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劍語清歌 >   第八章 前因後果

林昊和楚天行在楚天嵐的帶領下,穿過後院,七拐八拐地來到了位於城主府後花園假山內的一個密室之中。

進入密室,楚天行看著密室內玲琅滿目地陳列著各式各樣令人眼花繚亂的奇珍,心中無比詫異。他作為楚天嵐的獨子,在府內生活十五年之久,對府內的一草一木皆是瞭如指掌,卻從不知在自家的後花園內藏著這樣一個隱秘所在。

密室兩旁立著兩列長長的櫃子,正中擺著一個香案,香案之上那個古樸的香爐裡還插著一柱未燃儘的奠香,香爐後麵則懸掛著一副黯舊的古畫,畫中是一個身形俊朗的男子,身著青衫,單手持劍,一手負於身後,傲立於雲端之上,一股睥睨天下的姿態躍然紙上。

林昊見著古畫,神情立即變得嚴肅起來,快步走到香案跟前,拿起三支香,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香頭用靈力將之引燃,恭敬地插入香爐之中。

“天行,還不去給老祖宗叩頭上香!”楚天嵐說道。

楚天行心中疑惑,卻還是按照父親的吩咐恭敬地走到案前上香叩頭。

“怎麼伯伯冇跟天行兄弟提起過宗門之事麼?”林昊出聲問道。

楚天嵐搖了搖頭,答道:“自從三十年前的那場變故之後,那邊的人對七大國的控製愈發嚴密,整個大陸到處都是他們的眼線,我也是為了安全著想才一直瞞著天行,就怕他年少氣盛,耽誤了少主的大事!”

“不過,眼下少主即已出山,也該是時候告訴你事情的真相了!”楚天嵐扭頭看向了楚天行。

楚天行聞言,眼中閃爍著起興奮的光芒。從林昊出現到現在,他腦海之中一直充滿了疑問,似乎自己的父親身後隱藏著一個巨大的秘密,而此刻終於到了秘密揭曉之時。

“天行,你知道這畫上之人是誰麼?”楚天嵐問道。

楚天行聞言,搖了搖頭。

隻見楚天嵐看著畫像之上的人,陷入了回憶之中,過了一會兒,才慢慢地說道:

“兩千多年前,在人族聖地聖心城中,降生了一名日後無敵於世的嬰兒,他的父親,聖心十殿旗下的紫衣仙王向人神請賜,嬰兒被賦名傲天,也就是畫中之人。他的誕生,註定要將人族在大陸的地位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當時,幾乎整個聖心城的人都是這樣的想法。因為傲天先祖,是自劍元聖祖消失以來的幾千年中大陸上出現的第一個身賦七色靈光之人,也就是說人族可能會出現繼劍元聖祖之後第二位能夠踏入聖境的領袖!七色靈光像是被混沌賜予的聖物一般,給傲天先祖鋪下了一條僅屬於他自己的修行之路。僅僅二十年,他便修成了常人終其一生也不可能達到的神級之巔,無敵於當世!”

楚天行看著父親臉上揚起的自豪

眼前彷彿浮現出林傲天一人一劍睥睨天下的英姿!

忽然,楚天嵐話鋒一轉,重重地在身邊的櫃子上打了一拳,說道:“可是,就在傲天先祖踏遍大陸覓到了七種靈引,想要一舉踏入聖境之時,聖心城的十殿神君卻突然聯手向先祖發起偷襲!”

“啊!”楚天行驚呼一聲,一旁的林昊也是青筋暴起,滿臉憤恨。

“神級強者,修為即便隻差毫厘,戰力也有雲泥之彆。傲天先祖雖然冇料到十殿神君會聯手攻擊他,可憑藉著自身無敵於世的修為,還是擋住了十殿神君的聯手一擊。令人不齒的是,十殿神君一擊不中,心知已再無機會取勝,竟然用傲天先祖雙親的性命作為要挾,讓其自絕而亡!”楚天嵐咬牙切齒地說。

“十殿神君一直被人族奉為守護神,冇想到他們會如此不堪,竟作出以人至親要挾的手段,若是被世人所知,聖心城的光輝形象不就崩塌了麼?他們為什麼這麼做?”楚天行問道。

“哼,什麼守護神,不過是一群沽名釣譽,道貌岸然的小人罷了!劍元聖祖消失後,人族不斷地排擠百族勢力,最終惹得百族聯手向人族發動了百族之戰,將劍元聖祖建立的聯盟搞得分崩離析。百族之戰的慘狀無須我贅言,如今大陸靈氣稀薄,元素法則紊亂,聖心城的人族就是罪魁禍首!傲天先祖在遊遍大陸之後,見百族被人族欺壓,苟存於偏遠之地,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便於心不忍,跟十殿神君商討想要恢複劍元先祖創建的百族聯盟。冇想到幾千年身居上位的十殿神君衷於霸權,表麵應允,背地卻謀劃著扼殺傲天先祖的陰謀!”楚天嵐不屑地啐了一口。

“後來呢?傲天先祖的雙親怎麼樣了?”楚天行追問。

楚天嵐歎了一口氣,說:“還能怎麼樣,雙親的性命被捏在敵人的手上,傲天先祖無可奈何,以雙親的性命為交換條件,束手就縛,被關進了聖心城下的九絕天獄之中。”

“傲天先祖座下收有七名弟子,我們的祖上離原劍主正是其一。傲天先祖本來是安排他們七人為其護法,可在儀式開始之前卻被十殿神君以擔心他們承受不住聖境威壓為由替了下來,他們則守在殿外。在得知殿內的異變之後,七人急忙遁出城外,想要再覓機營救。可不曾想十殿神君冇給他們這個機會,在將傲天先祖封入九絕天獄之後,竟然立馬將其雙親殺害了!”楚天嵐悲憤道。

“以卑劣的手段要挾也就罷了,居然還出爾反爾,當真是無恥至極!”一向隨和的楚天行也暴躁了起來,怒罵道。

楚天嵐接著說:“祖上等七人在得知訊息後,人人怒火中燒,當即決定破釜沉舟,殺入九絕天獄拯救傲天先祖。九絕天獄建於聖

心城地底極深之處,全部是用能夠遏製靈力的殺氣石所築,修士進入其中,也會變得於普通人無異,故而其中並無守衛,因為冇人會傻到去九絕天獄之中救人。也幸虧如此,七人才得以殺了進去,可能十殿神君也正等著祖上他們自投羅網將之一網打儘呢!可令他們冇想到的是,殺氣石並冇有能夠完全壓製住傲天先祖體內的靈力。他見祖上七人捨命救援,喜出望外,將一個暗藏於心底的計劃交付給了他們,而後利用體內殘存的靈力催動離天之陣,將七人從九絕天獄之中傳了出去。”

林昊聽到此處,開口說起另一段緣由:“先祖當年修為突破神級,便在大陸之上四處遊曆,踏遍七大絕地,為的就是尋找七種精純至極的靈引,以期能夠突破聖境。他便是在那時結識了先祖母,二人一見傾心,互托終身,也正是從先祖母口中,先祖得知了一個危及整片大陸生靈的傳說,先祖那時才明白劍元聖祖建立百族聯盟的目的。作為天地誕生之後第二位身負七色靈光之人,先祖感覺自己似乎就是為了拯救大陸而生,因此他決定繼承劍元聖祖的遺誌,聯合百族之力,一起麵對將要出現的危機!可冇想到的是,聖心城的人居然利慾薰心,為了一己私利,不顧大陸安危,反而群起攻之!”

“天地無極,冥冥之中自有定數,聖心城枉負聖心之名,卻不想傲天先祖早已留下血脈,甚至不惜犧牲自己,佈下千年之局,為的就是救蒼生於傾覆之舟,挽狂瀾於既倒之勢,少主今日攜聖劍出山,必是到了先祖預言之時,我立即遣人分赴六大家族,咱們一擁而起,將聖心城那夥欺世盜名的鼠輩推下神壇!”楚天嵐堆積了滿腔的怒火早已壓得他不堪重負,義憤填膺地呼喝著。

“楚伯伯稍安勿躁!聖心城統領大陸近萬年之久,其底蘊之深厚不可想象,加之三十年前的那件事已讓他們有了防範,貿然而動必會重蹈覆轍,此事還需從長計議。”林昊出言製止了楚天嵐。

“那少主的意思是?”楚天嵐想了想也對,便向林昊問道。

林昊從身後取下被麻布包裹著的長條,隨著纏繞著的麻布被一點點褪去,一柄古樸的長劍呈現在楚天嵐二人眼前。劍身長近四尺,比尋常之劍長了足足兩寸,劍柄被一根黑色的細繩纏繞,劍格呈龍頭狀,劍身從龍口噴吐而出包裹在劍鞘之中,劍鞘通體漆黑,顯得陰沉沉的。

林昊雙手拿著長劍,說:“先祖所言的危機,關係著整個大陸的命運,我們要麵對的可不僅僅隻是聖心城而已。隻是他當年與先祖母二人聯手將預言封印在此劍之中,非至聖境,無人能夠解開封印,因此我現在也無從得知我們所要麵臨的到底是什麼!眼下

我們要做的,就是壯大自己的力量,一步一步地撥開這諸多迷霧!”

“少主打算先從哪一步走起?”楚天嵐又問。

林昊沉吟了一會兒,說:“眼下神風國困於獸潮之擾,正是個好機會,你作為神風三皇之一,也該表現表現吧!”

楚天嵐看著林昊的眼神,心領神會,笑而不語。

“對了,我讓你派人將落日森林外那個鎮上的居民轉移的事你辦妥了麼?”林昊忽然問道。

“少主放心,鎮上的村民全部安然無恙。至於我那幾個家將,他們的家眷我也安排好了。”楚天嵐拍了拍胸脯道。

林昊有些愧疚地說道:“他們五人雖非我所殺,卻也是因我而亡,你就將他們的後人收在門下吧,也算是對他們的一點補償!”

“屬下替他們謝過少主,他們的後人能成為少主的門人,相信九泉之下他們也會很高興的!”楚天嵐高興地致謝。

一旁的楚天行此時方纔明白過來,他們在回程之時何以落霞鎮上空無一人,起初他還以為是那裡的村民已儘數葬身魔獸之口,不曾想竟是自己父親的傑作。

林昊忽然微笑著拍了拍楚天嵐的肩膀說:“籠罩了劍元大陸幾千年的陰霾,我們就從神風國開始一點一點地將其清除吧!楚伯伯,你表現的機會來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