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警官到現在還在大口喘氣,吞了吞口水,他還是個新手刑警而已,緊張地看著方冠豪,很害怕老大會責怪他,用手抹了抹自己頭上的汗,手一垂下來之後,汗滴便順著他的指尖滴到地上。

“我不是讓你留下來好好看著的嗎?“

方冠豪神情嚴肅,語氣也沉了下來,這可是非常重要的證物,現在他心裡甚至有些後悔,自己就不應該把看護現場的職責交給這個新手刑警。

“我……我也不知道怎麼了,你們離開之後,我一個人進去704裡頭,小房間的東西當時已經不見了,我想立刻回頭跟你們說,可是一轉頭我就暈倒了,再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今早,我已經第一時間跑過來報告了……“

方冠豪不想聽解釋,證物已經冇了,再解釋也冇有用,他擺了擺手製止了那個警員繼續說。

“算了,現在說這些已經冇用了,你立刻回局裡調取那小區附近的所有監控,看看有什麼可疑人物。這麼大件的東西,不可能無聲無息地被帶走的。“

“是!“

那新手警員如釋重負,敬了個禮,趕緊又跑了出去。

“肯定是李先生!“

張周旭自言自語,想起李先生臨離開的時候曾經跟肥黑講過“三靈物“,很有可能指代的就是凡凡的木頭娃娃、血碗和肋骨。

“你知道什麼嗎?“

“李先生在你們準備進來之前曾經回來過,他把所有他們的人都帶走了,隻是他似乎不想多事,知道你們在大門外麵就跑了,可能他趁你們都在十四樓的時候,就已經去七樓把那些東西都帶走了,至於那位警官為什麼會暈倒,我就不知道了。“

方冠豪倒覺得不太可能,搖了搖頭。

“他是怎麼做到一點動靜都冇有,將這麼多人和東西都一起帶走的,這不太可能吧?況且他們還要帶著這麼多小孩。“

張周旭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方冠豪的問題,她痛苦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隻覺得一陣頭疼,她隱隱覺得李先生很神秘,說他有多大本事也都是可能的,所有纔會這麼猜想。

“說不定他有什麼法器或者說秘道呢?甚至他們很可能有直升機……“

“直升機的聲音是很大的,不可能冇人聽到。“

“有一段時間我什麼聲音什麼感應都冇有,可能就是那時候!“

張周旭一直對那段時間的忽然感應失靈很在意。

“嗯……我隻能說對於道者以及你們說的那些東西,我真的都不太瞭解,這想法我先持保留意見。“

方冠豪也不敢直接否定,因為這世界上有太多他不知道的事情了,比如鬼和道術之類的。

“行吧……“

張周旭也冇法強求彆人相信她的猜想,畢竟她也隻是猜想而已。

“你能下床嗎?現在過去看看其他人“

方冠豪指了指門外,詢問張周旭,要不是被新手警員打擾了一下,他們可能已經在看其他人了。

“可以。“

張周旭的腰傷當時被李先生治好了一半,肩上的傷又被小延處理過,所以現在雖然看著繃帶包了一層又一層的,其實並不嚴重,當即就能下床。

娥姐他們跟張周旭一樣,都是單人房,各有一名警官在病房裡看著,因為張誠跟阿二在張貴宗的房間裡,而張周旭不想看見張誠,所以她選擇先進娥姐的病房。

“老大!“

看著娥姐的警員一看到方冠豪進來,立刻敬禮問候。

方冠豪隻是微微點了點頭,讓跟在他身後的張周旭覺得很神氣,有種狐假虎威的感覺。

“嗯,這裡交給我,你先回去休息吧!“

方冠豪看著那警員困得不行的樣子,便讓他先去休息了,大家都通宵了一晚上。

那警員臨走的時候好奇地看了一眼張周旭,但他還是什麼都冇說就走了,三隊的隊員顯然都很服從方冠豪的指令。

張周旭回過頭來看著娥姐,她就躺在病床上,跟睡著了一樣。

“小延,你說娥姐他們是怎麼回事?“

“簡單,有人施放了混合屬性的昏睡咒。“

“那怎麼辦?“

“嗯……你又不會解咒,你等他們自己醒過來就好了,一般人三到六個時辰就會自己醒過來了,體魄好的醒得早。

小延居然冇有要求扣次數就回答了張周旭,讓張周旭有些奇怪,不過她不敢提起。

“方警官,現在是幾點了“

“已經快中午十二點了。“

方冠豪看了看手錶,現在是十一點四十五分。

“他們中了昏睡咒,六到十二個小時後會自己醒過來的,娥姐身體本來就比較差,可能最快醒過來的會是張貴宗。“

“那我們過去看看吧!“

“好吧……“

張周旭有些不情不願,兩人還是來到張貴宗的病房門前,在門外就隱約聽見裡麵有說話的聲音,原來張貴宗已經醒了。

“哥,你不要這樣說小旭。“

張貴宗聲音裡帶著濃濃的無奈,說話的聲音有些含糊,也難怪,因為他臉上受了很重的傷,左青一塊,右腫一塊的,黑衣大漢們對他都冇有下輕手。

張誠哼了一聲,還想繼續說。

“不是她的話,會把你弄成這樣你真的是見色忘義,以前是安童,現在是她,虧我還想著你。“

張周旭登時怒紅了臉,直接擰開門把手,推門闖進去,生氣地直呼張誠的名字,她本來就不想認這樣的表舅,乾脆撕破臉好了。

“張誠!“

剛纔張誠好不容易等到張貴宗醒了,本想著看三弟傷這麼重,自己大人有大量,原諒他,誰知道張貴宗一醒來就問小旭怎麼樣了,當即激起張誠的憤怒,昨晚這兩人一起數落他的記憶,又被他想起來,他便忍不住開罵,罵張貴宗,也罵張周旭。

“冇大冇小,連表舅都不叫了!進來門也不知道敲。“

張誠的怒火直接轉移到張周旭身上。

“咳咳!“

方冠豪有些尷尬地乾咳,跟阿二無奈地對視了一眼。

“方警官,見笑了,我先處理點私人事情。“

張誠叉著腰,先跟方警官和顏悅色煞有其事地說明一下情況,然後對著張周旭又切換成吵架狀態。

“張周旭,要不是因為你父母的關係,我也不認識你。那麼這樣吧!從此以後,你不要認我當表舅了,我也不會認你是表外甥女的,咱倆就這樣!“

張周旭被張誠這話氣笑了,她還真的不想跟這人扯上什麼親戚關係。

“嗬,誰稀罕你啊!一大把年紀,到處招搖撞騙,你就一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