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少年領頭的一群人對萬獸山莊發生的大戰皆有耳聞,但真當麵臨林昊的靈壓的時候才感受到他的恐怖。

“好強的靈壓!”

“他真的隻有十幾歲麼,怎麼可能!”

“停手吧,我快受不了了!”

……

伴隨著一聲聲低沉的叫聲,林昊的靈壓還在一點一點地增強,漸漸地,已經有不少人承受不住,無力地跪倒在地。

須臾之後,堂中的四五十個人已經倒下了一大半,隻有青衫少年等八名王級還在咬牙堅持著,他們每個人臉色都被憋得通紅,額上佈滿了冷汗,青筋根根鼓起,呼吸聲像牛一般沉重,顯然也已快到了極限。

林昊見狀,兀地收回了靈壓,幾人隨即感覺肩上變得無比輕鬆,齊齊地發出一聲呻吟,險些倒了下去。

“不愧是能夠操控天樞神爐的人,有林大俠坐鎮,萬獸山莊從此可以高枕無憂了!”

過了好一會兒,青衫少年才緩過氣來,他看著林昊,眼神中閃動著不知是畏懼還是欽佩的亮光,甩了甩袖子,無奈地自嘲道:“可笑我等不自量力,竟然狂妄到以為可以庇護萬獸山莊,若是傳了出,那可真是貽笑大方,林大俠,龍莊主,就此告辭!”

說罷,青衫少年竟領著一群人拂袖而去,神色間顯得十分落寞和孤單,但卻冇有一絲怨恨和不滿。

“且慢!”

林昊看著青衫少年蕭索的背影,不知怎地,心中竟然升起一絲同病相憐的感覺。

少年回過頭來,看了看有些失神的林昊,略顯不滿地問道:“怎麼,林大俠還有什麼指教麼?”

“少主,東西取來了!”

就在這時,楚天行突然從人群中擠了進去,將一個乳白色的玉盒呈給了林昊。

“嗬嗬嗬……周兄言重了,如你所言,在場諸位皆受絕影門之害,身負同樣痛苦的人之間不應心存芥蒂,你們特意來此,萬獸山莊雖然剛逢大難,但也不能讓各位空手而歸。”

林昊微微一笑,將白玉盒遞給青衫少年,說道:“我本非萬獸山莊之人,但見各位義士忠義無雙,便越俎代庖,替龍莊主將這個東西贈予各位,希望能夠助你們一臂之力,早日完成大業!”

“這是?”

青衫少年看著白玉盒,隱隱感覺到一股讓他心馳神往的氣息從盒中傳出,伸出的雙手竟開始抑製不住地顫抖起來。

“化……神……丹!”

打開盒子,一股濃鬱的靈氣撲麵而來,青衫少年猛吸了一口,瞬間覺得精神大振,體內的靈力猶如餓極了的魚兒聞到了魚食的氣味一般躁動不已,嚇得他急忙將盒子蓋上。

“林大俠,你這是什麼意思?”

雖然心中奇癢難忍,恨不得直接抓起盒裡的靈丹喂入口中,但最

終理智還是戰勝了衝動,青衫少年強忍住內心的**,將玉盒死死地抱住,生怕一不小心讓其掉落,向林昊問出了心中的不解。

“你們不是特意為此而來麼?怎麼我正把它給你,你又不敢要了?”

林昊扭了扭頭,笑答道:“莫非你們懷疑我在靈丹裡麵動了手腳?既然這樣的話,那你還是把它還給我吧!”

“林大俠誤會了!”

青衫少年見林昊說話間竟伸手要將玉盒拿回,急忙扭過身子往後退了幾步,解釋道:“林大俠戰力絕頂,若是你有心對付我們這些人,何須用這種令人不齒的手段引世人非議,我隻是有一事不明,想請林大俠指教!”

林昊看著青衫少年,心中的讚賞愈發強盛,三言兩語間,不但封住了他在靈丹中動手腳的可能,還表明瞭自己並非不想要那一盒靈丹的立場,謹慎中帶著一絲不要臉,簡直與他如出一轍。

“哈哈哈……周兄心直口快,這份坦蕩真讓我佩服!”

林昊仰頭大笑了幾聲,說:“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實不相瞞,我之所以將這盒靈丹贈予各位,是想讓大家幫我做一件事!”

青衫少年聽到林昊的話,明白自己的小心思已被看穿,頓時有些尷尬,沉默了一會之後,纔開口說道:“我等今日冒昧闖入萬獸山莊,林大俠非但冇有怪罪,還將化神丹此等神物贈予,足見你胸襟廣闊,林大俠但有所命,我等無有不從!”

“周兄過獎了,麵對絕影門,你我理當同仇敵愾,這盒丹藥乃是我最近幾天利用龍天陽煉製的化神丹仿製而成,雖然藥效與之不相上下,但是持續的時間卻要短一些!”

林昊頓了頓,又說:“其實即便是龍天陽花費四十年時間收集各種奇珍異寶煉製的那爐丹藥,也配不上化神之名,相傳真正的化神丹,可以直接讓修士獲得永久性的靈力等級的提升,甚至在太古時期,曾經有一名仙級強者通過服用化神丹,直接跨入了神道之境!”

“什麼?!”

林昊的話當即引起一片嘩然,不僅是青衫少年那些人,連楚天行他們也驚呆了。

神道對於所有修士而言,都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境界,自古以來,能夠跨入那個境界的人無一不是天選之子,凡人彆說做,連想都要有莫大的勇氣。而通過服用丹藥便能突破神級,這樣的事情對於世人來說無異於天方夜譚,完全重新整理了他們的認知。

“不過嘛,那種完美狀態下的化神丹,煉製的條件也極為苛刻,其困難程度完全不亞於自己通過修煉突破神級,甚至猶有過之!因此近萬年的曆史中,也鮮有人願意去嘗試!”

隨著林昊話鋒一轉,眾人激動的心情瞬間變得平靜了不少,林昊見狀,接著說道

“我將這盒靈丹贈予各位,隻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不到與絕影門決戰之日,眾位切不可輕易服用,否則打草驚蛇,讓他們有了準備,隻怕無數人的心血都要毀於一旦,玄火帝國便再無翻身之日了!”

“原來林大俠說的是這個!”

聽到林昊的要求,青衫少年長出了一口氣,原本緊鎖的眉頭頓時舒展開來,笑道:“嗬嗬嗬……林大俠放心,我等為了對付絕影門,這些年一直忍辱負重,為的就是一旦出手,就必須要做到一擊必殺,絕對不能給對手一點反抗的機會,你說的事情,我們一定會照辦!”

“這盒靈丹就暫且放在我這裡,隻等哪天時機成熟,大家再分而食之,讓絕影門那些傢夥親自嚐嚐,他們屠戮龍家三十七條人命特意煉製的這個東西究竟有著怎樣的威力!”

眾人對青衫少年十分信服,對他的提議紛紛表示讚同,看得林昊連連點頭。

他之所以選擇留在萬獸山莊,一方麵是為了找尋關於天樞神爐和化神丹的記載,另一方麵則是為了應對眼前的局麵。

不過有一點卻是出乎他的預料,他本以為等來的會是一些心懷叵測的貪心之輩,不曾想竟然會是青衫少年一眾絕影門的死敵。

這些人中,充斥著玄火帝國的三教九流之輩,而且實力也不低,能夠將其納入麾下,對林昊來說,無異於多了一大助力,他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贈予青衫少年的靈丹,已經將萬獸山莊刑堂內庫存的藥物消耗一空,他煉製那盒靈丹的初衷,本是想用於強化萬獸山莊的實力,現在看來,隻能另謀他途。

不過,能夠用一盒靈丹換來這麼強的部眾,絕對是一個合算的買賣,此時的林昊內心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

“報!”

就在眾人都在因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喜笑顏開之時,一個萬獸山莊的弟子忽然從門外闖了進來,大聲向龍子翼稟報道:“莊主,炎神宗五長老,炎爆張煌率弟子在山門外求見!”

“什麼?炎神宗?!”

龍子翼從那弟子手中接過拜帖,仔細看了看,將之拿到林昊麵前,憂心忡忡地說道:“主人,那炎神宗與我萬獸山莊曆來井水不犯河水,此番突然造訪,隻怕來者不善,你看……”

“龍莊主不用擔心,炎神宗這些年雖然風頭正盛,卻從未有過仗勢淩人的表現,在帝國內的口碑還算不錯,想來不會做出乘火打劫的齷齪之舉!”

青衫少年站了出來,說到一半,兀地想到自己等人今日若不是有林昊在場,隻怕已經乾出落井下石的事,不由地有些尷尬,撓了撓頭,訕笑著又說:“嘿嘿嘿……再說了,有我們這麼多人在,就算他張煌如何勢大,也肯定不敢輕舉妄動,你

大可開門迎客,彆折了萬獸山莊的麵子!”

“主人,你怎麼看?”

龍子翼冇有理會青衫少年的提議,轉而向林昊問道。

“炎神宗!嗬嗬嗬……”林昊輕蔑地笑了笑,對青衫少年說道:“周兄,我等結成同盟之事,暫時還不宜昭告天下,以我之見,你們還是迴避一下吧!”

“這……”

青衫少年有些猶豫著問道:“林大俠,那個張煌來突然前來,估計也是在打化神丹的主意,要不我們還是留下來幫萬獸山莊漲一點聲勢?”

麵對青衫少年的堅持,林昊冇有應允,直接拒絕道:“不用了,一個小小的張煌而已,還掀不起多大的風浪!你們儘快離去吧,切不可引起他們的注意,有事我會派人與你聯絡的!”

青衫少年見林昊態度堅決,隻得悻悻地領著一眾人轉身離去。

“炎神宗麼?我早就想會會你們了!”

看著青衫少年一行離去的背影,林昊嘴角浮現出一抹邪魅的笑意,輕聲低吟著。

“少主,你說莫大叔會不會也來了?”

楚天行自幼受莫聞道照顧,從未與之分開超過一月,此時聽到炎神宗的名號,也變得有些興奮起來。

林昊搖了搖頭,答道:“應該不會吧!老莫今非昔比,此刻恐怕已經成為炎神宗的心頭肉了,怎麼可能輕易出動!”

聽著林昊的分析,楚天行頓時變得意興闌珊,歎息道:“如此說來,那可真是太可惜了,與莫大叔分彆了這麼久,也不知道還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見到他老人家!”

“嗬嗬嗬……用不了多久,我們應該就能看到他了!”林昊摟著楚天行的肩膀,笑道:“不過你可得做好心理準備,現在的莫聞道,可不再是老人家咯!”

“哈哈哈……久仰萬獸山莊大名,一直無緣登門拜訪,今日冒昧前來,唐突之處還望龍莊主原諒則個!”

楚天行被林昊的話弄得雲裡霧裡,正要詢問,卻聽到一陣爽朗的笑聲,轉頭一看,卻見張煌已帶著五名弟子走了進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