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照起著哄,裴希爽朗的笑著。

他們的聲音有些大,少男少女的恣意熱烈青春,吸引了不少人的視線。

風玨再次的抬起頭,目光微微斂下,看著陸綰之白皙的臉頰帶著淡淡的粉色,她笑著看著裴希。

這一瞬間,有一種陌生的情緒在風玨心中瘋狂生長。

這個原本一直對著自己微笑的女孩,忽然...不再看自己了。

這個笑容給了另一個男生。

-

週六家宴。

陸綰之坐在飯桌前。

她對麵坐著的就是風玨。

風沁雅坐在風玨的右手邊。

陸綰之每次吃飯的時候都覺得壓抑,飯桌前陸璟榕誇讚風沁雅最近的成績不錯,陸懷國也笑著,“是啊,沁雅這個學期的成績進步了不少,沁雅還覺得頭疼嗎?還有哪裡不舒服?”

風沁雅柔柔弱弱的笑著,“冇有,已經冇事了。”

“哥哥,我想吃糖醋排骨你幫我夾一塊好不好。”風沁雅聲音柔軟帶撒嬌的意味。

糖醋排骨在陸綰之眼皮子底下,就看見風玨拿了公筷幫風沁雅夾菜,風沁雅笑著看著他。

陸綰之吃了兩口麵飯,站起身,“爺爺爸媽姑姑我吃完了先上去了。”

秦久嵐,“怎麼吃這麼少啊。”

“我今中午吃太多了...”

陸綰之坐在書桌前打開一份英語試卷,用做題來讓自己的精神專注一點。

“五小姐,你開開門,我給你準備了一點水果。”

外麵傳來傭人的聲音。

陸綰之打開門,接過了一盤櫻桃。

吃了一口,酸甜的。

-

陸綰之正在外麵看裴希的籃球賽,手機一直在響。

她在籃球場,裡麵的聲音嘈雜冇有聽到。

等到中場休息的時候才接了電話,“喂,媽你一直給我打電話出什麼事情了?”

“你四哥出事了...”那端秦久嵐的聲音帶著哭腔。

陸綰之連忙趕回了陸家,秦久嵐抱著她哭。

陸懷國麵色嚴肅。

陸卿寒不見了,風玨知道訊息後帶著人去尋找陸卿寒,也不見了。

已經一天一夜了,冇有任何的訊息。

而陸卿寒到底是意外失蹤?

還是有死對頭故意為之?

陸家儘全力去尋找。

但是彷彿人間蒸發了一般。

陸綰之跟路卿寒感情最是親厚,再加上風玨也不見了。陸綰之整個人焦急的不行,白天上學的時候整個人也是冇有任何的心思,一下課她立刻跑出去,樓沁兒安慰她,“不會有事的,你哥跟風玨都不會有事的。”

陸綰之抬手揉著眉心,這一段時間晚上她都冇有怎麼好好休息。

整個人神經都繃緊了。

“咿,你有冇有發現,風沁雅今天冇有來上課?”

陸綰之看著風沁雅的空位,好像確實是,從今早上到現在都冇有看到風沁雅。

晚上回到了家,陸綰之才知道風沁雅獨自去找路卿寒跟風玨去了,整個人不見了。

陸璟榕斥責道,“這個孩子真不讓人省心!”

“這個時候添什麼亂!”

陸綰之抿著唇,她回到了臥室,坐在地板上。

四哥,風玨,你們到底在哪裡,現在怎麼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