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一本秘籍、一段奇聞、一件奇珍異寶,隻要是稀奇的、我不知道的,我冇有的,我都有興趣。“

李先生說完,看了看牆上掛著的古式掛鐘,又一次催促張周旭。

“時間不多了,我的耐性也冇有你想象的那麼好,你還不答應嗎?“

張周旭其實不太明白李先生為什麼會說時間不夠,但心裡因為是認同的,便自自然然地忽略了過去,她心裡還想著要是一筆道長來救她,他們都打不過他。

“我需要時間考慮考慮,你不如先幫我止血治療,不然你這皮沙發被我的血染臟了,我可不賠啊!“

張周旭的聲音裡帶著滿滿的疲憊,音量越說越小,這背後傷口的血流得越多,她的眼皮越是沉重,身體的溫度也在極速下降,這邊還要一直跟李先生說話周旋,又需要消耗非常大的精力和腦力,而且今晚因為下課之後就跑到演唱會場地去了,冇有讓臻跟她交換黑暗能量,她好像感覺到體內屬於鬼王的那部分黑暗能量開始蠢蠢欲動。

李先生見張周旭一副不答應不拒絕的態度,分明就是在拖延時間,根本冇有真正考慮跟他合作,另一方麵可能是耐心真的被磨光了,他瞬間收斂了笑容,轉過頭問一旁站了很久的吉吉。

吉吉的視線一碰到李先生的目光就高興,直接抱了上去,正好圈著他的脖子,顯得很親密,讓本來因為張周旭而有些生氣的李先生火氣立馬消了下去,但語氣還是故意強硬起來。

“吉吉,是誰把她放我沙發上的,對待這種不知好歹、不識時務的人,給我直接扔到地上就好了。對了,記得找一塊冇有地毯鋪著的地方,不然地毯沾了血跡也不好清理。“

張周旭一聽急了,剛纔還在勸說合作,這李先生怎麼翻臉比翻書還快,唯恐會被關起來等死,陷入更不利的境地,她趕緊大喊。

“喂!我要是傷勢過重,失血過多死了,你也彆想合作了!“

李先生嗬嗬假笑了兩聲以作迴應,不為所動,這讓張周旭心裡更慌了,接著他又說道。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六陰之體死後,靈魂是不滅的,也不會投胎,似乎比現在的你要好掌控得多。要不,吉吉你幫我處理了她“

“好,那我現在就把它丟進禁室,等她死了再抓她靈魂出來。嘿又能吃到一頓人肉大餐了!“

吉吉立刻應了一聲,話語裡還有點小興奮,轉身就準備靠近張周旭,對於李先生的命令它都是堅決執行的,也冇聽出來李先生是真的要把張周旭扔出去還是隻是嚇唬嚇唬她。

張周旭腦袋裡立馬想象出來,自己的靈魂被吉吉殘忍抓住,還要看著自己的屍首被它瘋狂撕咬、飲血吞食的情景,乾脆咬了咬牙,閉著眼睛答應了。

“我跟你合作,可以了吧?我答應你了,你至少先給我點甜頭,幫我治療了,讓我好過點!“

“吉吉,回來。“

李先生嘴角勾起一抹腹黑的笑容,他本來就是準備嚇唬嚇唬張周旭的,他自有一套做商人的原則,信奉以和為貴,先禮後兵,而且他相信自己的直覺,他覺得不是非到最後一刻,最好還是不要把張周旭逼急了,畢竟她是六陰之體,除了黑暗能量,有待挖掘的價值說不定還有很多,最好的關係就是合作夥伴,而不是強迫她就範,不然未來想要合作就難了,既然他現在已經得逞了,見好就收,便把準備動手的吉吉叫了回來。

吉吉已經撲到沙發上了,被李先生這樣硬生生叫住,心裡很不爽,眉頭皺成一個川字,撅著嘴回頭,有些幽怨地看著李先生。

“早這樣不就好了!“

李先生招了招手,讓吉吉回來,吉吉便聽話地回到他身邊,然後他摸了摸吉吉的頭以示安慰,收回手之後,又拿起書桌上的白色麵具重新戴回到臉上,他似乎很注重自己資訊的保密,走到張周旭的沙發前,低頭看著她的背部傷口,動作很快地忽然出手,一下子握著那把水果刀的刀柄往上垂直拔出,幾乎是同時,另一隻手的白手套覆蓋在她的傷口上麵。

“啊!“

張周旭冇想到這痛感這麼刺激,毫無形象地慘叫一聲。

預想中的鮮血四濺並冇有出現,張周旭叫了一聲之後就冇聲音了,因為她立刻感覺到背上的傷口散發著一種暖洋洋的溫暖,微微的灼熱感,還有一種輕度的瘙癢感,讓她舒服得犯懶,身體直髮軟,呻吟的聲音被她緊緊咬在嘴裡,她可不能在彆人麵前這麼丟臉,特彆是剛纔他們兩個人還幾乎吵起來了。

傷口處的血很快就止住了,而且張周旭的傷口也在慢慢往好的方向發展,張周旭感覺得到這是木和水屬性混合的滋養咒術,而且李先生的法力是來自於修煉純正的光明能量而來的,跟張周旭法力裡的氣息簡直像兩個極端。

即使他們兩人同樣是施放治療的咒術,張周旭給彆人的感覺會是清涼,而李先生給人的感覺是溫暖。

再換另一個角度推理,那就說李先生法力這麼強,跟他擁有大量的黑暗能量資源可能無關,也就是說他可能擁有修煉純正光明能量的秘籍或者說方法,這可能對張周旭來說是有大幫助的。

張周旭這邊是被治療了,但那一聲慘叫卻把房間外的人都嚇了一跳,十個黑衣大漢隻剩下兩個人留在會客廳處看著娥姐夫婦他們,肥黑回自己房間治療了,其他人回自己房間休息一下,剩下的兩個人齊齊看向走廊儘頭的房間,不過以他們的角度自然是看不到張周旭他們到底在乾什麼的。

那些黑衣大漢都是底層員工,還冇有資格知道李先生把人帶回去的意圖是什麼,所以纔會以為李先生是要折磨張周旭的,配合這慘叫聲,更像是印證了他們的猜想一樣。

“我就說,她肯定活不久。“

阿坤旁邊的黑衣大漢聽到慘叫聲立刻用手肘撞了撞阿坤,他就是剛纔跟阿坤一起抬張周旭的人。

阿坤想回答一句什麼,一轉頭看見張貴宗眼睛睜開了,正是他們兩個負責看著捉回來的三個人,免得他們跑出去亂說話,打擾李先生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