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為什麼呀,哥哥,小語想幫助你麼!”

聽到林昊的拒絕,星語頓時嘟囔起嘴,顯得十分委屈的樣子。

以往無論是發生什麼事,隻要星語表現出不開心,林昊都會極儘心力地哄她,可是這次他卻冇有。

麵對星語的不快,林昊神色嚴肅依舊,冷冷地說道:“小語,我不是告訴過你麼,一定不要輕易在外人麵前表現出你的能力,否則一旦被聖心城的人發現,那對你來說可能是滅頂之災!”

“我此次動用你的力量來對付劉智通,也是逼不得已,往後冇有我的允許,你絕對不能出手,就算是我身陷絕境,也不可以,知道了麼?”

話一出口,林昊便意識到自己的語氣太過生硬,捧起星語的小臉,溫柔地說道:“小語,哥哥知道你想幫我,但是你的身份太過特殊,吳承祖發現你之後的表現你也看到了,聖心城的那些人對你們異族之人那種近乎瘋狂的執念,想想都讓我覺得可怕,一旦讓他們知道你的存在,可能不僅是你,還有你背後的人都會麵臨一場浩劫,所以你千萬不能意氣用事,好麼?”

“哼!那些壞傢夥,小語纔不怕他們呢!”

星語撅著嘴冷哼了一聲,身子扭到另一側,顯然是對林昊的態度有些生氣。

“額!”

二人之間雖然相處時間並不很久,可早已心靈相通,林昊如何不明白星語心中所想,知道她肯定已經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隻是因為自己嚴厲的語氣才一時心有不快。

“好了,小語不生氣了啊,是哥哥不好,不該那麼大聲跟你說話,哥哥自己罰自己!”

“啪!”

“哥哥不要!”

星語背對著林昊,聽到身後傳來一道掌摑之聲,急忙回過身來,卻見林昊雙手合十,笑吟吟地看著自己,立即明白她被林昊耍了。

“壞哥哥,找打!”

說著,羞憤的星語揚起拳頭便向林昊打了過去。

“救命啊,瘋丫頭殺人了!”

自從進去萬獸山莊以來,林昊日夜謀劃著今日之戰,一直冇有靜下心來好好陪伴過星語,此時諸事皆已落幕,他終於偷得半日之閒,二人在廢墟上追逐打鬨,好不開心!

經此一役,萬獸山莊原本錯落有致的莊園樓舍被摧毀了一大半,莊中弟子死傷也不在少數,想要恢複元氣肯定要花不少的時間。

不過好在龍子翼已經突破皇級,有他坐鎮,萬獸山莊重歸玄火帝國頂級宗門指日可待,一眾弟子有了這個念想,無不鬥誌昂揚,日日不知疲倦地奮戰在重建山莊的工作之中。

昔日威名赫赫的萬獸四王,如今二死一殘,隻有魚桑不知逃到了何處。其中最慘的還屬龍天陽,不但失去了一隻眼睛,還被斬斷了雙手,求生

不得求死不能,本想著到地牢中了此殘生,不料還要遭受沈江河等人一番折磨,可謂是惡有惡報。

沈江河等人本以為林昊與龍子翼冇有注意到龍天陽身上的化神丹,見其被一幫普通弟子押走,表麵上佯裝離去,實則是去劫持龍天陽。

可惜,龍天陽身上的化神丹早已被林昊拿走,任他們對其百般折磨,他也拿不出來,無奈之下,隻得將其丟在山門外,揚長而去。

林昊對萬獸山莊的起源十分好奇,因此並未急著離開,經得龍子翼的允許之後,一心沉浸在山莊的藏書閣內,仔細地查詢著。

一轉眼,已經過去了好幾天,這一日,林昊正端著一本古籍品閱之時,忽然聽到楚天行的聲音在屋外響起:“少主!少主……”

“天行,怎麼了?”

林昊推開房門,看著楚天行一臉焦急地樣子,疑惑地問道。

“少主,你快來,麻煩上門了!”

楚天行看到林昊現身,上前不由分說地一把拉起他的手臂便往外走。

二人一路狂奔,不一會兒便來到正堂之外。

“龍莊主,那東西非同小可,絕影門為了得到它,竟然不惜花費四十年的時間佈下瞞天過海之局,若非蒼天有眼,隻怕他們的陰謀此時已經得逞,可想而知,那東西有多麼重要,以你一莊之力,根本不足以抵抗絕影門,所以還是請你把它交出來吧!”

林昊踏進院內,看到裡麵擠滿了一群裝束各異的修士,龍子翼與三名新任的堂主被圍在中間,一個身著青衫的少年正對著他們侃侃而談。

見此陣仗,林昊已然明白這些人所為何來,湊到楚天行耳邊低語了幾句,抱著雙手靜靜地看著。

院中此時共有四五十人,雖然人數不是很多,但個個都不是易與之輩,單是王級以上修為的便有八個,餘下的人中,修為最低的也是劍尊級的高手。

龍子翼雖然有想過隨著沈江河等人的離去,化神丹的存在必然會引來其他人的覬覦,但也冇想到一來便是這樣的規模,麵對氣勢洶洶的人群,一時間有口難辯,不知該怎樣應對。

直到看見林昊的身影,龍子翼懸著的心才落了下來,臉色霎時間變得輕鬆了許多,向青衫少年拱手說道:“周少爺,你言之有理,我龍家勢單力薄,若是與絕影門正麵交鋒,無異於以卵擊石!”

“哈哈哈……識時務者為俊傑,既然龍莊主認同晚生之言,何不快將那東西獻出來,自此萬獸山莊與我等結成同盟,榮辱與共,有這麼多宗門為你撐腰,諒他絕影門也不敢對你們怎麼樣!”

青衫少年見龍子翼開口,還以為是自己的勸解起了作用,當即向前走了幾步,摟著龍子翼的肩膀親昵地說著。

“這……”

龍子翼小心翼翼地將少年的手撇開,頓了頓說:“周少爺,我想你是誤會了,龍天陽那廝煉製的丹藥,並不在我身上,我如何能夠將其給你!”

“龍莊主,你逗我玩兒呢!”

青衫少年聞言,頓時覺得自己被人戲耍了一般,嘴角一歪,質問道:“龍天陽敗於你手,此時正囚禁於你莊中的地牢內,他身上的靈丹不在你這裡,還能在誰人手裡?”

“嗬嗬嗬……周少爺有所不知,那日大戰之後,渝浪宗的沈江河一眾趁著莊中弟子押解龍天陽入地牢的機會,悄悄將其擄了去,等我發現之時,龍天陽身上已經冇了靈丹的蹤影,想來那東西已經落入了他們手中,我這裡確實冇有啊!”

龍子翼眼珠一轉,將矛頭轉移到了沈江河的頭上。

那日目睹了山莊大戰的人,隻有沈江河一行已經離去,青衫少年能夠率人來到此地,必然是從他們那裡得到的訊息,如果冇有確切的把握證明靈丹還在萬獸山莊,他們怎會貿然來此。

畢竟,為了一個不確定的線索,得罪一個皇級高手,怎麼算也不是一個好主意。

這一點,龍子翼心知肚明,見少年閉口不提他是如何得知化神丹現世的訊息,於是乎將計就計,直接禍水東引,想看少年如何自圓其說。

“龍莊主,你我都是爽快人,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沈江河到底有冇有得到化神丹,你比我更清楚!”

青衫少年沉默了一陣之後,終於拿定了主意,不再藏著掖著,開口說道:“整個玄火帝國的宗門,十有**皆受絕影門之荼毒,今日場中之人,每一個都與之有不共戴天之仇,我們聚集於此,並非是貪圖化神丹的逆天藥效,實則是想看看它是否真如傳說中那麼神奇,以便謀劃接下來的大計!”

“龍莊主,你家族三十七條人命喪生,誰纔是真正的罪魁禍首,我想你不會不知道吧!絕影門神秘無比,而且勢力滔天,連皇室也對其諱莫如深,你雖然突破皇級,但在他們麵前也不過是一隻螻蟻,何不加入我們,咱們集結兵力,替帝國除了這個大害!”

青衫少年一番慷慨激昂的言辭,讓院中的人頓時變得激憤起來,看得出他所言非虛,場中之人多與絕影門有著血海深仇。

“哈哈哈……這位小兄弟說得真好!”

林昊穿過人群走到龍子翼身旁,輕輕拍了拍青衫少年的肩膀,說:“絕影門視人命如草芥,種種卑劣行徑令人髮指,實乃玄火國一大害,人人得而誅之!”

“你是?”

青衫少年見到林昊,先是一愣,隨即認出了他,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兩步,哆嗦著說道:“你是……林昊,那個發現了天樞神爐的人!你還冇走?”

“走?往哪裡

走?忘了告訴你,我這個莊主,不過是掩人耳目罷了,他纔是萬獸山莊真正的主人!”

龍子翼嗤笑著,臉上掛滿了倨傲,彷彿能夠成為林昊的仆從,於他而言已經成為了一眾榮耀。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青衫少年見林昊默認,頓時恍然大悟,朝著龍子翼說道:“難怪你如此有恃無恐,原來你莊中竟然藏了一個能夠操控天樞神爐的人,有了這個大殺器,就算絕影門想對付你們,隻怕也得掂量掂量!我說呢,一個長老,三名門人,連帶著龍天陽這顆棋子和四十年佈局取得的化神丹全部化成泡影,一向睚眥必報的絕影門居然不為所動,現在我終於明白了!”

“周少爺,既然你知道了問題所在,那這化神丹,你還要麼?”

林昊看著青衫少年滿臉驚恐,從懷中掏出裝著化神丹的玉瓶,遞到了他的麵前。

“這……”

見朝思暮想的化神丹終於出現在自己的麵前,少年情不自禁地伸出雙手想要去接,眼看著就要觸碰到玉瓶,又猛地縮了回去,慌張地搖著頭說:“不敢不敢,此等神物,隻有林大俠這般天命之人才能夠有資格持有,放在我手中,簡直是暴殄天物!”

“哼!”

林昊瞪了青衫少年一眼,冷冷地教訓道:“身負家仇,為報宗門之恨使點手段原本無可厚非,但你不該以此為由,對同受其害的落難之人強取豪奪!”

“是……是……是……”

麵對林昊的嗬斥,少年不敢有半點反駁,將頭點得如同小雞啄米一般,連聲稱是。

“倘若是真心對付絕影門的義士,化神丹要多少我給多少,但若是為了一己之私,打著反抗的旗號招搖撞騙,這樣的人,比絕影門更加可惡,我見一個殺一個!”

言畢,林昊身上兀地升起一股磅礴的靈壓,朝著院中人的頭上壓了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