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十八章

“你彆這樣說,小婷。我們年紀都不小了,你還是去找個更好的男人愛護你,陪伴你吧。“

“我不……我隻要你。“

小婷的眼淚從眼角滑落,那雙眼睛楚楚可憐地注視著楚亞航。

“我們一家人過得很好,我不希望有任何改變。“

楚亞航低垂著眉,始終不敢看小婷一眼,他生怕再看到那雙眼睛,自己就會不堅定,始終對麵坐著的人曾經也是自己的心頭肉。

“好,我不會再乾擾你們。“

小婷一口悶下酒杯裡的二兩白酒,整張臉脹得通紅。

“小婷,你不能喝酒。“

“不用你管了!“

小婷一杯接一杯的喝,眼淚流過臉頰,從下顎骨一滴又一滴的滴到桌子上。

“我……我老婆讓我早點回去,先走了。“

楚亞航說罷直接站起身子,轉頭就想跑,他看不得小婷這般模樣,心裡也在滴血,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對不起自己的家庭。

“航哥,你真的不要小婷了?“

背後傳來小婷的喊叫聲,整個飯店的人都向他們看過來,可是既然楚亞航選擇離開,就冇有再坐回去的道理。

他走了,冇有回頭,甚至冇有跟小婷再說一句話。楚亞航以為他的絕情可以讓小婷死心,然後找彆的人過下半輩子。

冇想到等來的卻是醫院的領屍電話。

“楚亞航,你在想什麼呢?“

蕭琴推了推楚亞航。

“還有點害怕,歇著呢!“

楚亞航隨意應付了一句,冇有引起蕭琴的懷疑。

焦黑女人又如願回到了盒子裡,週一柏迅速貼了張符在上麵,然後在楚家三口的目光追隨下將壽盒塞進背囊裡。

不過這符隻是暫時讓它乖乖待在裡頭的,封印還得回祠堂再說。

與楚家三口告彆以後,週一柏和張周旭走在回家的路上。

漆黑的夜裡,潮濕的路上,隻有幾盞路燈在幽幽地發亮,一大一小兩道身影在暗處走路,發出悶悶的聲音。

“小旭,這世界這麼大,說不定六陰之體不能輪迴的事情還有解決的辦法,我們不能灰心。“

“嗯……“

“你說,我跟你媽在撿到昇陽秘籍之前,哪知道這世界上還有能緩和六陰之體剋製的辦法。

“嗯……“

“這開國之後丟了那麼多秘籍,說不定北派還留著相關的秘籍,如果北派冇有,在國外也是有可能找到的。“

“爸,我早就看開了。“

“好,小旭,爸媽會一直陪著你的。“

週一柏看了看身邊的女兒,當年埋在白毛巾裡那個小小的肉團已經長成一個小姑娘,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

“對了,媽一開始不是說要一起來嗎?“

“我讓她在家裡等,畢竟她的身子現在不適合再用法術了……“

“媽以前是個很優秀的道者吧?“

“你媽以前可威風了,茅山南派前無古人的女道者,天資得天獨厚,其實女人更適合修煉茅山術,隻是女人每月總會有那麼幾天能力下降,可她都克服了,十七歲就獨當一麵,提前完成成人禮任務,若不是因為……她怎麼會過成這樣……“

“對不起……“

“傻孩子,跟你沒關係。“

“為什麼我會是六陰之體……“

“這大概跟張家的詛咒有關吧……“

“張家的詛咒“

“這些故事很沉重,以後再告訴你吧。“

已經是深夜,張如寶和張若柳應該都睡了,家裡一片漆黑,連一盞燈都冇亮。

“稀奇,我們還冇回家,媽居然能睡得著“張周旭打趣道。

“不許笑媽媽。“週一柏寵愛地笑罵道,可他心中也有些疑惑,因為張若柳自從身子毀了之後就變得特彆冇有安全感,張周旭和週一柏不在家裡就睡不著覺,即使再晚她也會待在客廳等著。

進了門,二人躡手躡腳放好東西,各自溜進房間。

張周旭脫了潮濕的外套和襪子,便立刻倒到床上,沉沉睡去。對於一個十歲的孩子,這睡覺時間實在太晚了。

直到生物鐘喚醒自己,張周旭才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窗外一片清冷,正是平日開始練功的時候。

她調息吐納,氣轉幾個小週天、大周天,氤氳升騰,陰氣如一股白霧一般被慢慢逼出體外,附著在牆上凝結成一層冰霜。

她趁著年紀小,把經脈裡的陰氣多逼出一點,以後的反噬就可以輕一些,這也是昇陽秘籍裡有提過的每日修煉功。

張周旭運好功,便起身刷牙洗臉,洗過澡之後才走出房間,結果看了一圈什麼人都冇有,平日裡這個點數張若柳和週一柏不是在昇陽就是在吃早餐。

找不到張若柳和週一柏,她隻好去敲舅舅的房門。

“舅,開門!“

“乾嘛“

過了一會,房間裡傳來張如寶慵懶頹廢的聲音。

“你還不起床?“

“我又不會練功,又不會作法,那我起這麼早乾嘛?“

“昇陽符隻是保你不被我剋死,你也得多吸點太陽初升之氣,這樣你纔能有好運氣。“

張周旭叉著腰,實在受不了這個舅舅。

“你知不知我爸媽去哪了?“

“不在嗎?不知道啊……“

張周旭也不想理他,撇下他又跑去爸媽的房間,裡麵收拾得整整齊齊,好像昨晚壓根就冇睡過覺一樣。

“太奇怪了……“

張周旭皺著眉頭走到冰箱前,看看有冇有留下的字條。

果然,冰箱的磁鐵下有兩張新的紙條。

紙條一:

我要去北派,問問有冇有恢複能力的辦法,有事電聯。媽媽

紙條二:

小旭,我去找你媽回來,你跟舅要好好的。爸爸

“舅,媽昨晚就出去了?“張周旭大喊道。

“嗯?“

張如寶含糊地應了一聲,也不知道有冇有聽到張周旭說什麼。

“張如寶,彆睡了,你這隻豬!“張周旭一覺醒來爸媽都出門了,本就有些惱怒他們不帶上自己,現在一肚子火全撒在張如寶身上。

“蜘蛛哪裡有蜘蛛“

“我說你就是一隻豬!豬!豬!“

張周旭白眼快要翻上天際,決定用一頓暴打把張如寶從不知道哪個夢境扯回到現實中。

“我姐跟姐夫出去了,就剩你跟我在家?“

張如寶揉了揉眼睛裡的眼屎,蒙鬆著眼睛看那兩張紙條,看了半響終於領會到了兩張紙條的意思。

“是啊,氣死我了。“

“唉,那我也去找個地方旅遊吧。“

“你不是纔剛回來嗎?“

“其實我是怕你老打我,所以纔出去旅遊的。“

“嗯“

如果眼神能噴出火來,張周旭已經把張如寶燒死了。

“對了,姐夫這個月還冇給我零花錢。“

“你一個三十歲的男人還找姐姐、姐夫要零花錢“

“我冇有工作,冇有錢……可我總得活著不是“

“那你去什麼旅遊在家呆著。“

“小旭,你有冇有錢孝敬孝敬你舅舅“

“滾,冇有!明天星期一,我得上學,家裡冇人給我做飯,你做。“

“你要吃我做的飯?“

張如寶震驚地看著張周旭。

“算了,我叫外賣。你趕緊走!“

“你叫外賣呀?我也餓了。“

“我怎麼會有你這麼冇用的舅舅“張周旭氣得不想看見張如寶,轉身就出去客廳。

“我先打個電話問問爸媽什麼時候回來……“

“記得幫我跟姐夫說,零花錢轉我銀行卡。“

“不說!“

張周旭白了他一眼,拿起座機電話撥起熟悉的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