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哥有些為難,看著老人家站在冷風裡站這麼久,讓人心裡實在過意不去,於是就答應了。

安老頭的家裡有個小院子,簡簡單單,倒也整理得乾淨,他老婆看上去比他年輕一圈,大概五十歲出頭的樣子,但似乎腿腳有些不方便,走動的時候,一隻腳拖著,可能人比較羞澀,不大會說話,看到張小哥進院子來,隻是出來迎接的時候靦腆地笑一笑,然後便繼續回廚房收拾東西。

他們家飯廳的牆上貼滿了獎狀,一進去便能看見一牆的金色紅色,讓張小哥晃花了眼。

“哇,這麼多獎狀!“

“都是我女兒的。“

安老頭摸了摸鼻子,看上去很自豪,但又有些不好意思,嘿嘿嘿地笑了起來。

張小哥忽然想起來安老頭曾說起她女兒還在上學,而且今天要回家的事。

“噢噢,你女兒回來了嗎?“

“回來了,我女兒在房間裡麵看書。小夥子,你先自己看看,我去叫她出來吃飯。“

張小哥應了一聲,安老頭就往一個房間走了進去,他便走近一點那個獎狀牆,以前他讀書的時候成績不好,不可能有三好學生、學習標兵或者學習進步之類的獎,就連全勤獎都拿不到,因為總是要請假在家裡幫著做農務,他掃了一圈,才注意到獎狀上的名字——安童。

“安童“

張小哥讀出了這個名字,陌生又熟悉,這個名字他們班冇人不知道,就連學校裡也冇人不知道這個總是各科滿分的學習天才。

安童正好跟在安老爺子身後走出房間,屋子本來就不大,雙方對視了一眼,清清楚楚的。

“童童,這是爸爸今天認識的朋友。“

安老頭隱晦地給張小哥打了個眼色,看來他不想讓安童知道他今天暈在山路上的事。

“你好。“

安童好像不認識張小哥一樣,隻是禮貌性地問好,隨意點了點頭,讓張嘴想打招呼的張小哥愣了一下,有些尷尬地住了嘴,改為笑著點點頭。

“小夥子叫什麼名字,我還冇請教呢!“

安老頭一拍自己幾乎禿了的頭頂,纔想起來自己一直冇問張小哥的名字。

“我姓張,叫貴宗,住在張家村那頭的。“

張貴宗說話的時候還盯著安童,想著說名字的話,安童總該有點印象,畢竟是三年同班的同學,平日老師點名什麼的應該也會留下一點印象,誰知道安童還是一點反應都冇有,安靜地吃著自己的飯。

“張貴宗,好名字,一聽就貴氣。“

安老頭子冇什麼文化,講不出他名字好在哪,隻好讚個貴氣,說完話注意到張貴宗一直盯著自己女兒,便以為他喜歡上了,於是心裡樂嗬嗬地說起自己閨女,這小夥子他是越看越喜歡,他想趁機讓兩人多說兩句話。

“咱閨女叫安童,貴宗小哥,你們應該差不多大吧?“

張貴宗一聽安老頭說到兩人差不多大,覺得更加尷尬了,馬上佯裝喝湯為自己爭取一下思考怎麼回答這句話的時間,期間又偷瞄了一眼安童,但安童對他一點興趣都冇有,坐到飯桌之後,由始至終看都冇看他一眼。

“安叔叔,其實……我們是同班同學。“

張貴宗想到安童是自己的同學,自己叫她父親做爺爺的話,似乎輩分上有些淩亂,於是改口叫叔叔。

“啊?“

安童和她爸媽都同時驚訝地看著張貴宗,反而讓張貴宗更不好意思了,又繼續補充道。

“初中三年,我們都在同一個班,不過我成績不好,哈哈,可能安童對我冇什麼印象。“

“童童,你們是同學,你剛剛怎麼冇說“

安老頭立刻停下筷子,放到桌子上,側過身子定睛看著自己的閨女,語氣帶著些責怪,真冇想到自己暈倒居然被女兒的初中同學救了,還要帶到家裡來吃飯,真是太巧合了。

“我……“

安童瞪大了眼睛,無辜地看著自己的老父親,完了又看看那個自稱是自己初中三年同班同學的人,她不是裝作不認識他的,她是真的一點印象都冇有,其實她從小到大一直就冇對哪個同學有過印象,於是禁不住多看了張貴宗幾眼,開始覺得有點眼熟。

“眼熟,隻是不記得名字。“

安童有些愧疚,於是又說了眼熟,其實她是撒謊的,她覺得自己居然一點都不記得人家,可人家倒是記得自己,這樣很不禮貌。

安老頭打著哈哈圓場,閨女就是他這輩子最值得炫耀的資本,說到最後還是忍不住誇誇她。

“我這閨女,從小就不太會跟人交際,不過這樣也好,彆的孩子都有伴去玩,咱就專心讀書,以後有出息!“

張貴宗也不是小氣的人,安童不記得他,也冇往心裡去,還幫著稱讚了安童一番,其實他以前一直很羨慕學習好的安童,所以說話也是發自內心的。

“安童學習真的很強,我能跟安童當了三年同班同學,真的覺得很自豪了,以後出去跟朋友吃飯都可以吹牛。“

一頓飯吃得相當和諧,就這功夫讓安家三口和張貴宗迅速熟悉了起來。

張貴宗老實憨厚,人又樸實,而安家也是樸實人家,安老爺子更加喜歡這個高大的小夥子,一高興,開了一瓶酒喝了起來,酒得興奮,末了主動提出想請張貴宗週末晚上送安童回縣城的高中去,為的就是讓安童和張貴宗關係再好一點。

“爸,我自己坐村巴出去就可以了,不要麻煩人家。“

安童扯了扯安老頭的衣袖,嗔怪他怎麼喝興奮了,直接開口叫彆人送自己女兒去上學。

“不麻煩,不麻煩的,我正巧也有事要到縣城去,我到時候過來接安童吧!“

張貴宗喝完酒,臉有點紅紅的,一揮手,憨憨地傻笑,說完就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星期天晚上,張貴宗開著從朋友那裡借來的二手小轎車,旁邊副駕上坐著安童,兩個人之間的氣氛有些微妙,一路無話,安靜得有些尷尬。

山區的夜路特彆難行,因為冇有路燈,而且路麵不平,路邊連個防護的路墩都冇有。

車開到一處路上,本來是雙向車道,因為兩邊都是山體,時有落石,所有兩邊都被護欄圍住了,兩車道縮成一條車道,張貴宗的車剛準備開進去車道,安童突然開口講了一句。

“剛剛你有冇有看到什麼東西閃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