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雲峰北坳,地勢相較於南麵要平坦許多,不過綿延的長度卻遠超神風一側。

從峰頂往下,鬱鬱蔥蔥的叢林平鋪數百裡,好像一張巨大的綠毯懸掛在山脊之上,幽靜且懸寂。

雲端的積雪順著叢林中的間隙消融直下,在林間彙聚出許多蜿蜒的小河,猶如一條條蒼龍盤踞在綠林之上,給原本有些單調的叢林平添了幾分生趣。

在距離峰頂不到十裡的地方,有一處陡峭的懸崖矗立在其中的一條小河中間,汩汩的河水從崖頂之上飛流直下,形成了一個數百米高的瀑布。

瀑布的底部是一個幽深的水潭,湍急的水流從天而降,直直地衝擊在水麵之上,激起無數的水花,在陽光的照射下映出一條七彩的虹光。

彩虹一端靠著山壁,另一頭則架在水潭旁的一片空地之上,綠油油的嫩草在虹光的映照下泛著七彩的光芒,美輪美奐的樣子宛如九天之上的仙宮一般。

草地正中,一個身著粉色碎花長裙的少女光著腳靠著虹光娉婷而立,黝黑的長髮之上佈滿了無數細小的水珠,刹那間彷彿與虹光融為一體,恍若仙女下凡!

那少女正是星語,她站在草地之上朝瀑佈下方注視了良久,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終於忍不住朝著水潭深處喊道:“哥哥,時間到了,快出來吧!”

“砰!”

隨著星語一聲呼喊,激流四溢的水潭像是受到了什麼外力的轟擊一般,猛然炸裂開來,一股湍急的水流從深潭中激射而起,帶著一股巨大的力量,竟將從天而降的瀑布生生地逼停了數秒!

就在瀑布被阻隔的瞬息,兩個**著上身的身影從瀑佈下一躍而起,在空中翻騰了兩圈,而後穩穩地落在了草地之上,正是林昊與楚天行。

“哥哥!”

星語見二人出來,急忙擁了過去,從懷中掏出一張絲絹,旁若無人般替林昊擦拭著眉宇間的水滴。

經過多日的相處,楚天行對於這樣虐狗場景早已免疫,拾起自己丟在地上的衣物,隨意地在身上擦了幾下,也不管那衣服已經濕透,直接披到了身上。

三人離開了紫曜仙宮之後,並未返回神風帝國,而是沿著穿雲峰一路向北,準備踏入玄火帝國。

林昊此舉,其實並非臨時起意,而是一開始便有這樣的計劃。隻不過他原本預想的是再過一段時間之後再前往玄火,而之所以將計劃提前,實則是因為吳承祖的出現讓他覺得如果再拖下去,玄火帝國內的局勢可能會出現一些超出他預料的變故。

在踏足大陸之前,林昊對大陸上的各方勢力都有所瞭解,他自幼在絕地中長大,經曆的磨難遠非常人所能想象,這也是他何以能夠如此強大的原因。

可也正因如此,才讓他在與

吳承祖對戰之時因輕敵而導致落敗,險些在陰溝裡翻了船。

有了這次經曆,林昊終於意識到,自己所要麵對的聖心城,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雖然從小到大,他身邊的人一直在告訴他作為預言之子所肩負的使命是怎樣的重大,而他也深切地認識到這件事情的艱钜,可在冇有真正接觸到聖心城之前,無論他再怎麼警惕,也難免會有輕視之感,尤其是在一連擊敗了森羅殿黃桐和司徒葉蓁兩名皇級巔峰的高手之後,林昊甚至已經變得有些自負了!

前車之鑒,後車之師,落敗於吳承祖之手後,林昊開始重新審視自己,麵對即將到來的挑戰,以他目前的實力,真的可以做到應付自如麼?

答案隻有一個:不可能!

回想之前的兩次與皇級強者的戰鬥,戰勝黃桐,林昊靠的是楚天嵐的掠陣以及對方對他的輕視,再利用鐵角龍對其造成心理壓製才得以攻其不備,雖然是秒殺了他,卻也算不得勝!

至於司徒葉蓁,他本就是陳疾在身,雖有皇級巔峰的修為,卻並無皇級巔峰的戰力,何況他根本冇有將林昊看作敵人,由始至終冇有用過殺招,更說不上是敗了!

林昊的體質特異,雖然以他現在的修為可以做到對戰初階的仙級強者,可放眼大陸,哪一個能夠修到皇級的劍士冇有自己的秘技,哪一個皇級強者的戰力是僅限於皇級!

在林昊來到劍元大陸之後,麵對的對手之中,不說黃桐和司徒葉蓁,就連梁龍區區一個武陽城的劍尊,真實戰力也遠不止其表露出來的修為那般平庸。

以修為判定戰力,是劍元大陸的最習以為常的方式,卻也是最容易出錯的方式,而林昊,偏偏犯了這個錯誤!

當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之後,林昊頓時感到背脊發涼,若是父輩數代揹負的使命因為自己的無知和自負毀於一旦,他可真是辜負了傲天一脈千年的蟄伏,犯下了萬死難贖之罪!

不過也幸得於此,若不是吳承祖的出現,恐怕林昊此刻依舊還沉浸在自己無敵於世的幻夢之中,直到這個夢境被那些真正有實力足以將其格殺的對手打破,那時隻怕是悔之晚矣!

人貴自知,為神者,非生而為神,知己之弊,正而為利,病害儘日,大道自來!

離開紫曜仙宮後,林昊心中便有了計較。

他帶著楚天行與星語,在穿雲峰中覓到一條小河,而後順流而下,終於找到了眼前這處得天獨厚的修行寶地,隨即便安紮於此,開始了與楚天行二人的煉體。

雖然林昊意識到自己身上存在的弊病,可目前他能夠做到的也僅僅隻能是修正自身的心態,想要從根源上解決問題,唯一的辦法便是提升修為!

正所謂“一力降

十會”,隻要自身的力量足夠強大,那麼所有的問題便不再是問題。可偏偏他受限於自身的體質,根本無法短時間內在修為上取得跨越式的進境!

不過好在身邊還有一個楚天行,他身上的霸皇血脈便成了林昊眼下可以找到的唯一的突破口!

楚天行自從體內的霸皇血脈覺醒之後,修為進境神速,不過數月之期,便已到了劍尊五級,猶如決堤之水一發不可收拾,眼看著便已到了突破劍爵的邊緣!

由於在霸皇血脈覺醒之前,楚天行體內一直隻有水屬性一種靈力,導致他之前的性格偏於陰柔。如今火靈覺醒,使得楚天行無論是性格還是形體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此時他雖然已經穿上了衣服,可還是能夠看出他的身體相較之前顯得高大了許多,胸膛下高聳的肌肉充滿了力量感,翩翩少年已成彪形大漢,連臉型也變得棱角分明瞭不少。

不過楚天行身上的變化也並非全部是因為霸皇血脈覺醒的原因造成的,這其中也少不了林昊這一段時間以來對他的打磨。

他們一行三人在這瀑佈下已經駐足了一月有餘,每日楚天行都要接受冰與火的雙重洗禮,每到日正當空,天地間火元素最為活躍的時刻,楚天行便要爬上崖頂,利用火靈玉修行,直到日落西山為止。

一到夜幕降臨,叢林中的寒氣開始復甦的時候,林昊又要讓他到瀑布之下修煉水靈之力。

日日如此,周而複始!

初始之時,無論是瀑布的下墜之力還是水火靈力的刺激都讓楚天行感到難以承受,使得林昊不得不隨時陪在他的身側,幫助他穩固心神。

而後,楚天行漸漸地開始可以勉強支撐。

又過了幾天,楚天行已經能夠一人獨自修行,時至今日,他已經可以做到操控體內的靈力短暫地阻斷從天而降的瀑布!

楚天行攥緊拳頭,感受著體內磅礴的靈力不斷地噴湧而出,不由地咧嘴笑了起來,搓著手走到一旁的火堆邊,拿起兩坨血淋淋的魔獸肉炙烤起來。

星語拿著絲絹一遍一遍地在林昊身上擦拭著,在確認每一滴水珠都已經擦乾之後才輕柔地幫他穿上了衣服,舉手投足之間皆是一副賢妻模樣,哪裡還有一點星河商會大當家的樣子。

在剛開始的時候,星語還會因為看到林昊**的上身而深感羞澀,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已經變得十分自然,彷彿她與林昊之間已經融為一體,無論是什麼親密的舉動,都讓她覺得理所應當一般。

雖然到目前為止,二人之間並未發生過越界之事,可他們都默契地沉浸在這種感覺之中,相顧無言,心意卻能直通彼此的心底!

“少主!星小姐!肉已經烤好了,快來吃吧!”

楚天

行抬頭看了看天空,眼見太陽已經快到頭頂,似乎是擔心錯過了自己修行的時機,忍不住扭頭朝林昊二人催促道。

林昊聞言,寵溺地摸了摸星語的頭,牽著她的手緩步走向了楚天行。

“嗯!好香啊!天行,你的手藝可真是越來越好了呢!”

星語在岸邊百無聊賴地看著二人修行了半天,早已是饑腸轆轆,聞著烤肉的香味,頓時興奮了起來,從楚天行手中接過一塊肉,絲毫不顧自己的形象,捧到嘴邊便開始大快朵頤。

林昊也順手接過一塊,拿在手中聞了幾下,而後麵無表情地咬下一口,無精打采地咀嚼著。

直到現在,他失去的味覺依舊未能恢複,使得他好不苦惱,什麼美味的東西到他嘴裡都變得如同嚼蠟,若不是還能聞到烤肉的香味,他恐怕都要吐了。

起初之時,林昊並未覺得失去味覺是一件十分嚴重的事情,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卻越來越覺得煩悶。

他苦思冥想了許久,卻還是冇能找出自己味覺消失的原因,這也讓他心中開始隱隱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或許,味覺的消失並不是結束,而僅僅隻是一個開始!

“少主,你慢慢吃,我先去修煉!”

楚天行沉浸在修行的快感之中,生怕耽擱了時間,將手中的烤肉狼吞虎嚥下肚,便起身要到崖頂之上接著修煉,絲毫冇有察覺到林昊的異樣。

“天行!”

林昊聞言,從沉思中回過神來,急忙叫住了楚天行,示意他坐下,開口說道:“今日就不要修煉了,休息一下吧!”

“啊?!”

楚天行有些錯愕,不解地問道:“為什麼?”

林昊看著楚天行,正色答道:“天行,你從劍尊一級到劍尊五級,僅僅隻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這樣的速度太快了,若你接著這樣修煉的話,隻怕不出三天,你就要突破劍爵,該停一停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