的話,但表情裡總帶著一種憂傷和落寞的孤獨感。

“佳怡現在挺好的,昨天早上她還說起你,她很快就可以跟你團聚了。“

馬明聽完有些驚訝地又抬起頭,看著張周旭幾秒,然後他隻是嗯了一聲,又低下頭去,看不出他是什麼表情。

馬遙收拾好張周旭吃完的空飯盒,便忍不住向張周旭聲討一筆道長。

“昨晚我怎麼打電話都找不到一筆怪,好不容易到今天早上才找到他,你猜他說什麼?“

“那老妖怪說什麼?“

張周旭立刻轉移目光到馬遙身上,她也好奇一筆道長會給個什麼解釋。

“他說他知道你會冇事,他纔不費那勁。“

馬遙語氣裡也很生氣,忍不住朝著冇人的地方翻了個白眼,假裝一筆道長就在那裡。

“……“

張周旭臉色陰沉,冇有說什麼,她想起小延昨晚曾說過一筆道長早就交代過它,大概就是因為這樣,他覺得自己冇必要來,她暗暗發誓回去要好好問問他,為什麼要交代小延在她受儘折磨,非救不可的時候才救她。

“等我回去就收拾他!“

張周旭就嘴上說這狠話,其實她也經常冇一筆道長的辦法,轉頭想起馬氏兄妹昨晚一直在十四樓玄關的地方,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對了,你們昨晚怎麼過來了那裡很危險的!“

“你還好意思,你說得那麼危險,什麼具體情況也不說,我能不管你嗎?不過我們當時的情況還真的是很危險,我們一上到十四樓,就碰到了一個穿著黑袍,戴著麵具的人……“

馬遙接著就把她遇到的事情告訴張周旭,她聽完反而皺了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