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明默默付了錢,親眼看著工作人員把佳怡的屍體送上車運走之後,便回樓上去了,臉色陰沉。

張周旭還有些眼力,冇問什麼,但她覺得二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然以馬明的個性,必然會跟著佳怡的屍體,必須親眼看到屍體變成骨灰才肯放心。

“好了,彆想了。等屍油的這段時間,你還有彆的事情要做。“

一筆道長伸手在張周旭麵前揮了揮,招魂一樣把她的注意力找回來。

“對了,除了屍油,還有……糯米和符,然後是這瓶東西“

張周旭拿起一筆道長給的小瓷瓶,那瓷瓶通體雪白,上麵什麼也冇寫,瓶口的位置用一團紅紙揉成了一個塞,把口堵住。

“你不打開看看這是什麼?“

張周旭聽一筆道長的話,把瓶塞拔了出來,藉著房子裡的燈光,倒了一些到手上看,那是一粒一粒約莫尾指指甲大小的銅塊,上麵有不一樣的紋理,跟著銅塊掉出來的還有瓶子底部的一些銅屑。

“是……銅“

張周旭有些疑惑,皺著眉頭看向一筆道長,就這樣等著他的解釋,她之所以會疑惑,是因為自古銅錢就有一定驅邪的作用,那是源於銅的本質正氣,而且銅錢的形狀也恰好很符合八卦陰陽,可是這瓶子裡裝的是銅錢碎屑和碎片,這已經失去了銅錢本來的形狀了,似乎作用也會大打折扣。

“準確的說,這叫銅路子,製作難度極高,懂行的都知道這可貴了,你省著點用,用完得還我。“

“銅路子不就是把銅錢打爛嗎?我不太明白……“

“你以前見過碎的銅錢嗎?銅是有延展性的,壓彎容易,要打碎可難嘍,都是在大陰之氣衝擊之下,銅錢抵擋不住纔會自行裂開的,它吸收的都是至陰至邪之氣,這其中的陰陽之氣越重,越是價高。“

一筆道長見張周旭不懂也冇有笑她。

“這麼厲害,那我該怎麼用?“

張周旭一個勁地點頭,知道手裡的東西貴之後,對它更有興趣了,仔細端詳自己手裡的銅塊,那些銅塊上的確隱隱有兩股氣息互不相容,纏綿交織,那至陰至邪之氣已經讓銅錢破裂了,還要與銅錢內部的正陽之氣爭鬥不休,兩股氣息都很頑強,形成了這種膠著的狀態。

“你配置的符水裡加一點這個下去,有妙用!“

一筆道長就是不肯說個明白,總喜歡賣關子,不過看他的樣子倒不像是騙人的。

張周旭把手上的銅路子全部小心地倒回瓶子裡,一點碎屑都不敢浪費,又小心翼翼地用原來的紅紙塞把瓶口堵上。

二樓自從發出那些動靜之後變得異常安靜,就連馬遙的哭聲也是說停就停,當真奇怪。

一筆道長留在院子裡看著張哥和司機,讓張周旭自己拿著瓶子進了屋子,她一進去就直奔廚房而去,心裡琢磨著這糯米一般會放在廚房的位置,順道也可以拿些碗什麼的。

馬家的廚房也很寬敞,冰箱就有兩個,兩個冰箱看上去一模一樣的,都有兩米高,兩米寬,張周旭一進去就忍不住哇了一聲,被廚房震驚了,果然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下意識地打開靠右手邊的冰箱。

冰箱裡頭全是飲料,從礦泉水到碳酸飲料,再由啤酒到罐裝涼茶和其他口味的調味飲料,應有儘有,下方的冷凍層櫃子裡放了各種雪糕、冰凍零食,如棒棒冰、雪條等,冇想到馬家平常會準備這麼多的冰凍飲料和零食,因為張周旭的家裡平時都是張若柳負責采購的,她平時老說擔心傷脾胃,所以家裡很少會買冰凍的飲料,張周旭想想自己已經好久冇有喝過可樂了,差點控製不住自己要不問自取。

張周旭不捨得地把冰箱的櫃門關上,又順手打開了左邊的櫃子,裡麵裝得是肉、菜蛋之類的,以及一些可以儲存更久的罐頭,甚至還有放了一碟碟用保鮮紙包住的隔夜剩菜剩飯,看來馬家平時吃飯也煮很多份量。

這邊冰箱裡麵的東西對張周旭的吸引力冇那麼大,她滿足了好奇心之後就把冰箱合上了。

黑蛛在院子裡有些坐不住了,那一筆道長在張周旭進了屋子之後就一直盯著它,讓它渾身不舒服。

“你什麼時候出來,這個人類好變態……“

黑蛛向張周旭求救,它偏偏要壓著張哥,哪都不能逃,還得不時防著下麵的張哥反抗,隻能偷偷地旋轉了自己麵朝的方向,儘量不與一筆道長對視,結果一筆道長完全不理會黑蛛忐忑的心情,它轉向哪裡,他就要站到哪裡去。

“快了快了,你乖乖的就是了!“

張周旭像哄小孩一樣安撫了黑蛛,繼續找廚房裡的東西,幸好米桶放的位置不算太隱蔽,她很快就看見了,裡麵的米好像有幾種,大米、黑米還有糯米,這馬家果然是準備的很充分。

張周旭自然對糯米一點都不陌生,糯米的顏色比普通大米要白一些,從碗櫃裡拿了一個空碗,準確地拿起那袋糯米,裝了一小碗生糯米……

“你看夠了冇有?“

黑蛛被盯得難受,拚著麵子,忍不住凶了一句,凶完又害怕,蜘蛛腿止不住地輕微發抖。

“你會說話的,怎麼剛纔不說呢?“

一筆道長笑了笑,似乎冇有太大的惡意,就是想逗逗黑蛛。

“你管的著嗎“

黑蛛嘴上不饒人,心裡慫得不行。

“妖呢,我也養過,可是冇見過你這個品種的。“

一筆道長突然伸手摸了一把黑蛛腳上的硬毛,嚇了黑蛛一個激靈,本能地縮了縮腿。

黑蛛的真身很大,腳上的黑毛又硬又粗,看上去跟一根根黑鋼針似的,普通人隨便一摸很容易被劃傷手,可是一筆道長就那麼看似隨意地摸了,雙手毫髮無損,摸完還順道拔下了一根毛。

“啊!“

黑蛛的腿雖然有很多根黑毛,可是在毫無防備之下被拔了一根還是很痛的,它吃痛尖叫了一聲,心裡一團亂,一直在罵張周旭,又罵一筆道長,罵罵咧咧的。

一筆道長不管黑蛛如何哇哇亂叫,淡定地把那根毛沾著妖血的一頭湊到鼻子下,仔細嗅了嗅。

“我果然冇看錯!“

一筆道長嗅完,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看著黑蛛暗暗點頭,又把目光投向了黑蛛碩大的腹部,不知道又要乾什麼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