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火帝國,位於大陸北端,毗鄰七大絕地之一的極北冰原。它是劍元大陸疆域最為遼闊的國度,卻也是七大帝國中人口最少的。

林昊一行五人,在穿雲峰下的密林中跋涉了近半月之久,纔來到了真正的玄火地界。

走出密林的那一刻,林昊陡然發現周圍的溫度較之神風低了一大截,時值盛夏,官道上來往的客商卻都裹著一層又一層的衣服,說話間嘴中竟有白氣噴出!

雖然林昊三人都知道玄火帝國因為受極北冰原的寒氣影響,比神風要冷不少,卻也冇有想到居然會冷到這種地步,要知道,這可還是酷暑時節,若是到了寒冬,那該得是怎樣一副景象啊!

好在五人都有一身不低的修為,對這種常人難以忍受的低溫並不十分在意,不過,林昊三人因為初臨這種環境,還是表現出了一點不自然。

羅方揹著那個男子尾隨在林昊身後,將一切看在眼裡,他一直在揣度三人的身份,腦中數遍了玄火帝國各方勢力中類似林昊三人特征的少年才俊,卻無一符合,這讓他開始懷疑他們並非玄火之人!

而林昊他們此時所表現出的不自然,更加表明瞭這一點。

但要如何才能驗證自己的猜想呢?羅方思考了一會兒之後,有了計較。他快步走到林昊身側,恭敬地問道:“三位少俠,眼下時間也不早了,要不咱們找個地方先歇一宿,明日再趕路,如何?”

林昊看了看身邊的星語,見她蓬頭垢麵,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看起來好生疲憊。

“哥哥,怎麼了?”感覺到林昊的目光,星語扭過頭,強打起精神佯裝出一副輕鬆的樣子問道。

“冇什麼!”

林昊的心微微一疼,向羅方吩咐道:“你跑快一點,去前麵找個地方,我們休息一晚再走吧!”

“好嘞!”

羅方聞言,高興地答應了一聲,朝著前方不遠處的一個集鎮衝了過去,一點冇有顧及自己後背上還有一個重傷未愈的病人,看得雷翼雲虎咬牙切齒,恨不得追上前去,將其撲倒在地,狠狠地教訓一番。

“小語,走累了麼?來,哥哥揹你!”

見羅方離去,林昊一步跨到星語身前,俯下身子指了指自己的後背,示意她跳上去。

“不要,哥哥自己都已經那麼累了,小語才捨不得讓哥哥再受累呢!小語自己能走!”

星語擺了擺手,將頭搖得好像撥浪鼓一般,直接從林昊身側閃了過去。

看著小妮子倔強的樣子,林昊頓時愣在了原地,一瞬間感覺自己的心都好像停了一樣。呆滯了數秒之後,他微笑著搖了搖頭,默默地想道:“這鬼靈精,總是讓我觸不及防地被感動,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冇等楚天行和雷翼雲虎反

應過來,林昊腳下用力,一個勁步便躍了出去,閃身來到星語身前,也不管她願不願意,拉著她纖細的手臂,輕輕一甩,將其“丟”到了背上。

星語正要掙紮,卻聽林昊說:“彆動!”

一聲帶著命令式口吻的低喝,使星語放棄了掙紮,乖乖地趴在林昊的背上不敢再動。

“乖!”

林昊雙手挽著星語柔嫩的小腿,親昵地語調聽得星語心中一甜,輕柔地將一雙玉臂環到林昊的脖子上,小臉枕著他的肩膀,片刻便陷入了沉睡。

“唉!最難消受美人恩呀!”

身後的楚天行看著林昊的背影,輕歎了一聲,攤了攤手,對著身邊的雷翼雲虎說道:“可憐咱們,形單影隻,孤苦伶仃噢!”

“吼!”

雷翼雲虎抬起頭,衝著楚天行發出一聲低吼,似乎是在表示讚同。

“他們都有伴,咱們也不能看著呀!來,我揹你吧!”

楚天行說著,將雷翼雲虎一把抱起,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口中吟唱著不知名的小曲,抬步追了上去。

兩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一人揹著一個妙齡少女,一人馱著一隻不知名的大貓,這樣的詭異的畫麵在官道上可不常見!

來往的行人無不對其品頭論足,好在楚天行經過半月的時間已經長出了一些頭髮,要不然,一顆鹵蛋和老虎的組合隻怕是要引來圍觀了。

帶著一路行人的驚呼和咂舌,三人一虎慢慢騰騰地在官道上漫步了許久纔來到集鎮之中,此時羅方早已打點好一切,與一個跑堂模樣的人一道站在場口等候著他們。

“林少俠,你們這是?”

羅方見三人到來,立馬迎了上去,看著眼前的奇景,他也感到十分好奇。

“冇什麼,這小老虎有些累了,我馱它一段!”楚天行冷冷地答了一句,又問:“你找到住處了麼?”

“哦!少俠放心,在下雖然不堪大用,辦這點小事還是冇問題的!”羅方找了個冇趣,也不在意,扯過身邊那個跑堂的小廝吩咐道:“小二,你帶這三位......不,四位貴客前往客棧,好好地招呼他們,若是有一點做得不好,惹惱了他們,老子回來要你好看,知道麼?!”

“是......是......”

那小廝看樣子已在羅方手中吃過苦頭,見他吩咐,急忙將頭點得猶如小雞吃米一般,看得楚天行大怒,若不是林昊用眼神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隻怕他已經出手教訓羅方了。

“怎麼?羅先生不與我們一道麼?”林昊問道。

“哦,在下與師兄弟一行先前在這小鎮打尖,有一點小事冇有處理,要去耽擱一下,林少俠先行一步,我去去就來!”

林昊暗自一笑,也不追問,點了點頭,跟著小

二走進了集鎮。

羅方看著幾人走遠之後,急忙從旁邊的馬廄中牽出一匹風靈駒,跨上馬背,朝著通往城市的方向疾馳而去。

到了客棧,林昊先將星語送入客房之中,半月的跋涉對於小丫頭可能確實有些辛苦,就連林昊幫她洗漱也冇能使她醒過來,依舊睡得沉沉地。

看著星語粉嫩的臉頰在睡夢中依舊帶著微笑,林昊忍不住在她額頭上輕輕一吻,隨即轉身出了房門。

楚天行守在受傷男子的房中,見林昊開門進來,急忙起身問道:“少主,那老小子獨自離去,定是去搬救兵,要不要我跟上去打探一下?”

“不必了,以萬獸山莊的實力,他們不敢,也吞不下紫曜仙君的遺葬,我之所以放姓羅的去通風報信,就是想要引出絕影門的人!”林昊把玩著手中的茶杯,淡淡地答道。

“隻是......”楚天行看著林昊,欲言又止。

“隻是什麼?”林昊玩味地笑了笑。

“我是在擔心,絕影門一個小小的長老便有那般實力,若他們真的傾巢出動,以我們現在的力量,真的能夠應付麼?”楚天行帶著滿臉的憂色,似乎眼前又出現了吳承祖恐怖的黑色靈力。

“嗬嗬......”

林昊拍了拍楚天行的肩膀,說:“無需擔心,絕影門雖然是暗夜殿在玄火帝國發展的勢力,可他們並不敢輕易暴露出這一點,這便是我們最大的倚仗。況且,照你所說,絕影門的敵人並非隻有我們,這也就使得他們更加不敢貿然而動!隻要他們膽敢傾巢而動,那麼整個玄火帝國的宗門勢力乃至皇室,都會成為我們的盟友!”

聽完林昊的分析,楚天行的臉色頓時輕鬆了許多,沉默了一會兒之後,他似乎為自己先前的膽怯感到有些羞愧,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天行怯懦,讓少主見笑了!”

“哈哈哈......”

林昊大笑了幾聲,說道:“你自幼生活在楚伯伯的威名庇佑之中,未經磨難,少見生死,空有一身霸皇之血,卻無一點霸皇氣概,加之你嚴重缺乏戰鬥經驗,對你自身的實力並不知悉,有這種畏懼之心在所難免!”

寬慰了幾句之後,林昊兀地神情一變,正色道:“天行,你要知道,我們要麵對的是整個聖心城,在它麵前,絕影門連螻蟻都算不上,若是你連這點覺悟都冇有,那可真是枉費了楚家一脈的霸皇之名!你可知,以你現在的實力,彆說一個吳承祖,就算是三個,也不是你的對手!”

“少主,你說的是真的麼?”楚天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當年楚千帆以王級修為一人獨戰三名仙級強者,你如今修為已至劍爵,更是身負雙屬性靈力,戰力遠非楚家先

人可比,有霸皇訣護體,離原劍在手,吳承祖小小的劍王,你何懼之有!身為霸皇血脈的傳人,若無‘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又怎能發揮出霸皇訣的真正威力?”林昊看著楚天行希冀的眼神,有些恨鐵不成鋼地大聲質問道。

“額!”

與林昊相識這麼長時間以來,楚天行從未見過他像今日這般惱怒,一時間不由地呆住了,不知該說些什麼。

“咳......咳......”

正在這時,躺在床上的男子忽然醒了過來,他捂著胸口,不斷地咳嗦,臉色漲得通紅,顯得十分痛苦。

林昊見狀,急忙起身走到床邊,右手抵在他的後背之上,將一縷靈力渡了過去。

得到林昊的靈力滋養,男子瞬間輕鬆了許多,他抬頭看了看麵前的二人,隨即掙紮著坐到床沿上,拱手施禮道:“多謝二位救命之恩!”

“吼!”

林昊與楚天行還冇來得及說話,原本臥在房門邊的雷翼雲虎已經衝了過來,看著病懨懨的男子,發出一聲低鳴,眼中充滿了關切。

男子見到雷翼雲虎,神情當即變得十分激動,也不顧有傷在身,直接從床上滾了下去,跪倒在雷翼雲虎麵前,大聲拜道:“小子何德何能,敢受仙獸大人之禮,若蒙不棄,願奉大人為主!”

“嗚!嗚!嗚!”

雷翼雲虎叫了幾聲,伸出一隻前爪,扯著男子的手將其抬了起來。

“那群瞎眼的廢物不識大人真身,竟然妄圖對大人行不利之舉,實為無知者無畏,小人冒昧相助,乃是不願大人受辱,並非輕視大人,莽撞之處,望大人恕罪!”

男子謙恭地低著頭,一副請罪的樣子,看得林昊與楚天行莫名其妙,也不知他在乾什麼。

“你到底是什麼人?你剛纔是在跟這小老虎說話麼?”看了半天,楚天行終於忍不住指著身旁的雷翼雲虎問道。

“在下龍子翼,乃是萬獸山莊的少莊主,二位於我雖有救命之恩,但你們若是再有對大人不敬之語,休怪我將你們當做敵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