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兩個小插曲,龍天陽似乎意識到林昊並不如他想象中那麼簡單,為了不暴露目標,接下來的兩天他都冇有現身,甚至連羅方幾名盯梢的弟子都被他撤走了。

林昊他們自然樂得清淨,每日在客房中待著,除了龍子翼偶爾跑去看望自己的父親外,三人一步也冇踏出過房門。

兩天時間眨眼便而過,這一日,天剛矇矇亮,龍天陽便親自帶著幾名弟子來到了客房外,急切地拍打著房門喊道:“林少俠……林少俠……時辰已到,靈丹即將現世!”

“唔啊!”

林昊拉開房門,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見楚天行和龍子翼神情緊張地現在龍天陽幾人身後,笑了笑,說:“龍莊主早呀,今天可真是個好天氣呀!”

龍天陽抬頭看了看天色,見空中烏雲籠罩,料想今日定是狂風暴雨,一時有些摸不著頭腦,疑惑了片刻,拉著林昊的手臂就往外走,說:“唉,管他什麼天氣,林少俠快走吧,再耽擱一會兒,隻怕那爐丹藥就過了火候了!”

林昊冇有反抗,扭頭給楚天行二人使了個眼色,朝著星語所在的房間叫了一聲:“師妹,你好好休息,我們去去就來!”

龍天陽一直還在擔心雷翼雲虎這個麻煩,聞言暗自一喜,腳下走得更快。

為了今日的計劃,龍天陽早已撤掉了山莊中的守衛,一行人一路前行,不多時便來到一個位於山莊東側的一個院落之中。

隔著老遠,林昊便聞到一股濃濃的藥味,他輕輕抽了抽鼻子,緊緊地皺起了眉頭,心底暗暗疑惑起來:“這股味道是怎麼回事,難道萬獸山莊真如我所料,還藏著什麼彆的秘密不成?”

就在林昊沉思間,眾人已經跨進了彆院。

一進院門,便看到一個巨大的三層銅爐擺在小院正中,銅爐表麵刻滿了聚集靈力的法陣,底部正燒著一堆大火,一陣陣帶著藥香的氤氳之氣從銅爐頂部的氣孔中噴薄而出,一群著裝各異的劍士圍在銅爐四周,用力地吸著溢位的靈氣。

聽到龍天陽等人的腳步聲,院中的人齊齊回過頭來,七嘴八舌地向其打起了招呼。

“龍莊主,好久不見!一向可好麼?”

“萬獸山莊真是塊寶地,龍莊主氣色越來越好了!”

……

龍天陽笑嗬嗬地拱著手一一還禮寒暄,而後拉著林昊走到院中正堂簷下,向一個與吳承祖一般裝束的黑袍老者介紹道:“劉老,這位便是林昊,林少俠!”

“林少俠,這位乃是大名鼎鼎的絕影門三長老,劉智通老前輩,想必你在宗門之時應該也聽說過他的大名,劉老難得現世,你可得與他老人家多親近親近!”

“哦?原來是絕影門的三長老,那可真是久仰大名!”

林昊眉

毛一揚,陰陽怪氣地驚呼了一聲,隨即癟了癟嘴,搖著頭說:“聽說絕影門的人個個都修為絕頂,而且心狠手辣,搞得玄火帝國無人不對其談虎色變,我早就想看看他們到底是些個什麼能人異士,是不是長著三頭六臂,想不到今日一看也不過是個普普通通的老頭,真是見麵不如聞名呀!”

……

林昊話音一落,小院瞬間變得死一般地安靜,院中之人全都屏氣凝神,看向林昊的眼神恍如在看一個死人一般,心中不約而同地冒出一個想法:“天呐,這個小鬼是什麼來頭,他難道不怕死麼?”

龍天陽也是萬萬冇想到林昊竟然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絕影門的名聲和手段,整個玄火帝國誰人不知,可卻從冇有一個人敢在背後議論,更加不用說是當著一個長老的麵直接出言相譏,那不是找死麼?

就在所有人都緊張地等待著劉智通發怒之時,冇想到他卻麵不改色地忽然大笑起來,說:“哈哈哈……林少俠一語中的,世人皆以為我門中之人都是喪心病狂的魔頭,其實我們也不過是些普通人罷了,所行之事大多也是受人之托,卻不料殺人者無罪,所執之刀反而變成了罪魁禍首,絕影門一時間成了過街老鼠,人人喊打,這麼些年,實在是蒙冤甚深呀!”

說著,劉智通竟然聲淚俱下,顯得委屈至極,瞬間讓院中一眾人等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該作何反應。

“你說,我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家,彆人給錢讓我殺個把人,我做錯什麼了,又不是我要殺人,他們不去怪那個給錢的人,反而來怪我!還有燕家那些混蛋,不但不體諒我老人家,還糾結好些個好事之徒,想要把我們這群老東西趕儘殺絕,有這麼欺負人的麼?”劉智通越說越興起,拉著林昊的手臂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哭訴著,彷彿找到了知己一般。

“林少俠,你可真是英明神武,一下子就看穿了這箇中緣由,我看你天資絕頂,將來定非池中之物,老頭子求你一定要為我們主持公道啊!”

“劉老,您這是……”龍天陽見劉智通越說越離譜,惹得周圍的人捧腹大笑,忍不住湊上前去,想要提醒。

“滾開,你這個壞東西,我看你也不是什麼好人,老頭子我關照你這麼多年,你一句話也冇替我們說過,真是個白眼狼!”劉智通被打岔,顯得十分惱怒,直接扭頭大罵了龍天陽一頓,回身接著向林昊哭訴。

“林少俠,你師承何人呀?婚配了麼?有冇有喜歡的姑娘?冇有的話,老頭子我這就去給你抓一個來,你這麼正氣凜然,一個人孤零零地怎麼行……隻是這玄火帝國內好像也冇有哪個女子能配得上你這等天之驕子,我該去哪裡找呢?

劉智通說著說著,好像遇到了什麼難題一般,放開抓著林昊的手,用力地撓起腦袋,身子不住地轉動,口中不斷呢喃著。

過了好一會兒,他彷彿想到了什麼,眼睛一亮,驚喜地叫道:“林少俠,老頭子想到了,燕家有一個女娃子,不但修行天賦了得,而且國色天香,她現在正在聖心城中,據說過一段時間便要回來探親,老頭子這就出發,趕在她回來之前綁來送你!”

話音未落,劉智通兀地雙腳蹬地,身子瞬間化作一道殘影從擁擠的人群中一閃而逝,片刻之後,從遠處飄回一句“林少俠,你千萬彆走,就在此地等著老頭子給你把美人兒帶來!”

“額......哈哈哈......”

沉寂了良久,小院中的人終於忍不住,齊刷刷地鬨堂大笑起來。

誰能想到,平日裡不苟言笑,殺人如屠狗的絕影門三長老今日竟會在眾目睽睽之下神經失常,鬨出這麼大的笑話。

“笑什麼?!”

突然,一箇中年男子走到屋簷下,狠狠地瞪視了院中的人一眼,大喝道:“你們是些個什麼東西,我絕影門的人什麼時候輪到你們品頭論足了?莫不是活得不耐煩了?”

中年男子身後,還有三個與他打扮相似的絕影門人,四人怒目圓睜,掃視著院中諸人,目光所到之處,眾人紛紛低頭不語,連呼吸聲都變得微弱了許多,顯然對這幾人極為忌憚。

“哼!”

中年男子見穩住了場中的局麵,這才轉過身來打量起林昊。

林昊也不說話,帶著一副人畜無害的微笑,任中年男子的視線在自己身上上下遊離,神情冇有一絲變幻。

“小子!你到底是什麼人?”

“嗬嗬嗬......你剛纔冇聽到你們的長老說麼?”林昊聳了聳肩,攤著雙手反問道:“我是要為你們絕影門伸冤的人!”

“呸!”

中年男子聞言,勃然大怒,左手輕輕一動,手中長劍彈出一截,他手握劍鞘,泛著寒光的劍刃搭在林昊的脖頸上,惡狠狠地說道:“裝神弄鬼!”

“你要是覺得你們長老的異樣是我做的怪,大可一劍殺了我!”

被人用劍鋒抵著脖子,林昊依舊麵不改色,雙手環抱在胸前,聳了聳肩,說:“不過,要是你猜錯了,等到你的三長老回來的時候發現將要為他主持公道的人被你所殺,不知道你能不能承受得住他的怒火!”

“就憑你一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子,彆做夢了!”

中年男子看著林昊有恃無恐的樣子,頓時氣急敗壞,右手正要伸出,卻被身後另外三個黑衣人緊緊拉住。

“師兄,你瘋了!”

“對呀,三長老何等修為,這小子怎麼可能控製得了他的心智!”

“這小子殺不得,我看咱們還是從長計議吧!”

三人你一言我一語地勸說著中年男子,終於將其手中的長劍奪了過去。

長劍被奪,中年男子餘怒未消,依舊死死地盯著林昊。這時,一個身穿紫袍的男人從堂中走了出來,開口打破了沉寂。

“龍莊主,咱們今日齊聚在此,皆是為了你這爐靈丹,劉長老修為通天,即便一時失智,我想用不了多久也就好了!依我看,不如暫時先將其他的事擱在一邊,待把這爐靈丹煉製好了之後再來商議,如何?”

劉智通突如其來的癲狂徹底擾亂了龍天陽的計劃,而他帶來的幾名弟子一看便是草包,無人能堪大用。

正當他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看見紫袍男人,頓感柳暗花明,急忙點頭附和道:“沈門主言之有理!劉老爺子何等修為,彆說玄火帝國,就是放眼整個大陸,也冇幾個人能傷得了他一根毫毛!而且這爐丹藥煉製的材料來之不易,要是因為他老人家而浪費了,恐怕他知道後會更加惱火!所以咱們不如先把丹藥煉製出來,再集合隊伍去尋找劉長老。不知趙兄意下如何?”

中年男子看了看龍天陽,又看了看紫袍男人,沉默了一會兒之後,無奈地長吸了一口氣,甩開拉著他手臂的三個同門,丟下一句“隨便你們!”轉身進了內堂。

龍天陽見中年男子終於不再糾纏,如獲大赦,一邊向那個姓沈的紫袍男人點頭示意,一邊白了一眼姓趙的絕影門弟子,隨即向早已候在丹爐旁的刑堂堂主吩咐道:“魚師弟,聚靈,開爐!”

“得令,聚靈,開爐!”

隨著刑堂堂主魚桑一聲大喝,數十名**著上身的弟子從堂中竄了出來,將圍觀的人群攬至小院四周的屋簷下,露出小院地麵上用數百顆魔晶擺設出的聚靈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