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火帝國雖然地域遼闊,但是人煙稀少,尤其是相鄰極北冰原的地界,更是人跡罕至,因此其大部分城市都位於帝國南部。

林昊本以為羅方一人離去是要向萬獸山莊通風報信,不料他竟帶著一群浩浩蕩蕩的隊伍大張旗鼓地趕到了小鎮之中。

見識過雷翼雲虎的真姿,林昊不認為羅方有膽量直接對他們動手,隻是他去而複返,還帶著大隊人馬,此舉確是出乎意料。

而羅方的解釋是龍天陽得知林昊三名貴客即將造訪,特意派遣山莊弟子前來相迎,以示歡迎之意。

一行人在小鎮上歇了一宿,次日一大早便朝著西北方向的萬獸山莊而去。

帶著一大隊人馬,行走的速度自然要慢不少,每次途徑集鎮或城市,羅方都要請求就地歇息,更加延緩了趕路的速度。

行進的途中,羅方每日都要打著瞻仰仙獸的名號與林昊三人攀談,也逐漸地暴露出了他的目的。

看破了羅方的真實意圖,林昊不由得暗自發笑,心想這人確實是個草包,自己三人雖然冇有說明身份,可隻要稍加思索,便可得出結論,龍子翼輕易便猜出了答案,而他卻為了求證,不惜搞出這麼大的陣仗,小心翼翼地試探,看起來好不滑稽!

得悉此節,林昊也不說破,暗中與楚天行和星語溝通之後,日日便以捉弄羅方為樂,今日說東,明日扯西,惹得羅方毫無頭緒,直到行至萬獸山莊山門前,也還是冇能弄清林昊三人的真正身份。

萬獸山莊位於玄火帝國西北方向的一個山穀之中,四麵皆是高聳入雲的大山,唯有正前方一處山門可進,實可謂易守難攻之地。由於其所處位置偏北,雖然時值盛夏,此地卻像寒冬一般,鵝毛般的大雪飄然而下,整個山莊白雪皚皚,山峰上銀裝素裹,與綠樹蔭蔭的神風恍如兩個世界。

比起初入玄火帝國時的小冷,萬獸山莊的酷寒勝出數倍,不但羅方帶著的一眾劍士被凍得瑟瑟發抖,連擁有劍爵級修為的星語也被刺骨的寒風將小臉颳得通紅。

“哈哈哈......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一行人剛剛行至山門前,便見一個一臉英氣的中年人帶著一個鶴髮童顏的老嫗快步走來,那中年人一邊走一邊大笑著說道:“難怪今日一早便聽到門外的喜鵲叫個不停,原來是三位貴客大駕光臨,幾位一路辛苦,快快入莊喝杯熱酒暖暖身子!”

林昊見中年男子劍眉星目,身穿白衣,腰紮玉帶,手持一柄青色長劍,一副儒生打扮,看起來謙謙有禮,若無龍子翼的講述,誰能看出眼前這個儒雅的男子竟是那般心狠手辣之人。

“嗬嗬嗬......閣下想必就是聞名遐邇的萬獸山莊莊主了!小子林昊,

參見莊主!”

龍天陽見林昊下馬,急忙湊上前來,拉著林昊的手,仔細地端詳著眼前的少年,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兀地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好!好!早聽羅方說,林少俠年少有為,不但修為高強,氣度更是不凡,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當真是英雄出少年呀!哈哈哈......”

“龍莊主過獎了,小子初生牛犢,前些日子不小心傷了萬獸山莊一眾弟子,特向莊主請罪!”林昊說著,將頭深深地埋了下去,顯得十分愧疚的樣子。

“哎!這事我聽羅方稟報過了,林少俠何錯之有,怪隻怪他們學藝不精,身為萬獸山莊的弟子,連魔獸的等級都辨認不清,能夠死在雷翼雲虎的爪下,也算是他們的榮幸!”

龍天陽咬了咬牙,臉上的怒氣一閃而逝,轉而看向星語身邊的雷翼雲虎,眼中精光一閃,走了過去,單膝跪倒在地,拜道:“萬獸山莊第二十代莊主,不肖子孫龍天陽拜見虎仙大人!”

“吼!”

雷翼雲虎一聲嘶吼,捲起一陣狂風,霎時間將周圍的人震退了幾步,長長的獠牙湊到龍天陽麵前,嚇得他忍不住嚥了下口水。

“都怪小的管教無方,讓那群不長眼的孽徒驚擾了虎仙大人,還望大人恕罪!”龍天陽拜倒在地,感受著身前雷翼雲虎那恐怖的靈壓,戰戰兢兢地說道。

“行了,小虎!”

林昊扭頭朝著雷翼雲虎叫了一聲,說:“先前的事與龍莊主無關,你彆得意忘形了!”

“嗚!”

雷翼雲虎低下頭嗚嚥了幾下,縮回了星語的身後,似乎對林昊頗為忌怕。

看著眼前的一幕,龍天陽腦子快速地轉動起來,起身拍了拍腿上的積雪,諂媚道:“林少俠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的年紀,卻能將雷翼雲虎這等仙獸收入麾下,想來您的修為也定是十分高強,萬獸山莊今日能夠迎來您這等貴客,真是蓬蓽生輝啊!”

林昊笑了笑,扭頭悄悄向雷翼雲虎使了個眼色,說:“龍莊主言重了,我不過區區一級劍尊,距離那些天纔可差遠了,能夠得到雷翼雲虎也不過是撿了個便宜而已,不提也罷,不提也罷!”

“林少俠過謙了!”

龍天陽隨意地敷衍了一句,腦子中卻是佈滿了疑問,沉吟片刻之後,又說:“據羅方所說,林少俠喜好藥理之道,恰巧我山莊三日之後便有一爐絕佳的丹藥出爐,林少俠四位不如在莊內小住幾日,到時一起開爐驗藥,若是林少俠喜歡,便取些去用,如何?”

林昊眉目一跳,心中之喜溢於言表,答道:“既然如此,那便叨擾莊主了!”

“嗬嗬......哪裡哪裡!”

龍天陽笑嗬嗬地應了一聲,轉頭朝著身邊的

老嫗說:“鶴堂主,你先帶林少俠他們到客房稍作休息!”

“林少俠,這位乃是我萬獸山莊百機堂鶴堂主,您們四位先跟著鶴堂主到客房中稍作休息,待在下處理好莊中瑣事,定然親自前來陪幾位貴客共進晚餐!”

那老嫗雖然滿頭白髮,可臉上的皮肉卻如嬰兒一般紅潤,冇有一絲皺紋,眉如新月,嘴似櫻桃,而且行走間步伐穩健,不見半點老態。

老嫗走上前,朝著林昊四人行了一禮,目光從四人臉上一掃而過,開口說道:“林少俠,請隨我來!”

龍子翼看著林昊三人的背影,眉頭緊皺,就在剛纔老嫗看向他的時候,他隱約感覺到老嫗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一陣,可由於時間太短,他也不是十分確定,眼見三人已經入了山門,他急忙甩了甩頭,尾隨著踏進了眼前這個闊彆已久的家!

等到林昊幾人的身影消失後良久,龍天陽才向身後的羅方招了招手。

“大師伯!”

麵對羅方,龍天陽臉上那股儒雅瞬間消失不見,他冷冷地問道:“怎麼樣?有什麼線索麼?”

羅方看著龍天陽狠厲地神色,身子不由地一縮,吞吞吐吐地答道:“回大師伯,弟子無能......冇能......找到什麼有用的訊息!”

“哼!”

龍天陽冷哼一聲,嚇得羅方頓時心驚不已,正要跪倒求饒,卻聽他又說:“冇用的東西,你們此來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你卻連對方的真實身份也冇搞清楚,我留你何用!若不是此時正值用人之際,我非把你交給絕影門謝罪不可!”

“師伯不要啊!您要是把我交給絕影門,那還不如一劍殺了我呀,弟子一定會戴罪立功的,請您救救我呀!”聽到龍天陽的話,羅方頓時驚得冷汗直流,跪倒在地,抱著龍天陽的雙腿不住地哭求起來。

“彆哭了,你看看你像什麼樣子!”龍天陽有些不耐煩地看了羅方一眼,將腿從羅方的懷抱中扯了出來,說:“你師父與魚師伯已經去搬救兵去了,你要是不想被絕影門帶走,這幾日便好好表現,一定要將林昊他們幾個人留在山莊之內,切不可讓他們走出山門一步,否則......”

“啊!謝謝大師伯,弟子一定不負師伯所托,將那幾個人留在山莊內!”羅方聞言,如獲大赦,急忙站起身來,擦掉了滿臉的淚涕,激動著跑進了山莊之中。

龍天陽看著羅方狼狽的背影,滿臉的鄙夷之色,揮手驅散了身後的一眾弟子,靈力湧動間,身子竟化作一陣流光,在漫天大雪中消失不見了。

萬獸山莊置身峽穀之中,幾座大山之間空曠的平地上建滿式樣各異的房屋,林昊四人尾隨在老嫗身後,一路上東轉西折,在白雪覆蓋下的

長廊中行走了良久才終於來到一列長長的一層小屋前。

“幾位貴客,此處便是我萬獸山莊的客房,這裡的每一間客房都有下人日日打掃,你們可以隨意選擇,喜歡住哪一間便住哪一間。”老嫗指著身前的幾列客房,淡淡地說著。

“鶴堂主,小子有一事不明,據說萬獸山莊一共有龍、鶴、魚、熊四名王級高手,為何今日不見熊堂主和魚堂主,不知他們去哪兒了?”林昊盯著老嫗,若有所指地問道。

老嫗瞥了林昊一眼,冇有回答,轉而說道:“幾位貴客遠道而來,先稍作休息吧!有什麼疑問,儘可在晚宴之時向莊主谘詢,他會親自為你們解惑的!老生就不打擾了!”

說罷,也不理林昊他們同不同意,老嫗竟自顧著轉身離去了,與龍天陽近乎諂媚的態度大相徑庭,看得林昊四人瞠目結舌。

“這個老婆子真有意思,好像一點不在意我們會不會留下,她難道就不怕我們要是真的生氣走了,龍天陽會責怪她麼?”楚天行看著老嫗離去的背影疑惑地說道。

“這老嫗似乎是在有意激我們,看來,萬獸山莊可能並冇有完全落入龍天陽的掌控之中!”林昊看了龍子翼一眼,饒有深意地說道。

龍子翼也是眉頭緊皺,說:“剛纔我便察覺到這個老嫗看我的眼神有一些不對勁,莫非她已經看出了我的身份了麼?”

“不會吧?你離開萬獸山莊都已經過了多久了,何況當年龍天陽叛變的時候你還隻是一個嬰孩,這麼多年過去了,誰會認得出你?”

林昊抬手止住了楚天行的咋呼,說:“如果萬獸山莊的靈力一脈相承,熟悉的人能夠辨認得出也並非不可能!這樣吧,天行,子翼,今日晚宴之後,你們二人跟著鶴堂主,一定要弄清楚她的身份和立場!”

“是,少主!”

楚天行與龍子翼對視了一眼,齊聲答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