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冇有人捧著書,那書卻能自己浮在半空中,就這樣詭異地漂浮在他的正後方,距離他身體約一米遠的地方,書頁迅速翻動到古書靠後部分的某一頁。

那古書背後浮現出一個巨大的藍灰色半透明虛像,有些模糊,而且虛化,使得肥黑看得不太清晰,其形態像龍,又有點像蛇,以他的閱曆和見識,實在是不知道這到底是一隻什麼東西,既然有妖氣,那它應該是一隻妖,它的爪子很鋒利,爪尖輕輕點到書頁上所畫的符文上,然後爪尖輕巧地向上一抬,指向肥黑。

“什……“

肥黑驚恐地看著那指向他的爪子,那爪子上的指甲尖銳,還帶著倒鉤,他吃了一驚,話都還冇說全,瞬間就失去意識了。

古書翻到的這頁剛好是震魂符,可以使被符命中的人體內靈魂激盪,靈魂劇烈震盪之後會讓人暈倒,失去意識,靈魂在受到震盪以後會慢慢修複,但這個時間因人而異,這是一個高階的混合屬性茅山術,張周旭至今還冇學到。

本來肥黑的金戒指是可以反彈茅山術的,可那是需要他自己主動觸發開啟的,如果他在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攻擊,那戒指是不會被動觸發,肥黑就這樣被小延的茅山術擊個正中,瞬間失去意識,倒在地上。

那咬緊張周旭的黑暗能量球也隨著肥黑的倒地而鬆開了,瞬間收縮變回網球大小的小黑球,無力地掉到地上,甚至還彈了兩下,然後才滾回到昏迷中的肥黑的手邊停下。

其實那黑球裡麵儲存的黑暗能量已經全都傾瀉到張周旭身體裡麵了,一開始還是球在主動灌輸,待覺醒了鬼王的那部分黑暗能量後,球裡的黑暗能量就是被強行快速吸取的,直接吸乾了。

張周旭無力地跌坐在地上,整條左臂還是麻木,冇有任何知覺也不聽使喚,隻能靠著右臂勉強支撐。

那球的旋型刀片一抽出來以後,張周旭的血便開始往外湧出來,頃刻間她感覺天旋地轉,自己似乎快要昏厥過去了,全身虛脫疲軟。

小延看了看肥黑的戒指,冇有說什麼,視線也冇有停留多久,就從肥黑身上移開目光,看向張周旭,小延的本體便是那巨大虛像,隻見它搖了搖頭,然後用伸長的龍爪子又翻了下古書的書頁,翻到某一頁才停了下來。

茅山術在小延手裡用的是得心應手,一個止血符立刻封上張周旭的傷口,肩部的鮮血便立刻止住,紫黑色的血液染上了她肩部的衣服。

張周旭的血液中帶著濃鬱的黑暗能量,血液一旦離開張周旭的體內,那些黑暗能量便自行逃逸而出。

因為血中的黑暗能量濃度極高,所以那遊離在空氣中的黑暗能量看上去是一團灰黑色的氣體,本來受到鬼王黑暗能量的指引,那些遊離黑暗能量是想迴歸到張周旭體內的,結果被小延伸出的爪子及時虛抓一下,雙方稍微拉扯了一下,那黑暗能量氣體便立刻調轉了方向,被吸取到了小延的虛像裡。

血液中的黑暗能量因為逃逸了,所以血便恢複了原本正常的鮮紅色,使得張周旭傷口周邊的衣服上那些血跡也變為紅色的。

古書書頁中本來就印有茅山術的符文,相當於本來就有無數種可以永久保留下來的符咒,小延隻不過是借用了那些符文罷了,法力自然用的也是當初馬東南儲存在其中的法力。

張周旭神誌迷迷糊糊的,雙眼也朦朦朧朧的,她已經很努力想堅持著自己上半身挺直的姿勢,嘗試無果,頭實在太暈了,已經跌坐到地上還未夠,整個人失重般直接往後倒,重重倒在地上,頭著地,讓她又痛又暈。

張周旭迷離地看著正上方,天花板在她眼裡不斷旋轉和扭曲,然後她就被蒙上了一層不太濃重的陰影,那是因為頭頂上那片天花板被小延的虛像擋住了。

小延的下半身好像一條蛇,冇有腳,隻有圓滾滾的長形尾部,但上半身卻是龍的模樣,龍角,龍鬚,還有兩隻帶著鱗片的龍爪,它剛纔看見張周旭倒下,便收起了古書,拖動著長長的尾部,往張周旭身邊過來,它居高臨下看著張周旭,大概是要判斷一下張周旭是不是快不行了,然後朝她伸出兩隻龍爪,移到她胸口的正上方位置,離她身體還有約半米的高度,呈虛抓的狀態。

灰黑色的黑暗能量氣體像受到磁力吸引般,開始零零星星地從張周旭身體裡麵往上冒出,然後緊跟著越來越多的氣體開始從她體內飄散出來,慢慢往小延虛像的方向靠攏,雖然有一個什麼力量在努力拉扯著,可是終究敵不過小延的吸引力。

張周旭似乎慢慢感覺到身體狀態變好了一些,頭冇那麼暈,眼睛能夠看得清楚些,然後她忽然聽到有一個讓她毛骨悚然聲音在說話。

“小延,你也敢來壞我好事“

這聲音竟然是鬼王的聲音,張周旭立時嚇了一跳,雖然依然有些頭暈,但她的意識還是清醒的,一下子就被這聲音嚇得冒出冷汗,那聲音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她身體冇有動,但眼睛卻是四下亂瞄,那聲音聽起來像是各個方向無處不在,仔細一推斷倒像是從自己身體上發出來的。

小延並冇有張周旭這麼驚訝,淡定地回答。

“是我,那個老傢夥叫我轉告你一聲,他一定會阻止你的。“

鬼王聽完沉默了一會,再次說話時聲音裡聽得出來它有些咬牙切齒,帶著濃濃的怨氣,如果說它想殺了小延口中的那個老傢夥,張周旭也是相信的。

“果然是他!是他!當初我就不應該來找他商量!“

小延的態度確實冷冷淡淡的,它隻想完成自己的任務而已。

“好了,話已經帶完了,你可以走了。“

鬼王那怒氣又遷移到小延身上,似乎想打感情牌。

“小延,當初我待你也不差啊!“

小延手上的動作依舊冇變,吸取的黑暗能量越來越多,它的虛像也變得越發凝實,對於鬼王向它打出的感情牌,一點反應都冇有。

“不差嗎?我不記得了。“

鬼王被氣得語塞,但也隻能吞下這口氣。

“好,很好,算我以前白瞎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