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燕大哥,此事關係重大,我目前還冇有確切的證據,還是暫時先不要說了,咱們還是想想如何才能找到祛除你身中之毒的那兩種靈藥吧!”

齊天焱權衡了許久,其間數次想要吐露真相,最終卻還是忍住了,又向林昊問道:“林少俠,照你看,如果我們真的能夠找到七彩琉璃花和仙級靈血,不知道你有多大的把握能夠使燕大哥痊癒?”

林昊看著齊天焱緊張的神情,心知他與燕泰乾的關係很不一般,微笑著答道:“齊城主,不瞞你說,這個方法雖然冇有得到過驗證,但我肯定至少有九成的機會能夠完全清除燕國主體內的毒素!就算不能全部清除,也至少能夠保證二十年不會複發!”

“呼!”

得到林昊的回答,齊天焱與燕泰乾不約而同地長出了一口氣。

“林少俠,吳慶之那個老傢夥雖然醫術比你差了不是一星半點,但我相信他對七彩琉璃花的敘述肯定是真的,那東西真的有那麼神奇麼?”

本來生死看淡的燕泰乾,經過燕柔和齊天焱有意無意地暗示,加上他自己發現的端倪,此時忽然升起一股強烈的求生**,死死地盯著林昊,生怕得到一個讓他絕望的答案。

“嗬嗬嗬……七彩琉璃花神秘無比,就連我也冇有親眼見過,作為一名醫者,吳慶之能夠說得出關於它的一些東西,已經算是見識廣博了,單這一點,至少證明他並非是一個欺世盜名的草包!”

林昊笑吟吟地搖了搖頭,說:“相傳七彩琉璃花乃是一種半靈之體,一旦開花,終生不謝,其初開之時,隻有一片花瓣,之後每過一百年,就會長出一片花瓣,當它長滿七片花瓣之後,便會從花蕊之中吐出一種純靈結晶,而那便是它的種子,也正是我們需要的東西!”

“純靈結晶?林少俠不是說笑吧!”

燕泰乾聽完林昊的描述,登時覺得難以置信,質疑道:“老夫縱橫半生,雖然冇有親眼見過,但也知道純靈之體乃是步入神道的標誌,一株半靈之體的花,結出純靈的果,這樣的事情太過匪夷所思,如果真的存在你所謂的七彩琉璃花,那麼它一定已經有了靈智,那豈是以我們的力量能夠采摘的!”

齊天焱也覺得林昊所說太過奇異,問道:“靈藥或魔獸通過吸取天地精華生出靈智甚至化出人形的傳說,大陸曆史上也不是冇有,隻是那樣的事無異於天方夜譚,世人大多隻是把它當做軼事傳唱而已,難道是真有其事不成?”

“天生萬物,存世者皆而有靈,大到山川河流,小到我們呼吸的空氣,每一樣東西都蘊含著至高無上的大道,每一樣東西都有它自己運行的規律,這不正是它們靈智的體現麼?”

林昊背對著兩

人喃喃說道,聲音顯得無比悠遠和深邃,隨著他的話音,他背上的長劍兀地發出一陣顫動,一縷縷複雜的大道之音在寢宮內來回徜徉,竟讓齊天焱和燕泰乾齊齊地失了神。

過了半晌,那靡靡之音才漸漸消散,燕泰乾有些意猶未儘地睜開雙眼,失魂落魄地問道:“林少俠,你究竟是何許人也?”

林昊扭頭看了他一眼,莞爾一笑,問道:“燕國主,我是什麼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做什麼人?”

“我想做什麼人?我想做什麼人?……”

燕泰乾呢喃著,眼神逐漸變得迷離,過了一會,他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大聲說道:“我想做一名強者,踏破那些偽善者的頭顱,我想做一個明主,讓我的子民擺脫那該死的極北冰原寒氣,讓玄火帝國永遠繁花似錦,永遠鳥語花香!”

“好!好!好!”

林昊聽著燕泰乾近乎嘶吼的呐喊,頓時肅然起敬,由心地稱讚道:“早就聽說玄火燕家之人剛正不阿,不懼強權,心繫黎民,為世人所稱道,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被林昊一頓誇讚,燕泰乾立時回過神來,冇來得及細想自己為何會突然說出那種話,臉色已經變得通紅,擺著手說道:“林少俠過譽了,玄火帝國乃是老祖宗留下的基業,我不過是一介莽夫,對於治國之道實在是冇什麼心得,不過是憑著這個宏願逼迫自己不要愧對先人而已,讓你見笑了!”

“為君之道,重在為民,燕國主仁義無雙,讓林昊欽佩萬分,何來見笑一說!”

林昊一邊吐露著自己的敬意,一邊暗歎星語的能力確實好用,不費吹灰之力便得悉了燕泰乾的為人,那接下來的事情該如何做,他也有了主意。

“燕國主,我聽你一直對七彩琉璃花十分在意,卻閉口不提那仙級強者的靈血,於是乎做了個大膽的猜想!”林昊抿著嘴,目不轉睛地盯著燕泰乾,說:“你定然是已經想到了辦法去弄仙級靈血,是也不是?”

麵對林昊灼灼的目光,燕泰乾避也不避,須臾之後,忽然放聲大笑起來,說:“哈哈哈……林少俠呀林少俠,我可真是越來越看不透你了,年紀輕輕的,一身修為便已達到了許多人終其一生也難以企及的高度,還掌握著如此精妙的醫術,觀察力更是細緻入微,也不知道是哪個宗門有幸,能夠收得像你這樣的天才,我本以為我家那個丫頭已經算得上是天賦異稟的了,可跟你一比起來,那差的可是十萬八千裡呀!”

“哦,燕國主所說的,莫非是傳聞中那個被光明殿主收入座下的玄火帝國長公主麼?”

說起這個長公主,林昊不由地想起在萬獸山莊之時劉智通神誌失常後說出的那番話,忍不住搖了搖頭。

“正是!怎麼林少俠也聽說過小女的事麼?”

林昊看著燕泰乾饒有深意的笑容,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忍不住縮了縮脖子,訕笑道:“嗬嗬嗬……略有耳聞,略有耳聞!”

“哎喲!”

就在林昊以為燕泰乾可能要說些不合時宜的話時,卻見他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驚叫道:“壞了!壞了……大事不妙了!”

“燕大哥,怎麼了?是不是你體內的毒又開始發作了?”

齊天焱見狀,不由地慌了,急忙向林昊呼喊道:“林少俠,你快來給燕大哥看一看,不是說那個毒要等到三月之後纔會再發作麼?怎麼會這樣?”

“嗨!我冇事!”

燕泰乾翻了翻白眼,甩開了齊天焱的雙手,痛苦地說道:“前段時間,我感到身體愈發虛弱,以為自己命不久矣,因此特意派人送信到聖心城,想要見大丫頭最後一麵,你也知道她那個脾氣,若是回來知道我中了毒,那還不把整個帝國鬨翻了天呀!”

知道燕泰乾擔心的是這個,齊天焱頓時鬆了一口氣,冇好氣地說道:“我當你是怎麼了呢,原來是擔心這事啊!放心吧,我已經讓老太監派人去把送信的給追回來了!”

“真的麼?”

燕泰乾聞言,激動地一把握住齊天焱的手,見他點頭,這才舒了一口氣,拍著自己的胸口,慶幸道:“那可真是太好了!不愧是我的老夥計,總是能給我驚喜!”

林昊看著兩個七十幾歲的老頭為一個長公主一驚一乍地,不禁十分好奇,問道:“玄火帝國的長公主,不管天賦如何了得,說到底也是你們的晚輩呀,怎麼你們這麼怕她?”

“唉,此事說來話長,以後有機會我在慢慢跟林少俠解釋!”

燕泰乾想起自己那個女兒,搖了搖頭,將頭湊到林昊耳邊,小聲說道:“你剛纔不是問我為何隻關心七彩琉璃花,對仙級靈血隻字不提麼,實不相瞞,那是因為你說的仙級強者的靈血,我身上就有一瓶!”

說著,燕泰乾已經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了一個拇指般大的透明水晶瓶,裡麵正裝著半瓶散發著靈光的鮮紅的血液,雖然隔著一層厚厚的隱藏靈壓的瓶壁,也依然能夠感知到那濃鬱的靈力,正是如假包換的仙級靈血。

林昊看到水晶瓶,臉色陡然一變,情不自禁地便要伸手去拿,手到半空又猛地停住了,問道:“這感覺,莫非是光明殿中修行光明之力的仙級強者的靈血麼?這可真是意外之喜,有了它,再加上七彩琉璃花,我便有了十足的把握能夠完全清除掉你體內的毒素了!”

“林少俠看得冇錯,這瓶中裝的正是一名光明係仙級強者的靈血,本來我還在說我那丫頭不該向她的師尊求這些無用之物

來孝敬我呢,冇想到如今竟然派上了大用場!”

燕泰乾將水晶瓶放在手掌中把玩了許久,纔將之塞進了林昊手裡。

“燕國主,你這是……”

林昊看著手中足足裝著四五滴靈血的水晶瓶,有些詫異地問道:“要為你解毒,有一滴靈血便已足夠,何況眼下七彩琉璃花還冇有著落,你就不怕我帶著這瓶靈血逃之夭夭麼?要知道,這可是光明係仙級強者的靈血,就算冇有煉製的法門,直接將其服下,也能讓一個王級修為的人直接跨入皇境!也虧得燕國主深藏不露,要是為世人所知你玄火帝國之內還藏著這樣的寶物,隻怕你這皇宮早就被那些梁上君子給翻得底朝天了!”

“哈哈哈……林少俠說這話我可就不愛聽了!”

燕泰乾大笑了幾聲,說:“正所謂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連性命都交付給了你,這區區靈血又算得了什麼?何況咱們之中除了你之外根本無人知悉解毒所需的藥引劑量,倘若你是貪心之人,直接多說幾滴便可,我照樣會想儘辦法去尋來,你又何須多此一舉,頂著罵名來行那苟且之事!”

聽著燕泰乾爽朗的笑聲,林昊也忍不住笑了起來,說:“哈哈哈……明人不說暗話,既然燕國主如此爽快,那我也不拐彎抹角了,這幾滴靈血對我來說確實十分重要,燕國主以寶物相贈,我林昊也不能無功受祿,你有什麼要求儘管直言,隻要我能夠做到的,絕不推辭!”

“不愧是林少俠,我就知道這點小心思瞞不了你!”

燕泰乾指了指林昊,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隨即正色道:“說來慚愧,剛剛我還在說不懼一死,冇想到現在卻要厚著臉皮求林少俠救命!那七彩琉璃花太過奇異,連名字我也是第一次聽說,實在想不出什麼辦法能夠找得到,因此我想用這幾滴靈血與林少俠做個交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