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羅方苦思冥想著要怎樣才能將林昊三人騙入萬獸山莊之時,身後忽然傳來一陣巨大的震動,他急忙扭頭去看,卻見雷翼雲虎那巨大的身軀正一步一步地朝著自己所在的方向靠近。

樹林中十幾米高的參天巨樹在雷翼雲虎麵前猶如雜草一般被它那粗壯的四肢一根根推倒,兩隻巨大的靈翼張開,宛如兩朵巨大的烏雲,將天邊夕陽灑下的金光儘數撇去,恍如魔神降臨,看得羅方心生膽怯,急忙退到了林昊三人身後。

他雖然身為萬獸山莊之人,見過的魔獸多如牛毛,也無數次地想象過仙獸的模樣,可當真正麵對一頭仙獸之時,那種沉重的威壓依舊讓他感到窒息。

雷翼雲虎幾步跨出數裡,眨眼間便來到了林昊幾人身前,它低頭一看,見到那個讓它吃了三次苦頭的罪魁禍首竟然藏在林昊身後,一時間憤怒難當,昂首發出一聲大吼,巨大的眼珠之中充滿了怒氣,虎爪高高抬起,作勢就要拍下!

羅方看著雷翼雲虎那宛如山包般巨大的虎爪,頓時嚇得屁滾尿流,抱著林昊的大腿哭喊道:“少俠,救我!”

林昊也冇想到羅方竟然會是這麼個無膽匪類,一時間哭笑不得,癟了癟嘴,朝著雷翼雲虎叫道:“行了,小虎,這傢夥不是故意惹你的,你就饒了他吧!”

“吼!”

雷翼雲虎似有不甘地吼了一聲,而後低下頭,惡狠狠地看了羅方一眼,方纔作罷。

眼見林昊三人現身,雷翼雲虎將外放的靈力慢慢地重新聚集,它那龐大的身軀也隨之變小,須臾之後,重新變成了之前那般三四尺長的模樣,原本被它駝在背上的那個俊朗男子也掉了下來。

楚天行見狀,眼疾手快地將已經昏迷不醒地男子接住,輕輕地放在了地上。

“小虎,原來你這麼厲害呀,以後你可要保護我喲!”

星語雖然貴為媚音族的天驕,星河商會的主事,卻也並未真正見識過仙獸的威能,故而在看到雷翼雲虎被羅方一行追捕之時還一直擔心,後來看到雷翼雲虎大顯神威,方纔重新整理了她對仙獸的認知,此時見到雷翼雲虎,忍不住激動地衝了過去,抱著它嬌小的身軀不住地稱讚。

雷翼雲虎在紫曜仙宮沉睡了數千年,此時宛如初初降世的嬰孩,靈智未能完全甦醒,對第一眼看到的星語十分依戀,被其抱在懷中,頓時興奮不已,伸出舌頭邀功般舔著星語的小手,哪裡還有一點仙獸的威嚴。

羅方看在眼裡,心中感慨莫名,這還是剛纔那個隨意間便屠戮自己幾十名同門的仙獸麼?

“對了,這個人是怎麼回事?他不是你的同門麼,何以你們之間會刀劍相向?”楚天行看著躺在地上的男子血淋淋的身體,扭頭向羅方問道。

羅方聞言,走到男子身旁,端詳了許久,也冇想出個所以然來,撓了撓頭答道:“不瞞少俠,在下也不認識此人,不知他是何時混入我們隊伍中的,更加不知道他為何會三番兩次地想要置我於死地。不過,等他醒過來,老子一定會撬開他的嘴,問清楚前因後果,哼!”

回想起先前被眼前的人數次打岔,害他險些命喪虎口,羅方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忍不住罵了一句。

“吼!”

不料一旁的雷翼雲虎聽了卻十分惱怒,它掙脫星語的懷抱,一躍跳到男子身前,朝著羅方大吼了一聲,嚇得他連忙後退。

雖然雷翼雲虎靈智尚未完全甦醒,對男子數次救它的恩情卻十分感激,聽到羅方欲對其不利,頓時怒火中燒,若不是林昊之前說過饒了羅方,隻怕此時它已經再度暴走了!

看著雷翼雲虎憤怒難當的樣子,林昊微微一笑,走到它的身邊,輕柔地撫摸著它的後背,又將嘴湊到它的耳旁悄聲說了幾句,雷翼雲虎這才安靜下來,不過眼神卻依舊注視著羅方,彷彿是要告訴它,若他再敢對男子有不利的舉動和言語,定會給他好看!

羅方見狀,心知有仙獸做靠山,自己暫時是拿地上的男子冇什麼辦法了,隻得訕笑了幾聲,退到一旁。

林昊看了看地上躺著的男子,見他氣若遊絲,周身上下全是被鎮魂鏈割破的傷痕,入目處猙獰無比,厚厚的一層血痂與殘破的衣服粘在一起,若是不及時救治,隻怕撐不了一時三刻。

“羅先生,此人傷於你手,且看樣子與你萬獸山莊還有些淵源,不如就由你來為他治傷,如何?”林昊帶著一絲戲謔,扭頭看著羅方說道。

楚天行深知萬獸山莊的底細,對之也是深惡痛絕,聞言也忍不住譏諷道:“傳聞你萬獸山莊不但精於魔獸之道,治病救人的功夫更是一絕,隻要是進了萬獸刑堂的人,無論受了多重的傷,你們都能將其救活,不得到你們想要的東西,你們絕不可能讓他輕易死去!怎麼著?也讓我們見識一下你們的本事?!”

饒是羅方臉皮再厚,被楚天行如此挖苦,也忍不住有些動氣,可是麵對此時的境地,他又怎敢多說一個字,隻得強擠出一副笑臉,說道:“閣下說笑了!”

隨即羅方便從懷中掏出一個白玉瓶子,倒出三枚綠色的藥丸,小心翼翼地掰開男子的嘴,將藥丸喂入了他的口中。

即便有林昊的叮囑,雷翼雲虎在羅方喂男子吃藥之時依舊惡狠狠地盯著他,生怕他對男子有什麼不利的舉動,可謂是極儘守護之能事。

三次無意的憐憫之舉便換來一隻仙獸的守護,那男子隻怕做夢也冇想到自己會有這樣的氣運,若是他此時冇有昏迷,恐怕已經笑

得合不攏嘴了吧。

羅方喂那男子的三枚綠色藥丸似乎並非尋常丹藥,那人在服下藥丸之後僅過片刻,呼吸便開始變得有力起來,眉宇間的苦痛之色也減輕了不少。

看到男子有所好轉,羅方懸著的心終於落地,若是眼前這個男人死在這裡,估計他也不會有什麼好日子過。

“盛名之下無虛士,看來萬獸山莊並非浪得虛名,幾粒小小的丹藥便能讓一個奄奄一息的傷者刹那間生機重現,萬獸刑堂中的藥師功力定然更加了得!”

林昊眼見男子脫離險境,也開始出言吹捧起來。

萬獸山莊作為玄火帝國內的一箇中流宗門,林昊對其知之甚少,好在有楚天行先前給他進行了短暫的科普,才使他免於陷入無話可說的尷尬境地。

畢竟,他們想要瞭解絕影門的事,眼前的這個萬獸山莊可是唯一的突破口,若是不找個理由混進去,他們還真無從下手。

殊不知,羅方與林昊三人心中所想正是同一件事,他見林昊出言誇讚,頓時心花怒放,短暫地盤算了一陣之後,立馬計上心頭,笑著說道:“區區還魂丹,就算是我一個對藥理一竅不通的獵魔堂弟子,照著藥房依樣畫葫蘆也能煉出一大把!喏,我這裡還有幾瓶,三位若是喜歡,就拿去吧,權當是小弟今日冒犯三位的歉禮吧!”

羅方言畢,從懷中又掏出七八個白玉瓶,強忍住心中的不捨,隨意地遞給林昊三人。

林昊見了,頓時雙眼放光,手伸到半空中卻又縮了回去,有些不好意思地拒絕道:“這樣不太好吧,你我初次見麵,無功不受祿,還是算了吧!”

林昊口中說著不要,眼睛卻一寸也不捨得挪動,直勾勾地盯著羅方手中的白玉瓶,就差把“我想要”三個字刻在臉上了。

那還魂丹乃是萬獸山莊的獨門秘藥,對於醫治內外傷皆有奇效,實屬是不可多得的妙藥靈丹,其煉製的方法複雜,條件苛刻,產量更是稀少,若非萬獸山莊之人,冇有一定的地位根本不可能得到。

即便羅方身為萬獸四王的親傳弟子,也不可能隨意取用,他身上的幾瓶也是多年積攢的存貨,若不是為了引林昊三人上鉤,他怎麼可能捨得將其取出。

“幾瓶藥而已,又不是什麼貴重之物,我抽點時間隨意便能煉出一大堆,閣下不必推辭!”

雖然心中不捨,可是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難得他身上還有一樣林昊感興趣的東西,羅方索性將手中的白玉瓶一股腦塞到了林昊懷裡,而後急忙後退,生怕他再還回來。

“唉!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氣了,嘿嘿嘿......”

林昊有些不好意思地長歎了一聲,隨即便如獲至寶一般將懷中的白玉瓶收了起來,活脫脫一

副得了便宜的小人模樣。

一旁的楚天行和星語看著林昊的表演,差點忍不住要為他鼓掌歡呼了。

不說一個萬獸山莊煉製的還魂丹,就是聖心城的大能親手煉製的仙藥林昊也冇有放在眼裡,可此時卻為了迎合羅方扮出這般貪心模樣,看得二人歎爲觀止!

“三位少年英雄,今日有緣得見,實乃在下的福分,按理來說,你們這樣的世家子弟出門遊曆,外人想要探聽你們的身份本屬無禮之舉,可在下見三位英氣勃發,心中仰慕得緊,不知可否告知尊姓大名?”羅方見林昊收了自己的東西,喜上眉梢,立馬開始套起近乎來。

“嗬嗬嗬......羅先生過獎了!”

林昊嗬嗬一笑,拉著楚天行二人向羅方介紹起來:“鄙人林昊,這二位乃是我的師弟楚天行和師妹星語!”

正所謂“拿人手軟,吃人嘴短”,得了對方的便宜,若是連名字也不告訴,未免顯得太過無禮!林昊與羅方你一步我一步,各自打著各自的主意,漸漸開始熟絡起來。

楚天行雖然對羅方無甚好感,可為了配合林昊的表演,還是擠出一副笑臉與之客套了幾句,而星語則是微微點了點頭,冇有說話。

羅方心知林昊乃是領頭之人,對楚天行二人的態度並不在意,得知了三人的姓名之後又開始盤算起下一步,說:“看來林少俠對藥理之道興趣頗深,我萬獸山莊不日便有一爐絕佳的丹藥出世,不知林少俠可有興趣前來一觀?”

“這......”

林昊轉頭看了看楚天行和星語,麵露難色,顯得有些猶豫。

羅方見其已經上鉤,急忙又說:“若是林少俠不方便,在下也不強求,隻是那爐丹藥乃是我刑堂藥師花費了近十年時間多方籌集各種奇珍異寶煉製而成的絕世靈丹,若無一個喜好此道之人見證,那可真是可惜呀!”

“我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