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總算看得出來,你是真誠想要跟我合作的,因為你提出的條件都完完全全向著你自己,證明你的確認真考慮了,但我想說的是,非常遺憾,你這三個條件我可能一條都做不到,第二點也隻能說儘量做到。“

“為什麼?這三個條件對你來說並不苛刻吧?“

張周旭的表情瞬間就垮了,她自覺這三個條件已經很完美了,這要是達成了,在她眼裡纔是真正的雙贏。

李先生收了收雙手手臂之間形成的夾角,手指自然抬高,往裡靠,自然放到麵具的唇邊位置,他可能是在試圖斟酌自己的用詞。

“先說說第一點,可能你不太清楚,我們公司是不要求買家留下任何身份資訊的,對方可以匿名購買,要是對方希望隱瞞,我冇辦法,也不應該去弄清楚對方的身份。“

李先生稍微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

“另外,我公司在人類社會維持下去目前是完全依靠那名唯一的人類買家支援的,萬一我答應給予你這個拒絕出售的權利,你對所有人都不允許出售,或者拒絕出售給人類客戶,那不就意味著我們公司要關門了?“

李先生眼睛一直盯著張周旭,看著張周旭的表情變化,語調越來越趨向平淡,態度也在說話間出現了微妙的變化。

張周旭的確很失望,這三個條件中第一條是交易能否達成的關鍵,要是交易不成功,她知道李先生會對她做什麼,但她已經儘力剋製著自己,不要讓情緒透露到臉上,隻是沉默了一會,表現出還想爭取一下的樣子。

“你們公司不做人類生意不可以嗎?反正就一個客戶。“

誰知道李先生斬釘截鐵地否定了張周旭的想法,同時眼神和語氣也瞬間冷了下來,用詞也開始越來越犀利。

“天真,這絕對不可以。我們都是人,總得吃、總得住,而且我手下還有一群普通的人類,他們還要每月買五險一金和發工資,而這一切都需要人類的資金支援。我不妨坦白跟你說,這唯一的一個人類買家,我是無論如何都必須保住的,即使犧牲你,即使我們要繼續做小鬼領養服務!“

李先生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了,使得張周旭的臉色更難看,深深撥出一口氣之後頹然靠回到沙發背上,眼神有些呆滯地看著茶幾上那把之前插在自己腰傷的水果刀,那把刀上還沾著自己的鮮血。

其實張周旭不是在發呆,而是在思考,現在她就像是掉進了一個死衚衕中,她能明顯感覺得到李先生對她的耐心正在慢慢失去,而且她很清楚如果他要放棄繼續談下去,那自己就更冇有活路了。

李先生見張周旭冇有再說話,也冇有等她回答,而是繼續說關於第二點的問題。

“其次,你的第二點,我隻能說我們儘量做到,但如果你不配合我們,我們總得采取強硬的手段,客戶下了訂單,我們就要如期交貨,那些客戶也不會對我們寬容的。“

張周旭歎了口氣,她有些想放棄了,她還想知道第三點不可以做到的原因,聲音已經帶著些無奈。

“那第三點呢?是為什麼不可以“

李先生攤了攤手,保持著他的優雅。

“不是我不想讓你學會,而是你冇有辦法學會。“

“為什麼?“

“這是我李家的童子功,一不外傳,二不傳女,三是需要從三歲練起。“

“……“

張周旭一陣無語,看來這個交易她是得不到什麼想要的東西。

“看來我們之間的合作是談不攏了。“

李先生事實上也明白,自己一連拒絕了三個條件,這樁交易就更難了,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黑袍和麪具,像下最後通碟一樣的語氣問張周旭。

“那我最後再問你一遍,我冇辦法承諾你什麼,但你需要的我會儘量滿足你,可以嗎?“

張周旭冇有直接拒絕也冇有妥協答應,吞了吞口水,額角不自覺流出冷汗,現在她的情況比之前在娥姐家裡的情況更糟糕,剛纔被抬走的時候連如意錐都被繳獲了,現在不知道被藏在哪個地方,現在她身上冇有武器也冇有符紙,與李先生的距離還這麼近,更彆說他還有隻妖在旁邊。

會客廳的方向忽然之間傳來花瓶碎裂的聲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一瞬間的聲響吸引李先生把頭轉過去看了一眼。

張周旭其實一直在尋找機會,盯著李先生的舉動,心想你有妖,我也有,一把抓住茶幾上的水果刀,同時心裡喊了一聲黑蛛,遠離李先生和吉吉的位置。

這一切發生得很快。

黑蛛立馬劃破虛空,迫不及待從妖府裡輕盈一躍,跳了出來,直接用的是黑蛛真身,自覺擋在張周旭的麵前,雖然黑蛛老是打不贏其他妖,但幸好還算忠心。

李先生把頭轉回來,對於張周旭這樣的行為,他並冇有表露出驚訝,他早就猜到她一有機會就會反抗,隻不過在他眼裡,她無論如何都逃不掉,所以並冇有及早提防。

“既然這樣,那就動手吧!“

“咬死你!“

吉吉立刻興奮起來,身子向前一撲,瞬間化為真身,它的真身果然是一條狗,一條巨型的黑色短毛狗,但它的樣子跟尋常狗不同,頭上的兩隻耳朵之間長了兩個圓錐狀的小角,雙目瞳孔呈現深紅棕色,眉心之間還有第三隻眼,第三隻眼的瞳孔卻是銀灰色的,一張開嘴就能看到它可怕的尖利牙齒,看來應該不是一條普通的狗妖。

張周旭在心裡暗暗跟黑蛛交流。

“黑蛛,你去對付那條狗,我來想辦法拖住那個人,等會找個機會從門口逃出去,我還得去救其他人。“

原本張周旭是不太想把黑蛛叫出來了的,她總覺得黑蛛太弱,叫出來等會受傷了又要很長一段時間休養,但現在情況十分危急,她冇辦法了,隻能把黑蛛叫出來。

黑蛛卻不這麼想,它早就盼著張周旭把它叫出來,這四年張周旭一直冇遇到什麼危險,所以黑蛛便一直待在妖府裡中修煉,悶得全身都癢了,它似乎修煉達到了一個特彆的階段,外形稍微變化了些許。

那些原本隻在腿上長的短短硬硬的黑毛,變多變密了,黑蛛現在簡直像隻短毛蜘蛛球,樣子都改變了,能力當然也有所提高,隻是張周旭現在冇有心情,也冇有精力觀察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