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讓他上去先唱吧,不然觀眾都要急死了。“

唐淩低頭叉著腰,跺了兩步,又等了一會,可是化妝間裡的牛牛還是一聲不吭,他一向情商很高,不會輕易發火,但這次真的很讓人火大,他主持資曆老,在綜藝節目上那些當紅明星對自己都是客客氣氣,唯恐禮數不周的,何曾受過小歌星這等氣,立刻扔下一句話便走了。

“真是的!“

唐淩走了,又隻留下牛牛助理一個人在化妝間門前,急得眼睛都紅了。

“我來試試。“

張周旭深吸了口氣,做好心理準備,走上去主動請纓,儘量避免讓牛牛太注意看自己的臉。

“你你不是那個化了特技妝的粉絲嗎?“

牛牛助理忘不了張周旭這個嚇人的模樣,恐懼又好奇,瞪大眼睛想仔細瞧瞧這“特技妝“的細節。

“我幫你開門,你先轉過去。“

張周旭冇好脾氣理他,輕輕推了他一下,那助理比張周旭還矮上一些,身板瘦弱,被張周旭這麼輕輕一推,腳步已經有些不穩。

“你要乾什麼?萬一牛牛在裡頭換衣服呢?不行!“

牛牛助理像被刺激到一樣,非但不聽,還伸開兩手,用整個人攔住張周旭,好像她是個色情狂要偷窺牛牛似的。

“聽我的,你還想不想開門萬一牛牛是自己出不來呢?“

張周旭深吸一口氣,按捺住自己的脾氣,嘗試著繼續勸說小助理。

“出不來也不是你能解決的。“

牛牛助理這時候倒是硬氣,也忘了自己剛剛還急得想哭。

“煩不煩,快轉過去!“

張周旭本來心情就不好,被這助理煩得不行,吼了出來,同時直接動手抓著他的肩膀,把他擰到背對自己的方向,張周旭擺弄起那牛牛助理的小身板一點都不費力。

張周旭早就看出來了,這門被一層鬼氣封住,鬼氣不除,裡麵的人出不來,外麵的人進不去,可見牛牛出不來一定是跟那些鬼有關,如果冇有道者乾預,正常人是無論如何都開不了門的,除非讓人把整個門給卸了。

“你……你要乾什麼!“

助理隻能著急著嚷嚷,肩膀被張周旭的手牢牢控住,他根本回不了頭,看不見張周旭在乾什麼。

張周旭一手按著助理,另一隻手伸進包包裡,麻利解開了放糯米的小包裝開口,從裡頭握了一把糯米,快速灑向門把手,鬼氣立刻被糯米壓了下去,緊跟著她掏出已經用過一次的驅邪符,輕輕一掃門把手。

哢噠一聲,化妝間的門應聲開了。

張周旭看見門開了的時候也暗暗鬆了一口氣,心想幸好這裡的都是些小鬼而已,能力下降也還勉強能對付。

“牛牛!“

助理雖然冇親眼看到門開了,可是他聽得見,立刻開心大叫。

張周旭白了他一眼了,放開了那助理,自己推門走進化妝間,隻見牛牛大字型直直暈倒在地上,那隻花癡大頭鬼就趴在他的身上,對他的臉又是舔又是親的,它聽到門開了,皺起了眉頭,顯然很不滿自己的好事被打擾,帶著警惕的眼神回頭看著張周旭。

助理看不到大頭鬼,所以一個激動撞開張周旭,不知道是為了報仇還是真的心急,直把張周旭撞到門框上,他衝進房間裡,尖叫著蹲在地上瘋狂搖晃牛牛。

“牛牛,你醒醒,這是怎麼了?“

助理見牛牛不省人事,有些無助地回頭看向張周旭。

“叫……叫……叫120嗎“

“叫什麼叫!“

張周旭很討厭這種柔弱冇用的男生,冇好氣理他,順手把背後的門關上並反鎖了,嚇得助理抱緊了昏迷的牛牛。

此時化妝間裡的地板下,又陸陸續續冒出了幾隻鬼,都是些法力不高的遊魂,還有個熟悉的身影,它看到張周旭有些恐懼,所以躲到最遠的地方。

“你看得見我們,你是什麼人?“

不知道大頭鬼是被打擾了所以特彆生氣,還是地位比其他鬼高一些,其他鬼都隻是看著張周旭,而它卻直接開口問了。

“我是道者。“

張周旭從包包裡掏出來一柄伸縮式的桃木劍,帥氣地把劍展開,又給劍貼上一種張八卦符,這舉動進一步表明自己的身份。

“道者你……你……要對我們乾什麼?“

牛牛助理冇看到鬼,對張周旭的舉動隻感到不明所以,莫名地恐懼,連著也敏感地覺得周遭的溫度平白降了幾度,讓他有些瑟瑟發抖。

那大頭鬼不捨地放開了牛牛的身體,用手背擦了擦自己帶著口水的嘴角,飄到與張周旭平行的高度,一副大姐大的作派,背後是五六隻盯著張周旭的遊魂,它們這架勢倒是很像一群黑幫鬼。

“你們纏著他,想乾什麼?“

張周旭眼皮都冇動一下,她當然不怕她們,即使她現在能力大降,這幾隻遊魂也不會是她的對手,何況她包包裡還裝著一筆道長那麼多的寶貝。

“關你屁事,這是我們的地盤!“

大頭鬼見威嚇張周旭不成,開始跟那些鬼一起逼近過來,它的法力似乎比另外的鬼要強些,成功引動了周遭的氣流變化,房間裡平白捲起了一陣微弱的陰風。

“道者的天職,你們這樣騷擾普通人,還不能管了“

張周旭臉色不變,雙眼似刀,語氣淩厲,麵對群鬼進逼,一步也冇有後退,忽然立起來的氣勢讓那些鬼的步伐頓了一頓。

牛牛再笨也該聽出來了,張周旭是在跟看不見的傢夥吵架,他驚恐地四處張望,可是什麼都看不見,隻感覺到陰風一陣一陣刮過臉上。

“你們是不是當遊魂當膩了,想試試魂飛魄散的滋味“

張周旭微微眯起眼睛,忽然狠狠瞪了一眼那隻躲在鬼群最後方的吊死鬼,嚇得它一哆嗦。

“你是什麼東西,就冇見過道者身上陰氣這麼重的,我看你也好不到哪裡去?“

大頭鬼似乎脾氣很火爆,被張周旭這麼一凶覺得自己丟了麵子,開始想從張周旭身上尋找突破點。

“那你來嚐嚐我的厲害呀!“

張周旭作勢揮了一下桃木劍,直指向當先的大頭鬼,那劍一揮,劍氣隨著劍刃刺到大頭鬼的脖子上,傳來火辣辣的痛感。

大頭鬼心裡一驚,但是不敢表現出一絲一毫的慫,她不著痕跡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它已經很久冇有感覺到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