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十七章

打開櫃子,從裡麵拿出那隻雕花木盒子,楚亞航看著精緻的木盒子深深歎了口氣。走出廚房的時候,毫無防備突然覺得迎麵有一股陰風襲來,把他整個人都往後吹倒,重重砸到地板上。

手上的雕花木盒子雖然被他牢牢拽在手裡,但已經被陰風打開,隻見裡頭空空如也,同時陰風颳過的時候巨獸身上的人麵也消失了,那陰風溜進盒子裡麵,順道還蓋上蓋子。

“愚蠢的人類,死了還是如此愚蠢!“失去了人麵的巨獸,顯得單薄不少,他憤怒咆哮,似乎冇想到這個時候會被那女鬼拋棄。

週一柏抓住機會,拿起黃符立刻畫出剛纔畫過的複雜圖案,重重拍向它,這次居然成功把它定住。

“這好像是一隻蛛妖。“

方纔人和妖融合的時候妖氣被掩蓋住,現在分開之後,週一柏便可以立刻通過它身上的妖氣判斷出來。

焦黑女人躲到盒子裡一直冇有回話,似乎跟巨獸並不是一路的。

“小旭,我來幫小宏止血,你去收伏這妖。“

週一柏檢視了一下傷口之後,點了他傷口附近的一些穴道,像極了武俠片裡的動作,血流的趨勢似乎減慢了一些,可是還冇有止住。

週一柏轉頭拿起背囊,在裡頭翻找著什麼,蕭琴剛想提醒週一柏血還在流,週一柏就拿著兩撮黑乎乎的東西出來,用一張乾淨的黃符包著,隨後週一柏手指沾了點楚安宏傷口上的血,在黃符上畫了一個像法陣一樣的圖案,依稀可見法陣中央寫著木和水。

那黃符包著的東西在週一柏手掌中突然無火自燃,發出滋滋的響聲,還混合著木頭灼燒的氣味。

奇怪的是週一柏並不覺得那火燙手,等東西燒糊之後直接按在楚安宏的傷口上,填補了血洞,慢慢就止住血了。

“周先生,你給我兒子糊的是?“

“哦,冇什麼。是桃木碎屑,可以驅除剛剛蛛妖留在他身體裡麵的妖氣,其次也能堵住傷口。“

蕭琴不放心週一柏所糊的東西,而週一柏脾氣很好,不惱不急,耐心的給她解釋。

另一邊,張周旭以自己未乾的血畫了降妖符,一拍蛛妖那胖大的腹部,蛛妖被定身壓根無法反抗,隻能含著恨意瞪著雕花木盒子,大概是穿過盒子瞪裡麵的焦黑女人。

蛛妖噴出蛛絲把自己包成一個繭,不再動彈,正是被收伏了的表現。

“話說,那個焦黑女人怎麼會突然跑了?“張周旭把最大的威脅解決後,跟週一柏討論起來,實在覺得這局麵扭轉太快,甚至可以說是不可思議,明明它們還占著上風。

“那隻能問她了。“

週一柏把一個辟鬼符貼在木盒子上,然後打開蓋子,那焦黑女人再出現的時候身影變得虛幻了一些,因為她是被週一柏驅趕出來,此時跌坐在地板上。

“我不……想害……人,我隻想……回……家。“那焦黑女人似乎很虛弱,也無意再反抗。

週一柏眼光不在它身上,而是拿起盒子仔細端詳,那盒子四平八穩,以花梨木為主材料,上麵鑲嵌了莊嚴的帝王黑玉,雕花精緻,形狀類似一個縮小版的棺,這麼一看,再結合帝王黑玉的用途,倒像是一個壽盒。

“那隻蛛妖是在盒子裡守護你的“張周旭蹲在焦黑女人麵前,指著蛛妖問道。

“不,它……想吃……我,也一直……逼我……害他們。“焦黑女人搖了搖頭,看著蛛妖的繭有些害怕。

“所以你剛剛一有機會就逃走了“張周旭說話的態度軟化下來。

“我隻想……回……家。“

“這裡麵裝的本來是你的骨灰“

張周旭引導式地讓焦黑女人吐露出更多的資訊。

“是,我在……裡麵……很久……很久了,後來它……來了,一直……想吞了……我,逼我……跟它融……合。“

“楚叔叔,盒子裡麵的骨灰呢?“

“什麼我冇聽明白,這是骨灰盒“楚亞航急得跳起來。

“我……我買的時候盒子就是空的。“楚亞航見眾人不說話,一著急舌頭就打結。

房子裡的四人一鬼此時都盯著楚亞航,就等著他怎麼自圓其說。

“對了,本來盒子蓋的裡層貼了一張紅色的紙,大概是這張符的大小,差不多寬,差不多高的,後來我也不知道怎麼蹭掉了的。“

張周旭一聽,跟週一柏交換個眼神,心裡大概有底。

“你確定那是紅色符不是有什麼圖案的?“

“對啊,就是整張通紅的。“

週一柏立刻麵露痛苦之色,而張周旭倒是一臉淡然。

“你生前是六陰之體“

張周旭望向焦黑女人。

“什……麼“

很明顯這女鬼已經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骨灰對於鬼魂來說相當於是生前記憶的載體,骨灰丟失會導致靈魂失去生前記憶,隻有死後的記憶。

“這紅符是用來封印六陰之體的符,我曾在宗祠的典籍裡麵看見過。“週一柏翻過所有能看到的關於六陰之體的典籍,所以非常清楚。

六陰之體的鬼魂不散不滅,註定不能進入輪迴,陽間冇有一個道者有法子超度它。六陰之體有多悲慘,張周旭早就清楚了。

“我們冇辦法超度它,大概隻能讓它回去盒子裡,然後……。“

永遠封印四個字,張周旭看著焦黑女人根本冇辦法說出口,因為她總感覺似乎是看著未來的自己,百年以後,或者根本不用幾年,她開始每月反噬之後,萬一哪一次冇挺過去,她就變成跟它一樣,陽間的孤魂,不散不滅,隻能被永遠封印。

週一柏當然早就知道六陰之體的下場,他心疼地輕輕抱了抱張周旭。

這晚的風波基本已經平息,楚亞航歎了口氣,悶悶不樂地坐在沙發上,遙望著窗外黑漆漆的一片。

那個代表了他整個青春的女孩,真的已經走了,連化作鬼魂都不曾回來乾擾他的生活……

“航哥,你肯出來見我,我已經很感動。我知道你已經娶了彆人,可是我心裡始終隻有你。我不是要你離婚,我隻想你偶爾能……陪陪我。“

北方的大冬天,飯店的窗外下著大雪,小婷帶著一頂溫暖的鵝絨帽,依然是一頭長長的烏黑秀髮,隻是臉上不再青春洋溢,不再是一片明媚,而是哀怨又怯生生的,低微到塵埃裡,生怕說錯一句話就會被楚亞航拒絕。

“小婷……我……我很愛我老婆,我今天揹著她出來見你,我已經很愧疚了。“

“航哥……求求你了,我父母已經走了,我……你是我在這世上唯一的念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