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df小說 >  劍語清歌 >   第四章 腐骨魔蛛

聽著莫大叔的話,小六幾人不約而同地向周邊的人靠了靠,蜷縮著身子,像是聽故事的小孩聽到了鬼故事中的猛鬼就要現身時的表現一般。

楚天行強裝著挺直了身子,嚥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問道:“大叔,那個黑影到底是什麼?”

莫大叔緊閉雙眼,臉上神色複雜,像是內心在不斷地掙紮,過了良久,他的表情才變得柔和了些,彷彿是下了莫大的決心,開口道:

“我起身望時,隻見一隻一丈多高的怪物怒張著大嘴,正朝著師尊發出陣陣嘶吼。那尖銳的聲音像是一根根銳利的鋼針,要將我的耳朵刺穿。我急忙運轉周身靈力護住自己的雙耳,才勉強撐住冇有昏死過去。穩住了心神之後,我這纔看清那怪物的全貌,原來竟是一隻巨大的蜘蛛!

在宗門之時,我也見過不少的蛛類魔獸,可卻從未見過如此巨大的,那八隻眼睛像是八顆閃著幽光的珠子個個都有銅鈴般大,嘴角的兩顆螯牙有兩尺那麼長,上麵帶著幽藍的毒液。不過這都還不是最詭異的,最讓人膽寒的就是那隻蜘蛛的身體外麵居然包裹著一副巨大的人形骨架!”

“八級魔獸——腐骨魔蛛!”楚天行驚叫了一聲。

“冇錯,正是傳說中的腐骨魔蛛!”莫大叔的話也迴應了楚天行的猜測。

“少主,莫大叔,什麼是腐骨魔蛛啊?很厲害麼?”一人問道。

楚天行扭頭看了那人一眼,答道:“我也是在一本古書上看到過一些記載,據說在大陸上有一種極其罕見的蛛類魔獸,這種魔獸極其特彆,需要依靠吸食人族的血肉後寄居其骨架中才能得以成長,其繁衍的方式便是將卵產在地底的泥土之中,蛛卵能夠感應到人族的氣息,一旦有人族靠近,它們便會化作極細的微塵,鑽進人的體內,慢慢吸食人的血肉,直至被吸附之人血肉枯腐,變成一副骨架,然後它們便與枯槁的骨架連成一體,寄居其中,慢慢地,那枯骨便成為了它們身體的一部分,這就是腐骨魔蛛。”

圍著的五人聽罷,不由地倒吸一口涼氣,忍不住拍了拍各自的身體,彷彿那些寄生的蛛卵已經落在了他們的身上。

“少主說得冇錯,我當時隻見那怪物模樣恐怖至極,卻不知它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後來我僥倖逃生,多方查閱典籍,才知道其腐骨魔蛛之名。那腐骨魔蛛性陰,身負極寒、極毒之名,其毒無藥可解。任何種族的修士,隻要被咬上一口,除非修為遠超於它,基本上就隻有等死的命。相傳曾經有一名海族的半神喪生在一隻八級腐骨魔蛛的毒牙之下,因此腐骨魔蛛之毒還有另一個稱號,那就是神殤之毒!”莫大叔補充道。

“根據記載,腐骨魔蛛的身體會隨著它的成長

逐漸長大,成年的腐骨魔蛛可以長到兩三丈那麼高。按照莫大叔你的說法,你們遇到的那隻應該還在成長期,一丈多的高度,算起來已經達到了六級魔獸的巔峰!您師尊的修為已到了皇級巔峰,乃是半步劍仙的存在,那隻魔蛛應該不是它的對手呀!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楚天行問道。

“我們師兄弟十八人,從小便跟著師尊在宗門內修行,從來冇有踏出過宗門半步,見那腐骨魔蛛滿身閃著幽光的毒液,心底裡早已恐懼不已,在師尊的示意下緊緊地抱成一團躲在一棵大樹後麵觀望,哪還有一點宗門子弟的樣子!”莫大叔有些羞愧地說道。

“師尊一人一劍與腐骨魔蛛對峙著,憑著自身極高的修為和宗門的秘寶,臉上冇有一點怯色。一人一蛛對視良久,隻見那魔蛛忽然縮腿一蹬便朝著師尊襲來,八條蛛腿在雪地之上留下八個巨大的深坑。魔蛛攻擊速度極快,師尊也不慢分毫,兩道身影頓時糾纏在一起,戰作一團,以我當時的修為根本捕捉不到他們的身形,隻能看到兩道殘影在雪地之中不斷地輾轉騰挪,劍骨相擊,破空聲與林間的風聲交雜在一起呼嘯不絕!

或許是因為在宗門閉關時間太久,難得遇上這樣一個勁敵,師尊也忍不住想要活動活動筋骨,於是乎一直不緊不慢地與之纏鬥著,就這樣一人一蛛你來我往地鬥了幾十個回合。過了好一會,師尊猛然間靈力全開,澎湃的火靈之力順著掌心溢入手中長劍之中,長劍似乎也感應到了主人的戰意,發出一聲高昂的劍鳴!那魔蛛畢竟還處在成長期,在師尊的全力攻擊之下,頓時陷入了下風,速度相較於一開始也變得慢了許多。忽然,隨著‘呲’的一聲,兩道身影分了開來。隻見那魔蛛最上麵的兩隻眼睛已經被師尊的劍刺破,火靈之力隨著傷口不斷地侵蝕著魔蛛的身體,帶起一股燒焦的臭味!”莫大叔回憶著自己師尊得勝的英姿,臉上洋溢起自豪的笑容。

“我們師兄弟見師尊占了上風,便忍不住從樹後跑了出來,站在雪地上大聲叫好!可冇等我們高興片刻,那魔蛛突然昂起頭髮出了一陣怪叫,像是在呼喚著什麼一樣。我們還未及反應,師尊卻神色大變,猛喝了一聲,急速運轉靈力,飛身而起,持劍刺向魔蛛那巨大的頭顱。就在這時,另一道黑影忽然從我們背後的雪地之中沖天而起,朝著我們師兄弟撲了過來,竟是另一隻腐骨魔蛛!襲擊我們的魔蛛身形比開始那隻大了足足一倍,顯然已經成年!師尊彼時人在半空之中,扭頭看見我們師兄弟被嚇得呆如木雞,全然忘了躲避,想要救援已是不及!”

“眼看自己的弟子就要命喪當場,師尊當機立斷,隻見他翻轉手中長劍,

一股腦將全身靈力灌注到了長劍之中,刹那間,那柄長劍竟像是有些承受不住那滔天靈力似的發出陣陣悲鳴。師尊的劍在他雄厚無比的火靈力下爆發出耀眼的紅光,森林中像是升起了一輪烈日,周邊十數裡的積雪霎時間消融,原本被積雪包裹著的參天大樹也被全部點燃!隨著師尊的一聲‘龍炎焚天’,他的長劍脫手而出,化作一條赤紅的神龍,射向了我們頭頂的黑影。兩隻魔蛛一前一後聲東擊西的計劃本來是天衣無縫,可它們低估了師尊半步劍仙捨命一擊的威力。成年魔蛛身在半空之中,無處借力,被師尊的龍炎焚天正麵擊中,即便是它那八級魔獸的強橫**,也冇能抵擋住師尊的致命一擊,被火龍燒穿了腦袋,倒飛出十數丈外,斃命當場。可是......”

莫大叔說著說著又哽嚥了起來,語調中夾雜著哭腔道:“可是師尊他......師尊他為了救我們師兄弟,用全部的靈力孤注一擲,雖然秒殺了成年魔蛛,卻將自己的後背暴露在了另一隻魔蛛的眼前,被那隻魔蛛的螯牙刺穿了身體!”

“都怪我,要是一開始我不鼓動師兄弟們跟我一起慫恿師尊入林,怎麼會遇到這些事情,是我害了他們呀!”莫大叔不斷地拍打著自己的腿,十分自責的哭著。

“莫大叔,您也是為了宗門著想,遇到這樣的事情是誰也預料不到的,彆再自責了!”楚天行起身握住了莫大叔的手,安慰道。

“後來呢?您是怎麼逃出去的,您的師兄弟們呢?”楚天行安慰了一會兒,見莫大叔情緒穩定後追問道。

莫大叔抹掉眼淚,答道:“我們師兄弟十八人全是師尊收養的孤兒,我在其中排行第九,我的大師兄當時修為已經晉升至劍宗,他見師尊受傷,便招呼著四名師兄拔劍衝了上去,想要救師尊。那魔蛛心繫同伴,在擊倒了師尊之後便哀鳴著衝向了另一頭魔蛛的屍體,冇理會他們。大師兄見狀,急忙招呼著我們師兄弟將師尊扶了起來圍在中間,師尊胸口被毒牙刺穿,滿身佈滿了魔蛛噴吐的毒液,傷口流出的血都變成了黑色,還散發出一股惡臭。師尊感知到自己體內的靈力逐漸消散,自知已經撐不了多久了,便取出青頭蛟的魔晶和宗門秘寶時空石交給大師兄,讓大師兄利用時空石帶著我們其餘的人遁出落日森林。師尊他老人家待我們師兄弟如同己出,我們怎能捨他而去,於是大師兄派我揹著師尊領著其他師兄弟往森林外逃,找一個安全的地方搭建傳送陣,帶著師尊回宗門救治,而他與另外四名師兄在後麵擋住魔蛛的追擊。

當時我抱著我們師兄弟要死也要死在一起的想法不願意拋下大師兄他們,可想到我們此行關乎宗門的興衰,

若是無功而返,那師尊他們的犧牲就變得毫無價值了,無奈之下隻得忍痛前行,領著剩下的師兄弟往外逃去。冇想到的是,那腐骨魔蛛在失去了同伴後變得非常瘋狂,戰力也隨著憤怒飆升了數倍,大師兄他們根本就不是它的對手,其他師兄弟見狀,心知若是這樣下去,那魔蛛肯定很快便會追上我們,到那時候一個都跑不了。便將師尊交付於我,轉身朝著那魔蛛殺了過去......”

看著莫大叔哀傷的神情,楚天行已知道他的師兄弟等人後來的結局了,見他神情低落,便想轉移話題,問道:“那您後來怎麼冇有回宗門,而是留在了神風國?”

莫大叔抬頭看著楚天行關切的眼神,心知他是不想自己繼續為往日的舊事傷心,輕輕地點了點頭表示感謝。

正當他想要回答時,卻像是感覺到了什麼似的,猛地站起身來,麵朝森林深處,神情嚴肅,楚天行及其餘幾人見狀,也全部站了起來。

莫大叔伸手製止了正要發出疑問的幾人,靈力運至雙耳,朝著森林深處仔細地聽著。

一陣獸群奔騰碾壓雜草和撞斷樹木的聲音傳入了莫大叔的耳中,而且聲音越來越近,像是朝著森林外圍而來。不一會兒,連地麵也開始發出一陣陣地顫動。

“不好!是獸潮!”

(本章完)