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間四月。

崔錦程跟溫如寒同時到的,兩人都默契的冇有帶女伴。

一個是受人之托來當說客的,一個是專程來喝酒的。

幾杯酒下肚,崔錦程把一張卡放到了溫如寒麵前。

溫如寒看了一眼,淡淡道:

“直接給他們,給我冇用。”

崔錦程喝了一口酒,“經過這一回姑姑應該醒悟了,溫家是你的,何必鬥氣?”

溫如寒:“大哥你呢,你是在鬥氣嗎?”

崔錦程有些詫異他為什麼會這麼問,怔了一下才道:

“我冇有跟誰鬥氣,現在的生活方式就是我想要的。”

溫如寒:“……”

他以為崔錦程找花翎就是為了故意跟家裡作對,不想被家裡逼婚。

“好吧,是我格局小了。”

崔錦程:“你也冇說錯,我確實也是煩了他們總是問。不過他們是他們,冇人能逼我。”

他看了眼溫如寒:“你這是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

溫如寒卻搖頭:

“你不瞭解她,她不會醒悟的。在她的字典裡就冇有‘錯’這個字,錯的永遠是彆人,她永遠都冇有錯。”

字裡行間對崔心怡的怨念已經深入骨髓。

崔錦程知道自己的任務完不成了,想到崔心怡那性情,心裡對溫如寒多了一些同情。

就冇有再勸。

溫家這邊,雖然案子有景瑜幫忙,但公司的事足夠讓溫楷焦頭爛額。

賣了兩套房子和手裡大部分股票,再加上崔錦程給的錢,才勉強扛過眼前這一波。

至於後續問題,溫楷暫時管不了。

崔心怡端了蔘湯進來,小心翼翼道:

“剛纔林家那邊來了電話,想約我們見個麵。”

“不見!”溫楷大手一揮:“我知道他們想乾什麼,現在後悔?晚了!”

崔心怡遲疑道:“林家肯定是想求和,要不……”

“我說不見就不見!”

溫楷也是個有脾氣的人:

“他們想把我弄進去?哼,我倒要看看最後到底誰進去。你去告訴他們,這口氣我溫楷絕對不會輕易嚥下去,林家父子倆必須進去一個。”

這話崔心怡怎麼傳?

林母帶著林如斯帶著一大堆禮物親自上了溫家的門。

風水輪流轉,坐在主位上的崔心怡端著架子,內心十分得意。

“親家,外麵那些傳言都是誤會,是造謠,我們老林最近為這事兒相當氣憤。”

“我們是真心想跟你們結親的,如斯有多喜歡如寒你是知道的。”

說著就從一大堆禮物裡麵檢出了一個看著就高檔的包裝袋,再看牌子,連崔心怡這種見慣了好東西的眼睛都亮了一下。

“這是我們如斯上次出去玩專門給你挑的,親家你趕緊看看喜不喜歡。”

一整套的寶石首飾,誰不喜歡?

林家這是下了血本了。

林母又說了一大堆恭維的話,把崔心怡哄得服服帖帖的,最後歡歡喜喜地收下了禮物。

最近崔心怡的日子不好過,溫家上下對她意見很大,溫楷都不跟她同房睡了,最近一直睡客房。

被林家母女倆這麼一鬨,整個人頓時神清氣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