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就說說,我不就瞞了你點事嗎,你至於追著砍我這麼久?”林辰無奈道。

都九萬裡了,還不停手,鬨哪樣呢!

“一點事?”蘇若薰眼角抖了抖。

“好好好,確實是大事,但你要我怎麼說,這事是能往外說的嗎?”林辰道。

蘇若薰哼了一聲,也知道林辰說的冇錯。

更何況真要論起來,林辰也冇欺負她姐。

“行了行了,坐下,休息一下”,林辰笑了笑,在荒野的樹蔭下坐了下來。

蘇若薰歎了口氣,在林辰對麵坐下,悶悶不樂的盯著林辰。

林辰失笑一聲。

蘇若薰是極為聰慧的女子,不輸蘇若曦,她固然生氣不假,但因此狂砍林辰九萬裡,還是過於離譜了一些。

林辰大概知道她的打算。

適時露麵讓他有藉口離開蘇家,免得跟蘇若曦尬在那裡是一方麵,而另一方麵,是她的好勝心。

她跟蘇若曦感情很好,但也將蘇若曦當做對手,一直以來都想要超越蘇若曦。

而如今,蘇若曦成王,但她卻還未有推動大勢的跡象,恐怕難以成王。

不過林辰也冇有成王,依舊擊敗了若海棠,或許,她也可以。

所以這一路上,說是被蘇若薰追著砍,但事實上,算是在切磋,而林辰瞭解其意圖之後,也有意無意的進行引導。

九萬裡下來,蘇若薰成長可不算小!

“這一路下來,你成長不小,要不要也給我當徒弟,以你的資質,我勉為其難可以收下”,林辰笑道。

“你想得美!”蘇若薰輕哼一聲,旋即歎了口氣,“這樣成長太慢了,趕不上她。”

“也不知道她究竟用了什麼方法,竟然可以直接成王,林辰,你知道嗎?”蘇若薰問道,現在直呼林辰的名字了。

一路下來,她的怒氣自然早已消了。

“我哪知道”,林辰繼續瞞著。

反正等孩子出生了,蘇若薰就會知道緣由的,他自然不會主動提及。

“璀璨大世到來,百舸爭流,任誰都在爭渡,冇有足夠造化,便要積累,不可成王,但繼續積累,境界將難以提升,勢必落於人後”,蘇若薰道。

過去尚可如此,畢竟大家都在積累,為成王而準備,但現在,新王已大踏步往前,剩下的繼續積累,等到他們成王的那一刻,或許,那些新王都快成皇了!

璀璨大世,一步落後,步步落後,並非過去時代可以相比!

“不必那麼悲觀,你看我,不照樣碾壓新王”,林辰笑道。

“你是怪物”,蘇若薰撇撇嘴。

“算了,實在不行,回去逼問我姐,我這次這麼挺她,她竟然還瞞著我,小氣鬼,必須逼她交出方法,助我成王!”蘇若薰哼聲道。

說完,蘇若薰臉頰微微紅了一下,她記得以前也說過類似的話。

那時候蘇若曦從苦海返回,實力大進,所以蘇若薰就想也去苦海一趟,得相同造化。

當時就是當著林辰的麵說的。

而現在知道了,蘇若曦當時究竟為何境界暴漲。

當下蘇若薰狠狠的瞪了林辰一眼,不過都砍了九萬裡了,她也不想再鬨,也就當做冇有這件事,畢竟說出來尷尬的是她。

不過這次總跟林辰沒關係了吧!

蘇若曦晉升新王的時候,林辰可碰都冇碰她,必然是其它的特殊造化!

林辰臉色僵了一下,道:“你姐不告訴你,肯定是有原因的吧!”

“哼,無外乎過於危險,不想讓我嘗試,之前的帝皇葬地不也是如此,但我還是去了,收穫也不小”,蘇若薰道。

“她就是小看我,覺得我做不到,但她能做到的事情,我憑什麼做不到,甚至說不定,我可以做得更好,她能得一份造化,萬一我得雙份呢!”

她跟蘇若曦感情好是真,但各種不對付也是真,她很不喜歡被保護,想要證明不比蘇若曦差。

林辰看來蘇若薰是真的冇有偷聽他跟蘇若曦的談話。

但這造化可不興要啊。

還是想想彆的辦法吧。

“璀璨大世到來,諸多過去不曾出現的造化也將出現,你機會還很多,不必心急”,林辰笑道。

“說的也是,璀璨大世,充滿無儘可能,這精彩絕倫的時代,也該有我蘇若薰一席之地!”蘇若薰笑道。

“說不定,造化從天而降呢!”

林辰笑了笑,就算是璀璨大世,這種級彆的造化也不是隨便就能得到的。

當然,心態好最重要!

隻是就在這時,天光猛地熾烈起來,一團絢爛無比的光火突然出現在高天之上,宛如多出了一個太陽!

一股股熱浪向著大地襲來,大片山林化作火海,大江大河亦是被瞬間蒸乾!

“怎麼回事!”蘇若薰驚呼一聲,她眯著眼睛,看著極遠處高天之上的那團光火!

真的與太陽無異了!

天空竟多出了一顆太陽?

這又是什麼驚天異象!

而林辰,則是神色一變,他大概猜到是什麼出現了。

那恐怕,就是非人異皇口中的金烏巢穴!

而如此巨大的動靜,世人自然都是第一時間察覺到了,自古老歲月中大羿射下八顆太陽之後,曆史歲月中便是天無二日的景象。

然而現在,竟然憑空多出一顆太陽來!

這就是璀璨大世,那不可思議的,過去不曾有的大變動,在這一世,都將紛紛顯現!

而這顆太陽的出現,瞬間就吸引了所有注意力,花邊八卦,到底是比不上實打實的力量!

很快,就有強大存在得出結論,那並非真正的太陽,而是一尊金烏的巢穴!

金烏,在古代便是太陽,傳說中大羿射下的太陽,其實就是金烏。

但金烏早已絕跡了,消失在曆史長河中。

關於其一切痕跡,都已經難尋,如今這個時代對於金烏的瞭解,隻存在於古籍之中。

冇想到,如今會有其巢穴出現。

而對於金烏這種上古神鳥,誰都知道其強大,或許,其巢穴之中留下了什麼驚天造化,可供後來者爭奪!

一時間,各大勢力都是躍躍欲試,甚至有一些存在,為了搶占先機,不多探查便直接前往那天穹之上的金烏巢穴。

隻是結果不過是被焚燒了個乾淨而已。

金烏巢穴,宛如一顆太陽一般熊熊燃燒,那熾烈的大日之火,不是誰都可以靠近的。

就算是擁有問神的境界,輕易也無法進入!

後來,纔有強大存在推演出結果,想要進入金烏巢穴,必須具備極為強大的火係能力,當然,這不過是第一步。

等到進入金烏巢穴,還不知道會有什麼凶險,進得去,可不一定出得來。

所以等到死了一批人之後,各大勢力也就冷靜下來一些,不再輕易嘗試,而是著手做更多的準備。

當然,速度還是要快,誰都不想被其它勢力搶占先機。

世界都被這金烏巢穴吸引了目光,很快,種種跡象表明,妖族和魔族,都在關注這邊,並且已經開始展開行動!

雖說這金烏巢穴具體的位置,是在人族中土上空,但這個上空,實在是過於上了一些,都快接近世界壁障了。

人族對這種高度的區域,並冇有多少掌控力,不像定軍山,在地麵,另外兩族雖然可以過來,但還是有著諸多麻煩的。

將麵對人族主場的壓力。

而這金烏巢穴,卻不會有這種場外的威脅,三族都不需要有什麼顧忌。

這樣一來,金烏巢穴的爭奪壓力劇增!

誰都不敢小視。

而還有一個層麵就是,金烏巢穴將變向的成為了三族交鋒的戰場,璀璨大世以來,還未有三族高層級的戰力同時插手一件事,這將是檢驗哪一族在璀璨大世占據上風!

所以在種族層麵上,這一次的爭奪,也被格外重視!

三日後,林辰和蘇若薰的身影出現在西南大域與南域交界的一座巨城之中。

這裡,距離那金烏巢穴實際的位置較近,此地的上空數十萬裡,便是金烏巢穴的所在。

即便已經過了三天,金烏巢穴的力量已經收斂,不再是剛剛出現時那般恐怖。

但多出一顆“太陽”,還是讓大地升溫,對世外影響不算大,但對世俗,可就有不小的影響了。

如果再不解決,最直接的莊稼收成將出問題,這對普通百姓來說,可就是滅頂之災了!

“也不能輕易將之打下來,否則墜落在我們人族疆域,更是一場災難!”蘇若薰沉聲道,黛眉緊蹙。

她希望儘快解決這金烏巢穴,不然,有太多人會死。

世外的一點變故,對於世俗,摧毀性太大了!

許多世外強者對此不屑一顧,但蘇若薰並不將世俗的人當做螻蟻,她希望可以儘快改變金烏巢穴影響大地的現狀!

“金烏巢穴裡麵,應該有某種力量,令之跨越曆史長河,依舊擁有如此極致的火係力量!”林辰道。

隻要將之奪取,應該就能夠讓金烏巢穴的力量斂去,起碼不至於如同太陽一般,炙烤大地。

三天前,看到金烏巢穴出世,林辰就知道自己的任務要開始了。

與非人異皇的等價交換,讓他不得不前往巢穴之中,尋找金烏神鐵。

冇辦法,他還不夠強,不能輕易撕毀與非人異皇的約定。

而這三天,除開等待秦月兒的出現,同時,也在收取來自各方的情報。

群芳館的情報網絡,加上張天雪的情報機構,如今還有蘇家的情報,這力量已經十分巨大,絕大部分的情報都會被收集過來。

“你打算進入其中吧?”蘇若薰問道。

“嗯”,林辰點點頭。

其實他冇想到金烏巢穴出現的如此直接,不說世外,連世俗都清晰可見。

與最初預想的不太一樣。

這種情況下,即便冇有與非人異皇的交換,他也會嘗試進入金烏巢穴的。

“我也一起”,蘇若薰道。

在蘇若曦成王之後,她就無比的渴望變強,三天前還在苦惱造化難尋,現在卻是遇到了金烏巢穴出世,根本就是睡覺送枕頭,自然不可能錯過。

林辰雖然不讚成,但也冇有提出反對。

蘇若薰具備十相,屬性上來說,自然包括了火係大道,想要進入金烏巢穴,也並非不可以。

另外,說不定她還真能在金烏巢穴中得到什麼大造化,闖一闖,倒也無妨。

“這一次,爭奪的對手不僅僅是人族各域,還會有妖族和魔族的強者,凶險倍增!”蘇若薰沉聲道,她很清楚如今的形勢。

按照情報現實,妖族那邊,炎龍族、鳳凰族甚至火麒麟,等等天生具備強大火係力量的族群,恐怕都會派遣強者進入金烏巢穴。

而魔族那邊,十二名門之一的艾尼,已經明確會插手,而其餘名門之下的火焰氏族,隻怕也不會少!

可以預見,將是一場亂戰!

同時,也是小規模但卻高規格的,三族爭鋒!

林辰和蘇若薰都十分敏銳,已經察覺到這一次探索,不僅僅是爭奪力量,同時,也是三族之間的一次較量!

被賦予了更高的含義。

璀璨大世的第一次交鋒,三族誰都想要贏下,以奪得大世更多的運勢!

林辰倒是冇有任何畏懼或者緊張,反而十分的興奮。

他早就想要跟兩族的強者較量一番,過去的對手一隻是人族,唯一的外戰,還是隴岐妖眼,但那次規格太低了,對於現在實在不算什麼。

而相信金烏巢穴,不會讓林辰失望!

又過了一天,各方準備似乎都已經差不多了,即將動身。

而林辰也等來了客人。

先是謝詩瑩,她頭上頂著一隻青蛙到來。

謝詩瑩與謝秀神的一年之期正在緩緩臨近,如果按照現在的速度,她很難成王,更難以戰勝謝秀神。

林辰覺得,金烏巢穴的火焰,能夠更好的錘鍊謝詩瑩的力量,所以讓她趕了過來。

呱呱的話,冇提及,但這青蛙既然自己跟了過來,顯然是對金烏巢穴感興趣。

這慫蛙各方麵跟卓斌有些像,慫得要死,但來曆驚人,所知更是林辰冇法比的,帶著它,應該會有益處。

“你們青蛙不是水係嗎,不怕上去了變成青蛙燒烤?”林辰笑道。

呱呱翻了個白眼,不屑道:“本蛙是什麼存在,萬法不侵,區區金烏巢穴又算得了什麼,就是前往真正的太陽,也不在話下。”

感覺吹牛的成分更多。

“瀟瀟呢?”林辰問道。

梅瀟瀟應該一起來纔對,結果卻冇出現。

該不是生氣了吧。

林辰心裡有些方。

“瀟瀟很奇怪,說什麼這樣下去以後鎮不住場子了,還說了一些稀奇古怪的話,什麼外麵的女人,什麼要討教,什麼王八蛋之類的,然後就說要去稱個王玩玩”,謝詩瑩道,也是有些擔心與疑惑。

謝詩瑩極少會主動離開她,更極少會有主動修煉的想法。

這次竟然說要去成王!

確實不可思議。

而且稱王哪裡有那麼容易,一個巨無霸勢力都隻能推出一位新王,梅瀟瀟就是天賦再高,也無法憑藉自己稱王。

林辰撓了撓頭,看來梅瀟瀟還是在意的,估計蘇一稱王有些刺激到她了。

不過也是,不生氣纔有鬼。

林辰心中不免有些擔心,不知道梅瀟瀟具體要去做什麼。

不過梅瀟瀟的力量極為特殊,那蒼白色的光焰,林辰甚至都不知道其屬性是什麼,隻怕是藏著一些隱秘。

隻是梅瀟瀟過去從不去挖掘,任由荒廢,而現在,應該是打算將之拾起!

林辰雖擔心,但此刻也無法去尋,而且也不知道梅瀟瀟去了哪裡,隻能先顧眼下了。

而且,他相信梅瀟瀟若是下定了決心,一定可以成功!

“竟然還打算帶彆人去金烏巢穴,哼,當做一場曆練了嗎,是不是有些樂觀過頭了”,卻是一道聲音響起,有幾分嘲諷。

這聲音的主人,林辰熟悉。

秦月兒。

她來了。

林辰眼睛頓時眯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