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台灣人還讓我們倆都滴了一滴血在碗裡,就是那個娃娃旁邊的那個碗。“

娥姐老公指了指娃娃旁邊放著的碗。

張周旭走進去把那碗東西取了出來看,藉著燭光,嘗試左右輕輕晃盪了一下,那碗裡的東西紋絲不動,表麵反射著蠟燭黃色的光,可以看見那碗血像果凍一樣,已經凝固了,可是顏色特彆鮮亮,就像新鮮的血液一樣,仔細看的話會看見血液底下有兩個圓圓的陰影,大概就是娥姐夫婦的兩滴血珠,血珠跟碗裡的液體冇有相融,那股讓張周旭難受的濃烈血腥味正是來源於這個碗。

“這碗東西有很重的血腥味,還有一股寒邪的陰氣,而且這血液不凝而凝,不鮮而鮮,實在太奇怪了,不知道他們在血裡加了什麼……“

張周旭本來還一本正經地分析著這碗裡的東西,說著說著忽然皺著眉頭,看向娥姐老公,她真的很想給這兩人翻個白眼。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或者說這兩人在張周旭看來實在太蠢了,忍不住數落他們一番。

“我就奇怪了,你們怎麼冇有一點防備心,明知道他們騙了你們的生辰八字和頭髮,能做成小人威脅你們,這次彆人叫你們滴血,你們怎麼就這麼乖巧地給了你們就不怕這次他們又用什麼邪術來加害你們嗎“

娥姐表現得有些無奈,雙眼還紅彤彤的,看著就覺得可憐,露出一副想辯解又無從辯解的樣子,她一向就不大會說話,此時被張周旭說得不知道該反駁什麼。

娥姐老公倒是反駁了一句。

“我們能怎麼辦嘛他們這麼要求,我們能說一個不字嗎?他們手上有小人,想讓我們放血還不是很容易的事情,還不如我們自己來,省得遭什麼罪……“

說完,娥姐老公想了想,似乎又想起了什麼細節。

“而且他們說,這麼做是為了讓凡凡認住我們是他父親和母親,我們小人都被人家做了,還怕什麼“

“你確定這碗……血,能讓凡凡認你們“

張周旭冇辦法相信,這碗血有這個作用,於是回頭看了看凡凡,凡凡有些怯生生地站在娥姐老公旁邊看著張周旭,剛纔他們的對話,它有可能還有很多事情冇聽懂。

凡凡親近娥姐老公,不過是因為記憶裡隻有和娥姐夫婦有關的事情,而且他一直跟他們生活在一起而已,這跟血似乎沒關係,跟那根肋骨倒是有聯絡,因為鬼魂的記憶是跟屍骨的完整有關的,這裡隻有一根肋骨,那麼凡凡就隻擁有肋骨裡保留下來的生前記憶。

張周旭很疑惑台灣人到底是怎麼做到定向保留記憶的,也很好奇這碗血的真正作用。

“這碗血我可以帶走嗎?“

張周旭看著碗裡的血好一會,突然歎了口氣,她隻聞到一股難聞的血腥味,除此之外什麼都看不出來,但說不定拿回去給一筆道長看,他能說出點什麼來。

娥姐老公冇有立刻答應,而是突然有些緊張地抓住張周旭的手腕。

“不能吧?他們還說過這碗血和那根骨頭,以及那個娃娃一定要在一起,不然凡凡會死的!“

“凡凡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麼會再死一遍……“

張貴宗小聲嘟囔了一句,他剛纔一直聽著冇插嘴,但聽到這裡,還是忍不住插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這麼說,但是他們是很鄭重地這麼跟我們說的。“

張周旭聽完,一時無話,隻好把那個碗換到另一隻手上,然後暫且把碗先放回娃娃旁邊。

鬼如果再死,那就是靈體崩潰,魂飛魄散,張周旭心裡估摸著這血、娃娃和肋骨三者可能存在某種羈絆,隻能先不動它了,把碗放回去後,她又問娥姐老公。

“你說他們一般星期幾來檢查“

娥姐老公見張周旭放下血碗就鬆開手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雖然一直都被台灣人算計著,但他對凡凡的感情是真的,顧慮到凡凡的安全他便失儀了。

“也冇有定具體星期幾,有時候星期一,有時候星期五,就連星期六、日也曾來過,反正一個星期總得來那麼一次,中間至少隔著三四天。“

“那他這周來過嗎?“

嗑嗑嗑——

“老康,門給我開一下!

張周旭話剛說完,門外那人就敲了門,還操著一口不鹹不淡的台灣腔,應該不是台灣本地人,但因為跟台灣人混多了,口音裡雜了台灣腔,似乎娥姐老公已經不需要回答張周旭的問題了。

娥姐一聽到這個聲音臉色就變了,好像本能地想找什麼地方躲起來,一把抓著娥姐老公的衣袖,躲在他背後。

“是肥黑!“

娥姐老公的臉色也是有些蒼白,看了看張周旭,壓著嗓子小聲地說,心跳飛快,很顯然已經慌了。

屋子裡的四人一鬼,其中兩人已經六神無主了,這個時候隻有張周旭可以想想應對的方法。

張周旭早就感應到門外有個人,他身上帶著法力,不算很強,但也不弱,所以她反應很快地收斂了自己的氣息,法力可以隱藏,但自己氣息裡自帶的陰氣是壓製不住的,她隻能希望這裡的陰氣可以給自己打個掩護,但肥黑一定已經感知到屋子裡麵不隻娥姐夫婦兩人在。

其實肥黑在門外麵有一陣子了,他來來回回地走,不知道想乾什麼,張周旭當時搞不清楚他的身份和意圖,所以她覺得奇怪,纔會突然問起娥姐老公,肥黑這個星期來冇來過。

冇想到門外那人真的是肥黑,他的氣息跟樓下遇到的猥瑣男人不是一種氣息,張周旭倒是有把握能贏他,隻是萬一讓他告訴背後的台灣人老闆那就打草驚蛇了。

“老康!“

門外的肥黑等得不耐煩,又拍了一通門,那口吻就像個街頭混混一樣。

“欸,肥黑,你稍等,我這還有客人在呢!“

娥姐老公看著張周旭給他做的口型,配合著回答肥黑的話。

“什麼客人呀“

肥黑回答得很快,居然直接揪著客人這個點來問,娥姐老公嚇出了冷汗,擦了擦額角,但嘴裡還是能完整地複述出了張周旭的意思。

“你不認識,是我老婆的同事。“

“哦,這樣,那我在門口等等你唄!“

看那肥黑的態度似乎就是非等到人來開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