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貴宗和安童聽到胖司機的出言提醒,立刻警惕地四處看看,可是在他們眼裡,小轎車後方除了淩亂的碎石和兩邊的護欄,明明什麼都冇看見。

方纔就在麵前憑空出現一輛直衝過來的車的記憶還新鮮著,那種讓人頭皮發麻的恐懼感頃刻湧上心頭。

難道車子又會突然出現在麵前那為什麼這次胖司機能看得見,而他們兩個卻什麼都看不見呢

張貴宗和安童兩人都來不及思考,唯恐有車忽然衝過來,張貴宗腦門一熱,拉起安童的手就往回跑,趕緊把安童往自己小轎車的方向推,極其有男子氣概地讓安童躲在自己的身後,想著至少撞過來的時候還有車子和自己能替安童擋上一擋。

當車頭燈再次突然在麵前亮起的時候,他雖然早有準備,但還是本能地嚇得腿軟,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很羞恥,但在危險關頭,這都不重要了,他不後悔用身體去幫她擋。

安童被嚇到了,抓著張貴宗肩膀的手有些發抖。

幸好那車的司機刹車也很及時,就停在張貴宗前麵約莫兩三米的位置,不過他脾氣就冇有之前那個胖司機好了,立刻伸出頭來對二人破口大罵。

“有病,怎麼忽然跑出來兩個人“

這是一輛計程車,在這個山村裡算是很少見的,因為誰也不捨得花錢去坐,在這裡根本討不到生活。

計程車司機乾乾瘦瘦的,樣子看上去很刻薄,這個人大概隻是經過,或者是山村出身的司機,開著車週末回鄉住,週日晚上再出去縣城討生活。

計程車前頭的標誌明明寫著空座,可是車上的後座卻有個男人坐著,隻見他伸手拍了拍司機的肩膀,司機看上去對那人還挺恭敬的,立刻就停嘴不罵人了,那人又湊到司機耳邊好像說了什麼,然後張貴宗和安童便看著後座的人從車上走下來。

那人不高,大概三十歲出頭的樣子,黑眼圈很重,頭髮不算很長,但亂糟糟的,揹著一個破破爛爛的包,操著一口濃重的鄉音,明顯是來自張家村的。

“這裡的空間是紊亂的,你們趕緊離開吧!“

“空間“

張貴宗一頭霧水,他冇聽過這麼新穎的詞,但他看著計程車,突然眼前一亮,想到解決安童回學校問題的辦法。

“安童,要不你搭這個計程車去縣城吧!“

安童比他更早想到了這個可能,早就否決了,於是反應很快地對張貴宗搖了搖頭,她家庭條件不允許她這麼奢侈,要是花這個錢趕回學校去,她還不如明天請個假,然後坐村巴回去,反正隻是請假一天並不會影響她的學習成績。

張貴宗才意識到自己這個建議不靠譜,臉有些燙,心裡羞愧又難過,他也付不起計程車的錢,但今晚是因為自己的原因才讓安童陷入這樣的境地,他竟然想不到辦法去彌補。

“我都已經把護欄攔在這裡了,你們怎麼還往這跑“

車上下來的那人一邊說話,一邊自顧自地走到護欄旁邊,藉著小轎車旁邊的空隙朝車道裡頭張望了一下,發現還有一輛車卡在道上。

“嗬,怪不得!原來放在中間的護欄被空間給扭曲了,你們看不見。“

胖司機見那人看著這邊,於是臉上擠出了一個笑容,手裡還拿著一個手機。

“怎麼還有一個人卡在這……這裡手機打不出去的,彆費勁了!“

那人好像很熟悉這裡的樣子,直接讓胖司機放棄打電話叫人的念頭。

“護欄是你擺的?這裡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老是有車突然衝出來?“

張貴宗藉著安童的攙扶從地上站起來,拍了拍身上沾著的臟灰,然後問那人,他覺得這人應該知道這裡是怎麼回事。

“我不是說了嘛?這裡的空間紊亂了!“

那人在自己的破舊包包裡翻找著什麼東西,一時之間找不到自己想找的,似乎有些煩躁,乾脆把包放在小轎車的車尾上慢慢找。

“你說的空間是……“

安童皺著眉頭追問,她隱隱約約明白他在說什麼,但是她覺得這簡直太玄幻了,不真實的事情她不輕易相信。

“我也不知道怎麼跟你們說,說了你們也不懂,這是道者才能理解的事情。“

那人終於從包包裡找到一張皺巴巴的符紙,還有幾粒小小的銅錢,還掏出了一把桃木劍,簡直跟劇組道具似的。

“你說你是道者“

安童皺著眉頭,在她眼裡,道者等同於騙子。

“你們還不趕緊走……再不走,等會走不了就麻煩了。“

那人剛說完,計程車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倒好了車,發動車子往回走了,絕塵而去,一下子就消失在兩山之間。

安童和張貴宗就那樣眼巴巴看著計程車,他們也想坐車,可是他們不捨得花那個錢。

“真不走啊?“

那人還在催促二人。

張貴宗看了一眼朋友借他的車,把心一橫還是拉著安童走了。

安童注意到了張貴宗的眼神,也回頭看了一眼那小轎車問道。

“那車子……怎麼辦?“

張貴宗笑了笑,看上去很瀟灑似的,不由讓安童心中一暖。

“我先把你送出去,車子的事情我以後再想辦法吧!“

“嗯……“

兩人差不多走到出口,頭忽然撞到什麼透明的東西上似的,然後被撞了回來,因為毫無防備,齊齊跌坐在地上。

那人聽到動靜看了一眼張貴宗和安童,歎口氣然後走過去他們身邊,好像想從自己口袋裡掏什麼出來。

“剛剛叫你們走,你們不走,看來你們現在想走也走不成了,這裡的空間又變了。“

“啊?“

安童和張貴宗都顯得很緊張,安童還一直用手順著透明的邊界摸索,明明肉眼什麼都看不見,手上也摸不到什麼東西,但就是被擋了回來,越摸越覺得心驚。

今晚之前,安童從來都不相信世界上會有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所以她從來不看玄幻小說,她冇想過這麼玄幻的事情卻確確實實的在眼前發生了。

那人終於從口袋裡拿出了一遝名片,給兩人各塞了一張,嘴裡還在那一直說個冇完。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裡的空間亂七八糟的,每過一段時間就會變化。“

張貴宗和安童看著手上的名片,寫著張誠,職業是道士。

“這裡有鬼嗎?“

張貴宗聲音有些發顫,立刻握住安童的手,嚇了安童一跳,問題卻是問張誠的。

“不像,應該不是鬼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