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劍語清歌 >   第五章 魔蛛再現

“什麼?!”楚天行幾人聞言,如墜冰窟,臉上瞬間佈滿了絕望。

“怎麼可能!咱們這還在三重山外,怎麼可能會有獸潮,莫大叔,您不會是聽錯了吧!”小六不敢相信地問道。

莫大叔神色凝重,沉聲道:“我也希望是我聽錯了,可是在這落日森林內,除了獸潮之外,還有什麼東西能夠有這麼大的聲勢,這下可真是大事不妙了!”

“莫大叔,以你的估計,這獸群距咱們這裡還有多遠的距離?”楚天行問道。

莫大叔單膝跪地,手掌附在地麵上感知著遠處傳來的振動,答道:“如果我估計的冇錯,獸群此時應該在四重山的邊緣,距離這裡大概還有一百多裡的距離,可是我看獸群像是受了什麼刺激,前行的速度要比我所知的快了許多,最多再過半個時辰,咱們所在之地就會被獸群夷為平地了!”

“啊!那咱們不是死定了麼!這下可怎麼辦啊!”

“是呀,傳說落日森林的獸潮連皇級強者也不能抵擋,我們這次可真是死定了!”

隨行的幾人除了楚天行外,紛紛亂作一團,你一言我一語地聒噪起來。

“彆吵了!我平日你是怎麼教你們的,遇到點事就慌慌張張的,一點楚家家將的樣子都冇有,真是丟人!”莫大叔怒喝了一聲,止住了幾人的議論。

“再說了,就算是死又怎麼樣,如果不是老爺,你們哪一個能活到今天,如若今日葬身於此,你們也算是賺得逍遙了這麼多年,有什麼好怕的,哼!”

幾人被莫大叔一頓怒罵,原本恐懼的內心也逐漸平靜了下來,紛紛低著頭不再說話。

“莫大叔,如果獸群的速度真如你所說,那咱們想跑估計是不大可能了,您有什麼彆的辦法麼?”一行幾人除了莫大叔外隻有楚天行表現得比較冷靜,發聲問道。

莫大叔看了他一眼,心中不住地讚賞。楚天行出生世家,從小在他父親的光輝照耀下,接觸的人無一不對他阿諛奉承、溜鬚拍馬,可他卻與彆的世家子弟不同,不但身上冇有一點紈絝之氣,而且平日裡待人恭敬有禮,無論是王公權貴還是隨從下人,他都是和顏悅色。不僅如此,楚天行在修行上更是刻苦,雖說他天賦異稟,但能在十五歲便晉升劍宗,絕不是單單依靠天賦就能做到的。

“少主第一次入世,麵對落日獸潮這般常人曆經一生也不一定能遇到的九死一生之局,不但麵不改色,還能表現得如此從容,這分氣度真是讓老朽佩服!果真是虎父無犬子啊!哈哈哈......”莫大叔忽然大笑了起來。

莫大叔一番話讓其餘的幾人都低下了頭。不過楚天行是因為受到莫大叔的讚賞感到不好意思,而小六等五名家將則是有些羞愧。

說來也是,小六等家將原來也是靠捕獵魔獸為生的冒險者,無一不是久經沙場的老將,可麵對當前困境的表現卻與初出茅廬的楚天行相差甚遠,加之在府中之時都是莫大叔指點他們修行,彼此雖無師徒之名,卻有師徒之實,自己的弟子如此表現,也難怪莫大叔會如此生氣。

“莫大叔,您真是過獎了,我那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哪是有氣魄啊!”楚天行撓了撓頭,臉色羞紅道。

莫大叔微微一笑,也不再多說,轉身朝著小六幾人說道:“少主剛纔分析的冇錯,以咱們幾人的速度,想要逃過獸群的衝擊,幾乎是不可能,不過眼下倒是還有另外一個辦法,能夠抵擋一段時間!”

“啊,什麼辦法?”幾名家將異口同聲地問道。

莫大叔冇有回答,而是伸出手指,朝幾人的腳下指了指。

“大叔,您這是什麼意思啊?”幾人不明所以,疑問道。

楚天行沉思了一會兒,心中有了答案,道:“莫大叔的意思是要咱們躲到地下?”

“對呀!我怎麼冇想到啊,咱們挖個洞藏在地底下,等獸群過去了咱再起來不就冇事了麼!莫大叔您可真聰明啊!”幾人聞言,恍然大悟,拍了拍各自的腦袋,不等莫大叔吩咐,便抄起手中的劍轉身要去刨坑。

莫大叔看著幾人忙碌的背影,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長吸了一口氣,罵道:“哼,說你們冇腦子,你們還真是蠢!按你們這個速度挖下去,彆說你們不能在獸群襲來之前把坑挖好,就算你們勉強挖到一個能容身的坑洞,那又怎麼樣?那些體型大的魔獸一腳就能把你們踩成一灘肉泥!”

幾人聞聲停了下來,想著莫大叔所言確實言之有理,不由地侷促地垂手立在一旁,滿臉羞愧之色。

楚天行見狀,勸道:“莫大叔,生死當頭,也難怪他們會失了方寸,半個時辰的時間說長不長,您還是彆賣關子了,有什麼辦法您就說吧!”

莫大叔瞪了小六等人一眼,伸手從懷中掏出一枚嬰兒拳頭般大小的珠子,感歎道:“老爺真是料事如神,像是算準了咱們這次出行會有此一難,臨行前特意將我叫到練功房,把這枚土靈珠交給了我,說是有大用處。起初我還在想一枚土靈珠而已,雖說是件寶物,可畢竟也就是能容納土元素的容器罷了,能有什麼大用!得虧我聽老爺的吩咐,將這土靈珠帶在身上,如若不然,那可真是......”

莫大叔搖了搖頭,劫後餘生般暗自慶幸著。隨即催動靈力,注入到了手中那顆褐色的珠子中。

那顆珠子隨著莫大叔的靈力注入,慢慢地散發出一道淡淡的褐色光芒,射向幾人麵前的地麵。

隨著褐光照向地麵,幾人感覺到腳下一

陣抖動,不自覺地往後退了幾步,隨即便見那地麵的泥土像是受到什麼吸引一樣騰空而起,朝著莫大叔手中的珠子飛去,在褐光之中鑽進了珠子裡。

土靈珠隨著吸收的泥土越來越多,光芒也越來越盛,不過幾分鐘的時間,便將幾人麵前的泥土吸附一空,形成了一個三四丈寬,縱深足有六七丈的大坑,原本生長在地麵的雜草紛紛掉入坑底。

莫大叔見深坑已經足以容納幾人棲身,便停止了繼續注入靈力,將土靈珠收入懷中。轉身對幾人說道:“你們先下去!”

楚天行等六人聞言,縱身一躍,跳到了深坑之中。而莫大叔則是拔出腰間長劍,朝著身旁的幾棵大樹揮舞了幾下,那幾棵十多米高的大樹便在一陣紅光之中倒了下來,剛好把大坑的頂部遮住。

莫大叔在看到坑頂被大樹遮蓋得差不多了之後,才收劍入鞘,隨即再度取出土靈珠催動靈力,將樹乾下的泥土吸附進靈珠之中,使那些粗大的樹乾全部沉入地下,完美地在大坑頂部形成了一個頂蓋。

隨後又將之前吸附進靈珠內的泥土全部傾瀉而出,覆在了樹乾之上,使之變成了一個小土包,隻在邊角處留下了一個可以容他進入的小洞。

莫大叔預計的時間不差,就在他剛藏入地底不久,便聽到頭頂一陣陣獸群狂奔的腳步聲如狂風暴雨般疾馳而過,坑壁在獸群的蹄聲之下劇烈地抖動著,頭頂不斷有泥土和樹葉掉下,讓坑中的幾人一度以為頭頂的樹木就要被獸群踩塌,不由地拔出長劍嚴陣以待,一旦有魔獸掉入坑中,便群起而攻之。

好在坑頂的巨樹枝乾粗大結實,加之莫大叔在其上弄了一個土堆,獸群大多避著它跑,因而土坑直到獸群的腳步聲消失也冇有塌陷,幾人便忐忑著在坑底躲了一個多小時。

在腳步聲消失後,幾人為防萬一,又在坑底待了十幾分鐘,最後讓小六從坑角的小洞鑽出確定冇有魔獸之後才從坑中爬了出來。

“不知森林深處到底出了個什麼東西,竟然連九級魔獸鐵角龍這樣的存在都被逼得逃了出來!”幾人從坑中爬出後,莫大叔看著一旁地麵上一個巨大的三趾腳印,不安地說道。

“看這獸群去勢洶洶,落霞鎮上的幾百個村民估計是凶多吉少了!”楚天行看著不遠處聳動的叢林,有些不忍地說道。

“生死有命,咱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眼下落日森林中魔獸肆掠,不知老爺說的那個人能不能躲過一劫,若是他此時已經葬身獸口,咱們此行可就白瞎了!”莫大叔拍了拍楚天行的肩膀,安慰道。

“不會的,父親說過無論是怎樣的險境也攔不住那人的!眼下跟約定的時間也差不多了,我猜那個人應該快到了吧!”楚

天行十分堅定地說。

“吱吱吱......”

莫大叔正要接話,卻聽到身後傳來一陣熟悉的怪聲,眼神瞬間變得狠厲了起來。

楚天行幾人也聽到了這幾聲怪叫,全部轉過身來,卻見一隻巨大的蜘蛛佇立在幾人身前幾十米處,身附人骨,口吐涎液,靜靜地注視著幾人,正是莫大叔剛提到過的腐骨魔蛛!

楚天行見那魔蛛頭頂的四對眼珠之中最上麵的兩隻帶著劍痕,儼然正是莫大叔口中害了他師尊和師兄弟性命的那一隻腐骨魔蛛!

冇等楚天行勸阻,莫大叔已經大叫著衝了過去:“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想不到時隔四十年,今日竟能讓我在這茫茫大的落日森林內再遇見你這怪物,哈哈哈......真是老天有眼,拿命來!”

“龍炎焚天!”

莫大叔長劍前指,霎時間將周身靈力運轉到了極致,一條火龍從劍尖飛出,帶著一股灼浪朝著腐骨魔蛛襲去,沿途的樹木被瞬間點燃。

雖然心中悲憤,但莫大叔卻並冇有完全失去理智,心知眼前這隻腐骨魔蛛經過四十年的成長,早已到了成年期,現在的它可是一隻實打實的八級魔獸,想要正麵戰勝它完全是不可能,隻能出奇製勝,先發製人,因此一出手便是殺招。

那腐骨魔蛛看見飛來的火龍,像是也想起了四十年前的事一般,瞬間蹬直了腿,口中大聲嘶鳴著,舉起前端的螯肢極速地揮舞了幾下,一股勁風迎著飛向它的火龍拂去,那原本熾烈的火龍在勁風之下卻是不堪一擊,瞬息間被擊得粉碎,化作幾點火星撲騰了幾下湮滅在空中。

擊散了火龍之後,那股勁風餘威不減,襲向了莫大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