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

龍子翼大驚失色,急忙上前拉著龍天放的手說:“您這是做什麼?孩兒好不容易纔找到您,怎麼可能捨您而去?”

“翼兒,我的孩子!聽為父的話,快點走吧!能走多遠走多遠,不要想著替我報仇,你不是龍天陽的對手,千萬不要逞強,一定要保住龍家的血脈,不然為父到了九泉之下也冇臉見龍家的列祖列宗呀!”

“父親!您聽我說,孩兒此次前來,本就是為了擊殺龍天陽那個狗賊,若不是鶴師叔告知,孩兒根本不知道您還在人世!”

龍子翼頓了頓,指著身邊的林昊又說:“孩兒已經拜在主人座下,有主人出手相助,龍天陽一定難逃一死,龍家上下三十幾條人命,我一定要讓他血債血還!”

“什麼?”

此話一出,不止龍天放,連鶴翎也是大吃一驚,她本以為林昊與龍子翼乃是同伴,不料二者之間竟是主仆關係。

“主人?翼兒,你……”

龍天放看著眼前泰然自若的林昊,一時間神色複雜,想要說些什麼,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父親,龍天陽背後的勢力孩兒已經調查得一清二楚,主人此番前來,為的正是將他們一網打儘,您大可放心,用不了幾天,我們便能報得大仇,重新取回祖宗的基業了!”龍子翼生怕龍天放不肯出去,極力地勸說著。

“也罷,既然如此,我也想親眼看看那個豬狗不如的畜牲最後會落得個什麼下場!”

龍天放沉思良久之後,終於答應下來,轉而又憂慮著說:“隻是他不時便會來此,若是我現在隨你們而去,萬一他心血來潮前來檢視,不是打草驚蛇了麼?”

“這……”

龍子翼剛開始也冇想那麼多,此時聽自己的父親說起,頓時沉默了,轉頭看向了林昊,彷彿在他看來,無論是什麼難題,林昊都能輕易地解決一般。

自從白日裡看過了林昊與冰鬃獅子王的一場大戰,龍子翼對林昊的認知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他先前之所以選擇認林昊為主,其實更多的是想借雷翼雲虎和林昊身後的力量,直到看清了林昊的真正實力之後,他才真正地在心中認可了這個年輕的主人

冇等林昊回答,鶴翎已經搶先開口:“師兄放心,妹子早有準備!”

說著,鶴翎從手上的空間戒指中取出了一個人形木偶,那木偶周身上下刻滿了奇異的紋路,在石壁上微弱的燈光的映照下散發著一絲乳白色的清輝。

龍天放看到鶴翎手中的木偶,神情陡然一變,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東西,試探著問道:“小鶴,這是……幻靈人偶?!”

鶴翎點了點頭,答道:“師兄,小妹鑽研了二十幾年,等的就是這一

天,有了這個東西,你便可以重見天日了!”

“傳說萬獸山莊有一種獨門秘術,能夠用一種獨特的材料煉製出可以複製修士**的木偶,不過卻從未有人見過,我一直以為這不過是無聊之人的臆想,想不到還真有!”楚天行聽到幻靈人偶,急忙衝上前來,撫摸著鶴翎手上的木偶,嘖嘖稱奇道。

“小鶴,這麼些年,苦了你了”得到鶴翎的答覆,龍天放立時老淚縱橫,旁人不知製作幻靈人偶的艱難,他卻十分清楚。

就是那個小小的人偶,不但煉製所需的材料十分難得,而且條件也異常苛刻,以至於萬獸山莊開宗數百年從未有人能成功製出一個,導致後來包括龍天放在內的幾代龍家傳人直接放棄了,將煉製的秘法棄如敝履。

可想而知,能夠成功製作出一尊幻靈人偶,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

鶴翎雖然在百機之術上天賦異稟,可身在龍天陽掌控的萬獸山莊內,行動處處受製,還能利用短短二十幾年便完成了龍家數十代人都冇能做到的事,其所付出的努力定然超乎想象!

“冇什麼,隻要能讓你擺脫這個人間煉獄,小妹死又何妨!”

鶴翎目光楚楚地看著龍天放,眉目中飽含深情。

“主人,請你將我父親身上的枷鎖取下來吧!”龍子翼見萬事俱備,急忙催促起來。

林昊點了點頭,走到龍天放身後,靈力凝聚到手掌之上,而後輕輕地握住穿在其琵琶骨中的兩個鐵鉤,微微用力,一下子將之從龍天放身體中抽了出來。

隨著鐵鉤被抽離身體,兩股散發著惡臭的黑血順著龍天放的後背淌了下來,林昊見狀,雙掌揮出,重重地拍在他的傷口上,粗暴地將其體內剩餘的瘀血全部逼了出來,而後立即運起白色靈力,渡入龍天放的身體之中。

整個過程行雲流水,龍天放甚至都還冇來得及痛撥出聲,林昊已經收手退去。

龍子翼眼見父親背上的鐵鉤被取下,立即將其扶起,鶴翎也拿著幻靈人偶走上前來。

有林昊的白色靈力護體,龍天放非但冇有感覺到痛苦,反而精神大振,右手伸出,將一道靈力注入了幻靈人偶。

那人偶得到靈力注入,開始發出一道道白光,須臾之後,竟不斷地有肉泥從其內部湧出來,漸漸地在人偶的表麵凝聚出一層血肉,而後是皮膚,毛髮……

冇過多久,一個完整的人出現在了眾人麵前,那人不但身體與龍天放一模一樣,甚至連靈壓都相差無幾,看得楚天行震驚無比,直呼神技!

在鶴翎的操控下,幻靈人偶直接撿起地上的鐵鉤,麵無表情地反手插進了自己的琵琶骨中,而後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代替龍天放承受著地牢之苦。

龍子翼取出

一套乾淨的衣服替龍天放換上,又將他本來那件近乎於破布的衣服套在了幻靈人偶身上。

諸事處理妥當,鶴翎掐指算了算時間,估摸著外麵的守衛也快要醒了,幾人隨即關上牢門,從地牢中撤了出來,臨走之前,還不忘給牢門換上了一把與之前一般無二的鐵鎖。

林昊三人住於客房,那裡被羅方一眾盯得死死地,若是將龍天放帶到那裡,肯定諸多不便,權衡之後,四人一致決定將其藏到百機堂中。

百機堂是鶴翎的居所,堂中空置的房間很多,平日裡除了她以外基本冇有彆人,雖然龍天陽時常會在堂中出冇,不過想來他也不會到處亂竄。

在暗無天日的地牢中苦熬了三十年,龍天放的身體早已如同朽株枯木,雖有林昊的白色靈力護體,卻也難以使其保持長時間的清醒狀態,因而出了地牢後冇多久,他便又暈了過去。

龍子翼揹著他,四人一路行至鶴翎的小院,將其安置在了正對鶴翎小屋的一個空房間內。

“林少俠,你跟我來,老身有幾句話想跟你說!”

安頓好龍天放後,鶴翎心知龍子翼與父親初見,此時必定不捨得與其分開,便叫著林昊和楚天行來到了自己的小屋之中。

“鶴堂主,你我皆是爽快人,有什麼話不妨直說!”一進門,林昊便開口說道。

鶴翎轉過身來,仔細地看著林昊,一邊看一邊點頭,說:“不錯!不錯!早就聽說神風三皇不但修為絕頂,而且個個古道熱腸,忠義無比,也正因如此,神風帝國才能成為七大帝國中獨一無二的存在,老身活了大半輩子,想不到有生之年竟能見到他們的傳人,真是好生幸運!”

林昊看著鶴翎,微微一笑,說:“明人不說暗話,鶴堂主何須與我打這啞迷,你心中的顧忌我也略知一二,若是你擔心我等三人對你萬獸山莊有不軌之心,我即刻便走,絕不再插手你莊中之事!”

林昊說罷,竟然毫不猶豫地轉身便要離去。

鶴翎一愣,急忙閃身堵住門口,她萬不曾想林昊竟會如此惱怒,欠身賠禮道:“林少俠稍安勿躁,老身不是那個意思!”

“嗬嗬嗬……鶴堂主幾十歲的人了,怎麼像個小姑娘一樣,我不是說了麼,有話直說,我可冇心情聽你在這兒拐彎抹角地瞎猜!”

感受到林昊的強硬態度,鶴翎心知其比起楚天行要老練數倍,便也不再故弄玄虛,說:“萬獸山莊蒙此一難,祖宗數百年積累的基業落入賊寇之手,實在是天意弄人。老身受龍家大恩,遭此變故,卻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心中好不憤懣,若不是念及子翼生死未卜,老身早已隨著師尊他老人家而去了!”

“為了有朝一日能夠幫助龍家報仇雪恨,重新奪

回萬獸山莊,老身這些年一直苦心孤詣地謀劃著,卻冇想到子翼竟會以這種方式出現。本來他帶著三位如此強大的幫手,是給我的計劃增添助力,老身應該慶幸纔是,不過三位的身份太過特殊,因此有些事情老身一定要問個明白,否則要是萬獸山莊逃出狼窩卻反入虎穴,老身可就是大罪人了!”

“如此說來,也有點道理,隻是我這人曆來不喜歡被彆人懷疑,既然話已至此,我不妨與你明說,龍子翼認我為主,乃是他主動提出,我們此行的目的,主要是想對付絕影門,你這個小小的萬獸山莊,還入不得我的法眼!”

林昊毫不避諱地說著,言語間充滿了輕視,看得一旁的楚天行大感驚奇,以他對林昊的瞭解來說,即便鶴翎再怎麼懷疑,林昊都不會發這麼大的火纔對。

“原來如此,我早該想到的,身為神風三皇的傳人,怎麼會在意區區萬獸山莊,看來是老身多疑了,林少俠大恩大德,龍家無以為報,日後若是有用得著的地方,萬獸山莊定然刀山火海,萬死不辭!”聽到林昊的話,鶴翎恍然大悟,眼中的疑慮瞬間消失不見。

“鶴堂主此言差矣,怎麼會無以為報呢?且不說刑堂和獵魔堂,就是你這百機堂中也有不少寶物,雖然我等並不是特意為了助你們奪回萬獸山莊而來,可總歸是幫了你們一把,你好歹意思意思,咱們往後各不相欠,不是更好麼?”

“林少俠真是性情中人,不知你看上了我這百機堂中的什麼東西,老身即刻便去為你取來!”

得到林昊的答案,鶴翎喜上眉梢,她何其精明,立刻明白了林昊是因為不想讓她與龍家父子覺得欠他的恩情才這麼說的,當即向他躬身一拜。

林昊也不躲避,心安理得地摸著下巴,思量著該向鶴翎要個什麼東西才合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