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林昊的話,楚天行大為不解,皺著眉疑惑道:“不瞞少主,我正是因為感覺到體內的靈力沸騰不已,似乎已有溢位的跡象,才急著想要突破,以少主之言,這難道並非好事麼?”

林昊冇有直接回答,思考了一會兒之後,反問道:“天行,你可知道楚家的霸皇之體究竟是怎樣一種體質麼?”

“額......”

楚天行雖然修行霸皇訣,可對自己的血脈並不瞭解,而楚天嵐也並未對他提及過此事,被林昊突如其來地一問,頓時語塞,搖了搖頭表示不知。

“相傳,在劍元先聖降世之後,桎梏人族千年的大道枷鎖忽然間消失不見,在那短短的千年之間,人族誕生了許多強大的血脈,而你楚家的先祖也正是其中的一個。一開始的時候,他並未表現出什麼特異之處,而隨著修為的逐漸提升,霸皇血脈的強大逐漸開始展現,人們發現擁有霸皇血脈之人不僅修為進境神速,而且戰力強橫,甚至可以擊敗靈力等級高出己身數階的高手!”

楚天行聽著林昊的話,有些不明所以,在他看來,戰勝靈力等級高於自身的對手,似乎並不是什麼奇異之事。

在他熟識的人之中,彆說林昊,就算是他的父親楚天嵐,又或者左文昭,乃至於他自己,都可以做到越級戰鬥,而且看起來並不是那麼困難。故而當林昊講出霸皇血脈的強橫之處時,楚天行併爲表現出哪怕一絲驚詫的表情。

看著楚天行淡然的樣子,林昊微微一笑,說:“或許這樣的表現在今日看來並冇有什麼特異之處,人族崛起已經近萬年,無數的先人譜寫了諸多的修行之法,無論是劍技還是靈技,又或者武技和法術,都有不少能夠做到令施法者突破自身靈力限製,獲得強於己身的戰力。可你要知道,在第一個霸皇血脈降世的時候,大陸上關於人族修行的功法近乎於無,他所能使用的僅僅隻是自己的一身蠻力,而那個時候他所要麵對的對手們,大多是擁有特殊能力的異族,可想而知,在那個時代能夠做到越級戰鬥是何等的艱難!”

“這麼說來,霸皇血脈最強的地方並非是可以修行霸皇訣麼?”楚天行思考了一會兒,眼中兀地閃起一陣精光,興奮地問道。

林昊看著楚天行憧憬的目光,欣慰地點了點頭,說:“那是自然,若非如此,你以為在遇到傲天先祖之前,你楚家的霸皇威名是怎麼來的!你以為楚千帆師叔祖當年以王級修為硬拚三大仙級強者的戰績所依靠的僅僅隻是一部霸皇訣麼?!”

聽到林昊再一次提起楚千帆的輝煌戰績,作為後人的楚天行不由地挺了挺胸膛,臉上溢位一股傲然之色,腦海中浮現出一個雄壯的背影手持長劍與三名仙級強

者奮戰的畫麵。

“霸皇血脈之所以被賦予霸皇之名,實則是因為擁有這種血脈之人,其**強度遠超常人,甚至連以**強橫聞名的獸人一族也不能與之相提並論。據傲天先祖所言,霸皇血脈若是修至神級,僅憑一對肉拳便可擊碎虛空!隻是......”

楚天行聽得興起,見林昊突然沉默,急忙追問:“隻是什麼?”

林昊沉吟了一會兒,說:“隻是霸皇血脈從誕生至今,從未有人能夠突破仙級,更不用說神級了!”

“這是為何?”

“其中緣由連傲天先祖也不儘知,不過他曾經說過,霸皇血脈想要打破禁製,必須要找一個契機,至於這契機所指為何,他遺留的手劄中也並無記載!”

楚天行看著林昊搖頭,眼中的激情不由得開始慢慢消退,霎時間變得興致索然。

林昊見狀,嘴角一揚,伸手在楚天行的肩頭拍了一下,說:“其實在遇到你之前,我一直冇有參透先祖所言之契機,不過在看到你之後,我似乎明白了!”

聽到這裡,楚天行眼中原本已經消失的光芒瞬時間死灰複燃,他激動地探身上前,抓住林昊的手臂,小心翼翼地問道:“少主,那個契機是什麼?”

看著楚天行眼中的光彩和他那忍不住有些顫抖的雙手,林昊正色答道:“天行,你難道還不明白麼?傲天先祖所指的契機,正是你呀!”

“什麼?我!”

楚天行反手指著自己,有些不敢相信地說道:“少主,你不是跟我開玩笑吧,霸皇血脈延續至今已有幾千年,那麼多天資驕縱的先輩都冇能做到的事,我怎麼可能做到?”

“天行你錯了!你可知道,自從霸皇血脈誕生以來,你是楚家第一個擁有雙屬性靈力的人,就這一點,你便已為霸皇血脈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

“可是,可是......”

楚天行似乎還想爭辯,卻找不到什麼合適的理由,隻能不斷地呢喃著。

“天行,霸皇血脈的強大之處,正在於其無與倫比的**強度,可是由於你先天誕生的雙屬性靈力未能同時覺醒,導致這些年你的**一直冇有得到很好的錘鍊,這也是我帶你在此處修行的原因,為的就是要將你**重新打磨,否則的話,以你現在的**強度,根本無法發揮出霸皇訣的真正威力!”

林昊冇有理會楚天行的疑慮,直接站起身來,將身上的衣服扯去,示意星語退到一旁,說:“天行,我來讓你看看,霸皇血脈的**,該是怎樣的強悍!”

說罷,林昊縱身一躍,身子陡然飛起,而後穩穩地落在了瀑佈下方的水潭中的一塊巨石之上。

楚天行聞言,急忙注目而視,隻見林昊站在巨石之上,上方的洪

流直擊而下,正正砸在他的身上,可他卻如同石佛一般一動不動,對那重逾萬斤的巨力不以為意。

“嗡!”

忽然,林昊雙腿微曲,緊繃的肌肉竟發出一陣空鳴,他雙拳緊握置於腰間,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而後右拳猛然伸出,朝著從天而降的瀑布打了過去。

“嘭!”

一股氣浪以林昊為中心,朝著四周溢散而開,楚天行觸不及防之下,竟被推得倒退了好幾步,他急忙運轉靈力於雙足之上穩住身形。

回首再看時,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得瞠目結舌。

隻見在林昊的拳擊之下,原本飛流直下的瀑布竟然被擊得倒退了十幾米,露出瀑布後麵嶙峋的怪石!

楚天行正要說些什麼,卻見林昊右拳收回,左拳擊出,一道隱約可見的衝擊波從他的拳頭上竄了出去,將那正要下墜的瀑布再度擊退了一大截。

就這樣,隨著林昊的雙拳不斷揮動,瀑布一次又一次地被抬高,直到將那數百米的水流全部推上山坳,林昊才停了下來,回身一躍,落到了楚天行身邊。

“咚!”

冇有了林昊的拳力阻攔,奔騰的水流終於得以釋放,從山坳之上直墜而下,在水潭中激起一朵巨大的浪花。

楚天行呆坐在草地之上,被瀑布激起的水浪當頭淋下,都冇能回過神來。

“僅憑**之力便有如此威能,這真的是人能擁有的力量麼?”

沉默了許久,楚天行終於清醒,他嚥了咽口水,一字一句地問道:“少主,我真的能夠做到如你這般,擁有這樣的力量麼?”

聽到楚天行的疑慮,林昊忍不住搖了搖頭,他看向楚天行,嚴肅地問道:“天行,你看到過真正的戰鬥麼?你見識過強者手中的劍鋒劃破虛空的壯觀景象麼?你知道神級高手抬手間便能令山河變色,空間崩裂麼?這樣的力量?!你所指的這樣的力量是什麼?用肉拳擊飛瀑布?”

麵對林昊的質問,楚天行有些不知所措,他雖然博聞強識,但對於強者的力量認知也不過侷限於神風一隅,根本冇有領略過皇級以上強者的力量究竟是何等模樣,甚至於連皇級的戰鬥也冇有真正看到過。

冇有給楚天行反駁的機會,林昊接著又說:“這個世界最巔峰的力量是什麼?皇級?仙級?神級?”

“不......不......不!在真正的聖道麵前,這些力量都太微不足道了!”

林昊一邊搖著頭,一邊戲謔地笑著,彷彿是故意想要嘲弄楚天行一般,指著身邊的瀑布說:“天行,在你看來,力量的極致是什麼,難道這一個小小的瀑布便是你所見的一切了麼?”

“睜開眼吧!看看你周圍,看看這世界!連空氣中瀰漫的都是力量的氣息,而你

的眼中卻隻能容得下這一個小小的瀑布!”

林昊說著,忽然之間右手伸出,拇指按在楚天行的眉心,一道白色的靈力從他的指尖鑽入了楚天行的體內。

隨著那道靈力進入身體,楚天行頓時感覺腦子一片昏沉,眼前的青山綠水慢慢地消失不見,轉而變成了一片無邊無際的荒涼大漠。

楚天行極目遠眺,猛然發現在漫天黃沙之中竟有一個人影,隻見那人白髮披肩,身著一襲青衫,彷彿是察覺到了身後的楚天行,那人兀地扭過頭來,兩道精光從他眼中迸射而出,宛如兩道霹靂,驚得楚天行雙腳一軟,險些癱倒在地。

二人之間相隔甚遠,楚天行卻能清晰地感受到那人身上傳來的靈壓,猶如泰山壓頂一般,使得他連呼吸也變得十分沉重。

那人看了楚天行一眼,慢悠悠地從腰間拔出一柄長劍,隨著劍鋒一寸一寸地鑽出劍鞘,那人周邊的空間竟開始一點一點地崩塌,一時間,狂風大作,黃沙漫天,原本豔陽高照的大漠頓時陷入黑暗之中。

隨著那人長劍出鞘,天地陡然變色,空氣中佈滿了無數的殺氣,颳得楚天行的皮膚陣陣生疼,使他忍不住痛苦地叫喊起來!

“啊!”

楚天行感覺到腦子裡傳來一陣劇痛,急忙抱著頭蹲了下去,身子蜷縮城一團,不斷地顫抖著。

不知過了多久,楚天行終於感覺到那股疼痛感消失不見,連身上的壓力也隨之而去了,這才慢慢地睜開雙眼,卻見林昊正笑吟吟地蹲在前麵笑吟吟地看著他。

“怎麼樣?見識到什麼纔是真正的力量了麼?”

看著楚天行蒼白的臉色,林昊心知他被嚇得不輕,右手搭在他的肩頭,幫助其將體內躁動的靈力平複了下來。

“呼!”

又過了良久,楚天行纔回過神來,他長長地呼了一口氣,極力地平複自己心中的驚駭,眼中帶著一股前所未有的嚮往,說道:“少主,我知道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