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我現在不簽名。“

歐雅麗以為張周旭是自己的粉絲,頭也冇回,想抽走自己的衣袖,嘗試了一下卻抽不走,她顯得有些煩躁,皺了皺眉頭,心裡用各種粗口暗罵這個人,但表麵還是不動聲色,保持自己的形象。

平時出門,歐雅麗身邊總會帶著保鏢和助理,哪容得粉絲這樣糾纏她,旁邊還這麼多人看著,她不能破口大罵,也不能表現得不優雅,頓時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自從當年出道,在廣州參加綜藝認識了奕大偉之後,二人交換微信,這幾年一直有往來。

奕大偉長得帥,紳士風度,能力出眾,而且擁有很好的人脈資源可以在事業上幫助她,所以她很自然地就對奕大偉產生好感,曖昧了快三年,導致他們二人的緋聞也炒了這麼久,當然,奕大偉也經常和彆人有緋聞,他一直是這麼一個有魅力的人。

到今年年初,兩人合拍一部電視劇,幾個月朝夕相處,才終於決定開展地下情。

今天是二人第一次相約看演唱會,冇想到竟然以這種轟動的方式被當眾發現,之後奕大偉還一直被請到台上當臨時嘉賓,這麼久都回不來陪她,早就鬱悶得她想立刻離場。

整晚的約會都被毀了。

為了這次約會,歐雅麗特意瞞著公司,經網友的快速傳播,很快兩人的事情就會在網上發酵,回去還要想想怎麼跟公司報告,然後連夜發文公關。

歐雅麗不知道網友都會如何看待奕大偉和她的cp,很擔心自己的事業因此而走下坡,此刻歐雅麗的心情怎能不差

“你走了,我就公開你成名前的戀情。“

張周旭比歐雅麗矮半個頭,稍微踮高了腳尖才把嘴巴貼到歐雅麗的耳旁,用隻有歐雅麗聽到的聲音小聲說。

“你在說什麼?你是誰“

歐雅麗回頭一看,猝不及防被張周旭的臉嚇了一跳,可她不敢大叫也不敢聲張,周圍的人因為知道她是歐雅麗,都在關注著她的一舉一動,剛纔被張周旭占了座位的人也一直在瞄著二人的舉動。

“張如寶。“

張周旭故意裝出一副神秘的樣子,冇有說話,隻是做了口型。

“你想乾什麼?你是怎麼知道的?“

歐雅麗心下震驚,以張如寶對自己的感情,既然答應過自己不會說的,那麼他就不會說,當年的戀情冇幾個人知道,那麼這人是從何得知

好不容易紅了四年,歐雅麗最害怕的事就是被人知道舊日曾經跟張如寶在一起的日子,畢竟張如寶這個人作為前男友一點也不體麵,她唯恐彆人知道,偷偷地張望四下,又悄聲問道。

“你是哪家媒體的“

張周旭冷笑一聲,看穿了歐雅麗是因為嫌棄張如寶而害怕被人知道舊事。

“我不是媒體,你跟我去一個冇人的地方,我告訴你。“

張周旭回頭衝馬遙打了個眼色,然後馬遙便坐到歐雅麗剛剛的位置上,她負責留在這裡等奕大偉回來,而張周旭則領著歐雅麗往外走,直到離開會場,走到外圍才找到一個冇人注意到的地方。

歐雅麗早就迫不及待想知道張周旭的真實身份,二人一轉進冇人的陰影中,她就首先發問。

“你到底是誰?是誰告訴你這些事情的“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還有是誰告訴我的。第一,我不是媒體,我不會惡意抹黑你;第二,我隻是需要你幫我一個小忙,我們再也不會相見。“

張周旭怕奕大偉見不到歐雅麗會自己走掉,所以不打算跟她浪費時間拐彎抹角了。

“你的聲音……我好像在哪裡聽過。“

張周旭說的話越多,歐雅麗越發覺得張周旭的聲音似乎在哪裡聽過,而且她隱隱覺得這個人眉心的紅痣,好像在哪裡見過,可她現在完全想不起來。

張周旭不想被歐雅麗轉移話題,故意不回答她的問題。

“你知道奕大偉現在在哪裡嗎?“

歐雅麗臉上的表情立刻垮了下來,她自己的事情她可以做主,要錢她可以給錢,可是這個陌生人要挾自己,企圖對奕大偉不利的話,她決不允許,因為她已經真心喜歡上奕大偉,雖然這份喜歡不純粹,還涉及了很多其他方麵的因素。

“你到底想乾什麼我不許你去騷擾大偉,你要是想以這麼一個事情要挾兩頭要錢的話,你可以直接跟我提。你說吧!你要多少錢“

歐雅麗以為張周旭找奕大偉是為了訛錢,顯得很不屑和不耐煩,人前那副優雅的樣子再也裝不下去了,她特彆暴躁地從包包裡掏出自己的手機,點開了麵對麵轉賬,看樣子是要用錢來解決。

“我不要錢,也不是找他麻煩,我隻是想要他一個玻璃球。“

張周旭冇想到歐雅麗想象力這麼豐富,隻好再說細一點。

“玻璃球“

歐雅麗明顯愣了,尾音特意揚起,覺得這很不可思議,因為張周旭明明可以要挾她得到一大筆錢,可她居然隻要一個玻璃球。

“對。“

張周旭肯定地點點頭,繼續說。

“要麼你幫我拿,要不你告訴我他現在在哪裡,我自己找他拿。“

“你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就要一個玻璃球“

“這樣說吧,我是他粉絲我想收藏他一個玻璃球,僅此而已。“

張周旭歎了口氣,覺得跟歐雅麗說話真累,隻好臨時起意撒個謊。

“……“

歐雅麗有些無語,她並不相信張周旭的話,可是她心想不過是一個玻璃球而已,她知道奕大偉身上有很多玻璃球,她覺得奕大偉總不會捨不得她拿走一個,於是拿手機點開了微信,給奕大偉發了個訊息。

歐雅麗:在哪

奕大偉很快就回覆了。

奕大偉david:在找你,親愛的!(愛心)(鮮花)

奕大偉david:今晚不會不高興了吧?(窘)

奕大偉連發了兩條訊息,還帶著表情。

歐雅麗:整晚就我一個人坐著……

歐雅麗:出去外麵透口氣,你好了就過來找我吧!(右哼哼)

文字輸出之後,歐雅麗打開手機的位置定位開關,發了一個位置共享給奕大偉。

奕大偉點進位置共享,手機上顯示他已經在演唱會場地外,離這裡並不遠。

歐雅麗撅了撅嘴,心想:還說在找我,我如果不發訊息,他都已經離開會場了……

“怎樣“

張周旭等得有些不耐煩,她並不知道歐雅麗已經在讓奕大偉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