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在紫曜仙宮因為自大而吃了苦頭,林昊心中一直憋著一口氣,此時見冰鬃獅子王戰意高昂,瞬間也變得興奮起來。

冰鬃獅子王身為八級魔獸,在這雪山之中實可謂一霸,平日裡少有能夠讓它正視的對手,卻不料今日被雪崩卷下山來,剛脫身便遇到了雷翼雲虎這頭仙獸,使其一下子慌了神。

頂著仙獸的靈壓,還要麵對林昊這個變態,縱使冰鬃獅子王再怎麼強大,也感到力有不及,導致在慌亂之間被林昊一拳打掉了幾顆牙齒,使其好不憤懣!

得到雷翼雲虎兩不相幫的承諾,冰鬃獅子王頓時大喜,張開血盆大口,三尺多長的獠牙閃著寒光,後腿不斷地刨著地上的積雪,一股深沉的靈壓逐漸從它身上散發出來。

“吼!”

兀地,冰鬃獅子王大吼了一聲,嘴中噴出一股濃稠的白霧瞬間擋住了林昊的視線,而它則藉此機會高高躍起,巨大的身軀往前一撲,朝著白霧之中紮了進去。

身在白霧之中,林昊目不能視,隻見他耳朵一動,左腳微微向後撤了半步,堪堪避開了冰鬃獅子王從天而降的飛撲。

“砰!”

獅子王龐大的身軀撞在地上,直接將地麵震得顫了幾顫,周圍凝結的冰錐瞬間碎裂了不少。

畢竟是八級魔獸,獅子王見一擊不中,身子猛然一扭,巨大的尾巴順勢往林昊所在之處抽了過去,同時前爪往後一揮,銳利的獅爪與尾巴形成夾擊之勢,使得林昊避無可避。

就在獅子王以為得手之時,卻見林昊右腳跺地,身子陡然拔高了數丈,而後雙拳緊握,在半空中猛然轟出一拳,正正地打在獅子王的肚子上。

“嗚!”

林昊的拳勁何其強大,連從天而降的瀑布也可擊退,何況是獅子王的血肉之軀。即便此時他並未使出全力,獅子王還是感到腹部一陣劇痛,發出了一聲哀鳴。

不過,獅子王強悍的**也並不是說說而已,林昊一拳雖然威力巨大,卻並未傷到它。它扭正身子,體內靈力翻騰,無數肉眼可見的藍色靈力從他身上不斷地鑽出,眨眼間便在它的體表凝結出一層厚厚的堅冰盔甲!

在那層冰甲表麵,佈滿了無數尖銳的小刺,在冬陽的照耀之下閃著耀眼的光芒,恍如被披上了一件水晶外衣,看起來無比絢麗!

有了冰甲護體,獅子王開始變得無所顧忌,揚著一對爪子不斷地拍打著眼前的林昊。本就尖利的爪子加上冰甲上的小刺,更加銳不可當。

林昊憑藉著自己小巧的身子占得的靈活之便,在獅子王的雙爪中來回地騰挪閃動,偶爾有一陣寒風拂過臉龐,使他感到麵頰生疼,若是被擊中,隻怕即便是他那般強悍的**也得被劃開幾道口子!

可想而知

附加了元素之力的冰鬃獅子王的利爪何等恐怖!

“砰!砰!砰!”

隨著一聲又一聲的炸響,一人一獸身處的環形冰圈中泥土翻飛。

此時雪崩已經停止,而冰鬃獅子王所凝聚的冰圈除了被它自己的撞擊震碎了少部分冰錐之外基本完好無損,由此可見八級魔獸的靈力並非徒有虛名。

一人一獸一攻一守,眨眼間便已鬥了十數個回合,獅子王不斷地進攻,林昊則是不斷地閃避,間或找到機會揮出一兩拳,也被獅子王身上那堅硬的冰甲擋了下來。

時間一點點過去,林昊依舊氣定神閒,躲閃間顯得遊刃有餘,而冰鬃獅子王卻開始漸顯疲態,雙爪揮舞的速度越來越慢,似乎它身上的冰甲對它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負擔。

“莊主你看,林少俠好像已經占了上風!”

一名弟子湊到龍天陽麵前,驚呼著叫了起來,剩餘的萬獸山莊弟子也無不驚駭,看著不遠處的戰鬥指指點點地討論著。

連龍子翼也是大張著嘴,被眼前的景象驚得無以複加,他與林昊同行一個多月,雖然知道他的實力不會如表麵上的劍尊那麼簡單,可也冇想到居然會強到這種程度!

眾人之中唯有楚天行深知林昊的實力,表現得還算平靜,甚至暗自癟了癟嘴,在心中鄙夷道:“就這?要是你們知道少主曾經僅憑一根枯枝便秒殺了比冰鬃獅子王更強的腐骨魔蛛,隻怕會驚得下巴都掉下來吧!”

也難怪眾人如此興高采烈,劍元大陸雖然強者如雲,可又有多少人真正看到過皇級強者之間的戰鬥。

身為劍士,能夠如此近距離地觀看到這場大戰,那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機會!

且不說這能提升他們對靈力修行的感悟,單是這段經曆也會成為他們修煉生涯中的傲人談資!

“嗷嗚!”

就在眾人議論正歡的時候,冰鬃獅子王似乎被林昊一味地躲閃惹惱了,仰頭咆哮了一聲,身上的冰甲應聲而碎,化作無數藍色的光點,緩緩地在它的頭頂之上凝聚成一支一尺多長的箭矢。

那支箭矢雖然看起來細小之極,卻散發著一股異常恐怖的靈壓,連龍天陽等人遠在兩百米開外的山穀之中都深感難以承受!

箭矢凝聚成型的一瞬間,冰鬃獅子王彷彿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氣,一下子變得萎靡不振,不過它的眼神中卻充滿了精光,嘴角甚至溢位一種得勝的喜悅!

“嘶!是極冰法箭,那畜生怒了!”

龍天陽感受到前方傳來的靈壓,倒吸了一口涼氣,嘴上驚訝地說著,心中卻暗暗地想道:“麵對八級魔獸的全力一擊,林昊,你是否還能像之前表現地那般輕鬆?”

林昊接下來的舉動再次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隻見他看

著頭頂上箭矢,嘴角一揚,笑道:“怎麼,你就這點實力麼?未免太讓我失望了吧!”

此話一出,不僅冰鬃獅子王憤怒難當,連山穀中的諸人也開始聒噪起來。

“什麼叫這點實力?那可是八級魔獸的終極大招啊!”

“林少俠這麼說,是不是有點太狂了!”

“看他淡定的樣子,好像真的冇有將眼前的獅子王看在眼裡呀!”

“不會吧,他纔多大的年紀,再強也得有個限度吧!”

......

嘈雜的議論聲中,冰鬃獅子王眼神一動,半空中的極冰法箭開始急速地顫動起來,將周圍的空氣蕩起一圈圈肉眼可見的波紋,朝著四周擴散而開。

“嗡!嗡!嗡!”

“叮!叮!叮!”

隨著極冰法箭震顫的速度越來越快,一道道強烈的衝擊波撞擊到地麵上的冰圈上,冰鬃獅子王先前凝聚成的無數冰錐一根根碎裂開來,漫天的冰屑隨風飛舞,不斷地捲起四周的雪花,空氣中的水靈之力越來越濃,漸漸地已到了近乎實體的程度!

看著頭頂上振動頻率越來越高的幽藍箭矢,林昊終於皺起了眉頭,抬手便是一拳轟了上去。

下一刻,令他難以置信的場麵出現了!

他那足以開山劈石的拳勁還冇觸碰到極冰法箭,便被其周圍肆虐的冰渣彈了回來,經過這麼長時間的聚集,此時空中飛舞的冰雪已經十分濃稠,林昊萬萬冇想到,那些懸浮的冰雪之間竟然填滿了水靈之力,而且竟然能夠抗住他的全力一拳!

“哼!這極冰法箭乃是冰鬃獅子王的絕命之技,發動這招會耗費其一大半的靈力,若不是被你惹怒到了極致,它怎會使出?”龍天陽輕蔑地嗤笑了一聲,默默地想道:“法箭一旦成型,便會吸引周圍水元素的共鳴,時間越長,威力越大,身在這水元素如此濃鬱的雪山之中,還給了它這麼長的時間,我倒要看看你怎麼應付!”

一擊冇有奏效,林昊當即發現了極冰法箭的奧秘所在,臉上浮現出一抹果不其然的笑意,說:“這才稱得上是八級魔獸,這股力量,值得我出手了!”

話音一落,林昊雙腳微曲,臀腰下沉,雙拳緊握置於腰間,猛吸了一口氣,周身肌肉瞬間繃緊,一股強大的力量猛然從他的身體中迸發而出,將其腳下堅實的泥土直直地壓沉了寸許。

冰鬃獅子王見狀,臉上的笑意頓時消失不見,它似乎感應到了什麼,身子微微一動,上方漂浮的冰雪眨眼間消散成無數光點融入了極冰法箭之中,使得其原本就已經十分深沉的靈壓變得更加恐怖!

“嗖!”

就在全部冰雪化成的水元素之力都被吸入體內的一瞬,極冰法箭兀地往上倒飛出數丈,而後帶著一陣

刺耳的破空聲從天而降,目標正是地上紮著馬步的林昊。

極冰法箭的速度雖然極快,可林昊早有準備,隻見他右腳跺地,左手朝天一拳,一道氣浪沖天而起,緊接著他又收回左拳,右拳再度轟出,如此反覆,呼吸間便打出了十二拳,與在穿雲峰中擊退瀑布的手法一般無二!

楚天行在山穀中看得真切,正要開口叫好,卻突然發現一旁的龍天陽大張著嘴,帶著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呢喃著:“焱絕三式,十二破天拳!”

“龍莊主,你見過這個招式麼?”第一次見到這招的時候,楚天行還以為林昊憑藉的僅僅隻是他強大**之力,因此一直冇有詢問,此時見龍天陽忽然說出了招式的名字,大感好奇,不由地問道。

“你們不是同門麼,怎麼楚兄弟會不知道林少俠所用的功法?”

“額......”

楚天行冇想到龍天陽會抓住自己的話柄,眼珠一轉,搖了搖頭笑著說:“嗬嗬嗬......師兄這門功法乃是拜師前就學會的,我雖然見過,卻不知道他從何處習得,想來應該是他的家傳功法吧!”

“哦,是麼?”龍天陽看著楚天行,臉上寫滿了不相信。

“你們看,那是......”

楚天行本就不善於撒謊,被龍天陽目不轉睛地看著,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好在龍子翼看出了他的窘迫,及時出聲替他解了圍。

三人回過頭來,看到林昊那邊的戰鬥已經結束,十二道拳勁與極冰法箭相撞,巨大的衝擊力直接將他與冰鬃獅子王周圍近百米的積雪掀飛,連帶著積雪下堅實的泥土也被削低了尺許,為了躲避衝擊波,雷翼雲虎馱著星語已經飛到了離地麵足有十丈高的地方,而冰鬃獅子王也已精疲力竭,軟趴趴地倒在地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