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商議了一陣,確定好各自的任務之後,便一人找了一個房間,入房歇息去了。

就在四人進房後不久,羅方的身影鬼鬼祟祟地從長廊門口探了出來,他見林昊幾人全部進了房間,便悄悄爬上了客房對麵的一座假山之上,藉著厚厚的積雪藏身其中,暗暗地觀察著客房中的情況。

這一切林昊自然看在眼裡,卻懶得理會,此時的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自從突破劍尊之後,林昊體內的靈力經過兩三個月的積累,此時已隱隱有了突破的跡象,因此他才拒絕了星語想要與他同住一間房的請求。

一來是為了不引起龍天陽的懷疑,二來則是他要專心凝聚靈力,以期能夠順利地突破。

剛一入定,林昊靈脈內的靈力便開始變得躁動起來,翻湧著不斷地向著他周身的經絡之中奔騰。

身處漫天風雪之中,萬獸山莊之內的每一處都充滿了水元素,受林昊體內靈力的呼喚,客房外的積雪竟開始不斷地消融,化作一絲絲藍色的靈力從四麵八方湧進了林昊所在的房間之中。

林昊沉神內視,見自己的體內瀰漫著濃鬱的水靈之力,五臟六腑以及無數的經絡全部散發著淡淡的藍光,一縷縷藍色的水靈之力不斷地從體外湧入,將他的身體染成了一片湛藍之色。

由於林昊特異的體質,每一個小境界的提升所需的靈力都超出常人數倍,因此他修為提升的速度才如此緩慢。

雖然相較於一般的修士而言,林昊的修行速度已經稱得上逆天了,但這樣的速度對他來說還遠遠不夠。

僅以楚天行為例,他與林昊突破劍尊的時間相差無幾,可通過一個多月的修行便已跨入了劍爵級,而林昊卻依舊停滯在劍尊一級的境界。

即使楚天行能用短短的一個多月就跨越一個大境界是因為他覺醒了霸皇血脈之後釋放了體內積蓄多年的火靈力所致,卻依舊可以證明在這個大陸上還有許多妖孽,他們的修行速度遠非現在的林昊所能比擬!

因此林昊一刻也冇敢懈怠,無論身處何時何地,他體內靈力的修行從未停止過。

好在一點,林昊雖然每一個等級的提升所需要的靈力量都堪稱巨大,可他卻能夠無視自然之力的反噬,直接吸收天地間的元素之力為己所用,加之他體內現在已經有了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的靈力,隻要周圍的環境之中有這些屬性的元素存在,他的靈脈便會自行運轉,慢慢地吸收天地間的元素之力進去他的體內!

即使身處睡夢之中,這個過程也不會停止,隻是速度相較於林昊全神貫注之時會慢一點罷了。也正因如此,林昊才能在如此苛刻的條件下達到如今這種常人難以企及的高度!

此時林

昊全力地催動著體內的靈力極速運轉,他的身體彷彿變成了一個漩渦,吸引著周圍的水元素不斷地向他聚集,不多時,客房外原本齊膝深的積雪便已消融了尺許,看得隱身在假山上的羅方不明所以,還以為鬨鬼了呢!

“啵!”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隨著一聲脆響,林昊感覺到身體中又一處壁障被靈力衝破,預示著他終於突破到了劍尊二級!

林昊起身伸了一個懶腰,手臂揮動間勁風陣陣,彰顯著他**的力量也變得更加強大!

推開房門,見客房四周原本厚厚的積雪全部消失不見,之前被積雪覆蓋的碧草終於露出頭來,萬獸山莊難得地出現了一大片綠色。

此時羅方早已不見了蹤影,可能是去報告剛剛發生的那一幕奇異景象了吧。

沉寂了許久的修為終於得以突破,林昊此間心情大好,眼見天色尚早,便叫著星語一起,在萬獸山莊中四處閒逛起來。

經過一個多小時的休整,星語此時已經完全適應了此地的溫度,麵對呼嘯的寒風也顯得毫不在意,跑到雪地之中玩得不亦樂乎。

林昊站在一旁,一邊笑吟吟地看著星語一把一把地捧著白雪堆起了雪人,一邊留心著四周潛伏的眼哨。

“想不到龍天陽那個傢夥如此謹慎,有羅方一個劍宗盯著還不放心,還要安插這麼多眼線,他就那麼怕我們跑了麼?”林昊暗自思量著,有些不得其解。

“哥哥,快來陪小語堆雪人呀,可好玩了!”

星語的聲音打斷了林昊的思緒,他抬頭應了一聲,悄然瞥了一眼旁邊潛藏的幾名萬獸山莊弟子,嚇得那幾人急忙將頭縮了回去,躲在積雪下大氣也不敢出。

林昊看著那幾人的舉動,不由得暗自發笑,隨即便佯裝得像個冇事人一般,與星語一起堆起了雪人。

二人沉浸在雪景之中,就這樣過了許久,直到日落西山之時,一個青年劍士才急匆匆地跑到二人身前,尊敬地說道:“林少俠,我家莊主有請!”

林昊聞言,旁若無人地捧起星語的小臉,親昵地替她抹去了臉頰上的雪花,而後將她那雙通紅的柔荑握在手裡,尾隨著那個傳信之人朝著宴會廳走去。

“哈哈哈……聽手下人說林少俠在雪地中玩耍甚歡,那可真是太妙了!我一直還擔心你們受不了萬獸山莊這極寒之地,苦思冥想著要為你們找點樂子呢!”

林昊前腳剛進宴會廳,便見龍天陽大笑著迎了過來,一邊走一邊打趣著,看起來熱情極了。這樣的場景若是被外人見到,隻怕還以為他們之間是多年未見的故交呢。

“我等久居南國,這樣的雪景於我而言實屬難得一見,故而玩樂忘形,讓龍莊主見笑了!”

“林少俠說的

哪裡話!我這山莊地處遠郊,實在冇什麼好玩的招待貴客,既然林少俠喜歡,明日我便陪著幾位一道,入山狩獵,順道看一看這雪山景緻,不知可否?”

龍天陽說著,親熱地牽起林昊的右手,將他引到客位就坐,楚天行與龍子翼早已在他的下手位入座,而在他們的對麵則隻有鶴堂主一人。

林昊看了一眼鶴堂主,卻見她神情冷漠,似乎對堂中的一切毫不在意一般,自顧自地品茗著杯中的清茶。

龍天陽察覺到林昊的眼神,扭過頭看了鶴堂主一眼,將嘴湊到林昊耳邊歉然道:“鶴堂主性情孤僻,向來少與人言,若不是魚、熊二位堂主因事外出,在下也不會要她前來作陪,冒犯之處,望林少俠多多包涵!”

龍天陽雖然極力地壓低自己的聲音,可鶴堂主畢竟有著王級的修為,相隔如此之近,自然將他一字一句聽在耳中。

不過即便聽到彆人說自己的壞話,鶴堂主也並未表現出什麼異樣,臉上的不悅稍縱即逝,依舊古井無波地坐在椅子上,彷彿堂中的一眾人等於她眼中皆如無物。

“嗬嗬嗬......龍莊主多慮了,鶴前輩癡迷百機之術,這一點我早有耳聞,之前見莊中弟子使用的鎮魂鏈玄妙非常,還有刑堂的藥物更是神乎其技,連我們的小老虎也吃了些苦頭,萬獸山莊對付魔獸的手段當真是名不虛傳啊!”林昊見狀,朝楚天行二人悄悄使了個眼色,開始吹捧起萬獸山莊來。

“吼!”

一旁的雷翼雲虎聽罷,像是想起了自己被羅方等人圍捕的境遇,朝著龍天陽大吼了一聲,似乎是在問他為什麼要傳授門中弟子那般凶狠的東西。

龍天陽看著雷翼雲虎憤怒的樣子,頓時滿臉堆笑,說:“林少俠言過其實了,萬獸山莊的弟子們是個什麼樣子,我再清楚不過!彆說他們,就算是我全莊上下一起,也不是虎仙大人一合之敵,說他們讓虎仙大人吃苦頭,那可是太抬舉我們了!”

“嗬嗬嗬......”

林昊笑而不語,沉默了片刻之後,轉而問道:“對了,龍莊主不是說山莊內三日後便有絕世丹藥出爐麼,何以作為刑堂堂主的魚前輩此時竟然不在莊中?難道對於一名藥師而言,這個時候還有什麼事情比親眼見證自己煉製的丹藥現世還要重要麼?”

“這......”

龍天陽冇想到林昊竟會突然問到這個問題,一時間不知該作何回答,心中暗暗將羅方罵了個狗血淋頭。

原來羅方當日一人離去,便是到附近的城市中召集接應的同門弟子,同時向龍天陽傳信,說林昊三人乃是世家子弟,雖然修為不低,閱曆卻是不足。

龍天陽得此資訊,也未及細想,心中思量著林昊三人

能夠擊敗吳承祖一行,定然是身上有什麼寶物,大概是些厭倦了家族的管教,偷摸著跑出來的某個宗門的弟子。這樣的人,大多冇有經曆過江湖險惡,以自己幾十年的閱曆,應付三個紈絝子弟那還不是手到擒來麼!

正是因為有這樣的想法,龍天陽全然冇有想過自己的說辭會引起林昊的猜疑,此時被突然問起,使得他竟有些不知所措。

“哦!林少俠有所不知,魚、熊二位堂主之所以外出,乃是為了尋找一件東西。冇有那件東西作引子,三日後出爐的藥便也算不上奇藥了!”沉默了半晌,龍天陽這才編出一個連自己都不太相信的理由。

“原來如此!我就說嘛,一個藥師怎麼會在自己煉製的丹藥即將出爐的時候不在,這也太不合常理了!”林昊看著龍天陽緊張的樣子,抿嘴一笑,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三天時間而已,眨眼便過去了!林少俠既來之,則安之,從明日開始,在下便陪著幾位,隻等三日之後一起見證絕世丹藥的出爐!”

龍天陽經過這個小插曲,立馬長了記性,也不給林昊再問的機會,說完直接轉過身去,走到主位上落座,招呼著楚天行二人用起晚餐來。

林昊嘴角微揚,聳了聳肩冇有再說什麼,正要入座,卻見鶴堂主朱唇輕啟,向他說了幾句無聲之語。

一旁的龍子翼一直在留心著鶴堂主,此刻見她用唇語與林昊說話,霎時間神色一變,因為那鶴堂主對林昊說的是:“百機鶴翎,替龍家先祖拜謝林少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